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

戴煌 140次阅读 已完结
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
平反冤假错案自非胡耀邦一人之功,非胡耀邦一人之力;但胡耀邦对平反出力最大,最有胆识,态度最坚决,断案最公正。这是无人能够否认的。该书年轻人该读,可以懂历史,知道今天来之不易;过来人该读,可以温故知新,不要好了疮疤忘了疼;各级新老干部尤其该读,可以知民心之向背,知从政之取舍!8~1959年团中央对项南同志的处分是过大的,不恰当的,是应该撤销的。对他的处分决定,因为发给了全国,撤销时,也应相应地发下去。至于责任问题,我当时是团中央第一书记,理应负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应如何甄别撤销,因为时间已久,我对许多情节记不清楚了,你们办起来也一定感到棘手。我的意见是:先找到当时的决定起草人、经手人,同项南同志一起,先写出一个甄别撤销草稿,由当时团中央书记处成员和常委(我、刘西元、胡
最新章节:初版文后补言
更新时间:2020-07-18 13:35:13
倒序显示 留言反馈

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章节列表

“全国究竟有多少‘右派’?”
“再不能通过我们的手去制造冤假错案!”
这一次大解救,就使数百万人脱离苦海
“我向陈模同志道歉,也向其他同志道歉!”
“文革”磨难
“中兴伟业,人心为上!”
“毛主席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郭玉峰在中组部的作为
斗争由大字报转上了人民日报
果然不久,郭玉峰就离开了中组部大院
一句话、两个要求和一个大动作
“对夏衍、楚图南……这样的老同志,怎么能诬称他们为‘社会糟粕’呢?!”
“我一定向耀邦同志汇报,请你放心!”
耀邦在自家接待了申诉沉冤的恽逸群和秦川
“对找我申诉的上访人员,一律不要阻拦。”
应该主动地找老同志们谈谈心
“我们不下油锅,谁下油锅?!”
“在探求真理的过程中,永远不能设有任何‘禁区’!”
“人能活一万岁吗?这种口号很不科学嘛!”
震撼全国的“真理标准”大讨论一
震撼全国的“真理标准”大讨论二
讨论更上一层楼
重大突破口:“六十一人案”
1975年邓小平就说过:六十一人的问题必须解决
了得不了得,先打开一个小小突破口
扩大突破口时的激烈较量
另起炉灶,兵贵神速
中南海里的短兵相接
“两个凡是”的主阵地终于被突破
彭德怀、陶铸与“六十一人案”同时平反
1976年的“四五运动”完全是革命行动
平反冤假错案的滚滚春雷响彻四方
党内党外的新老错案齐解决
文化、统战、工会方面纷纷落实政策
“文革”中被错判的十八万四千多名“反革命”被平反或改正
为大批“地富反坏”摘帽
刘少奇,压根儿就不是“睡在身旁的赫鲁晓夫”
只可惜:在阳光普照大地时,也还有不易消融的冰川冻雪
从监狱悄悄传出的挂号信
勤于独立思考的女青年
林彪叛逃了,反林彪的人仍然有罪
矛盾进一步激化,她成了“恶攻”分子
省委常委中的明智之士奋起抗争,但他们屈居少数,未能挽回狂澜
拨乱反正的鼓声,很难影响到这个角落
地委书记杜昭说:“记者的屁股坐在什么地方?”
胡耀邦的批示,才掀开了这里的大铁盖儿
然而人们:还得警惕啊
先说说这位革命长者
他本是热血满腔的爱国青年
“一二-九运动闯将”
“民先”“民先”更得打先锋
步步走向奉献终身的大门
身在“曹营”心在“汉”,万死而不辞(上)
身在“曹营”心在“汉”,万死而不辞(中)
身在“曹营”心在“汉”,万死而不辞(下)
苍天可鉴:他成了“党外人士”
苍天可鉴:他成了“党的敌人”
苍天可鉴:他被抓进了“党的监狱”
苍天可鉴:他被党判了无期徒刑
无期徒刑只住了十八年监狱;出狱时,他已成了近乎双目失明的孤寡老人
政治的疯狂,造成多少家庭的悲凉
“患难时,我们认识朋友!”
上访“党员之家”的中组部,他感到春风扑面,的确换了人间;但人民大学还在闹“倒春寒”
胡耀邦家的门前所见和胡耀邦的批示,使他增添了无限信心
“倒春寒”毕竟只是春天中的短暂寒冷,葛佩琦身上的“三座大山”终被全部推倒
他终于以一个红色革命者的本来面貌,度过了他最后的岁月
革命节骨眼儿的一封“检举信”
不是“伊玛尼党核心”,而是一个崇尚正义的回民大家庭
“族字三号案”一丁点儿真凭实据也没有1
“族字三号案”一丁点儿真凭实据也没有2
庐山会议后炸了丁铁石,罪名还是“胡乱凑”
一连串的不定时炸弹连续爆炸,多少人受尽屈辱,命丧黄泉
硬要把闪光的历史翻成一本黑账,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1
硬要把闪光的历史翻成一本黑账,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2
胡耀邦的一个批示,“伊玛尼党”这个大冤案才得以彻底平反1
胡耀邦的一个批示,“伊玛尼党”这个大冤案才得以彻底平反2
(一)
(二)
(三)
(四)
这些冤错案的由来
胡耀邦说:应该公正地解决这个难题
胡耀邦再作批示:抓紧进一步解决
真是“快刀斩乱麻”
李之琏与周扬的主要分野,就是如何看待“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1
李之琏与周扬的主要分野,就是如何看待“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2
党“八大”代表李之琏,边参加“八大”二次会议边接受批判,也踏上了苦难路
温济泽之被补“右”就简单多了:只因转达了有关周扬的一个说法
李、温二位各自走了漫长的坎坷路
一群雄鸡唱天白 是是非非终分明1
一群雄鸡唱天白 是是文文终分明2
初版非后补言
点击显示所有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