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掌控全球

《重生之掌控全球》

请假一天我想想下个世界怎么写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坦丁城。

古典庄重的府邸中,大堂歌舞莺声,正上方端坐一位富态老人。

个子不高,身穿紫色金丝华服,面色红润,嘴角勾起淡淡微笑,整体看上去像一位慈祥的邻家老人。

这位外表人畜无害的老人,就是跺跺脚能引起全大陆震动的和亲王——奥兰多.萨福克.坦丁。

他下方端坐几位文臣武将,一同品酒赏舞。

有人叙述德鲁帝国情报,众人认真分析局势,猜测最后十几万起决定作用的神秘军队来历。

众说纷纭,有说是翁德雷秘密部队,有说是罗兰、德鲁联手,为了铲除不安定因素。

还有说是巫幻出手帮皇室,毕竟平时不作为,不代表别人可以动德鲁王室。

萨耶打个哈欠,目视手中酒杯索然无味。

在大荒城尝过美酒美食,如今还有什么吃食能让他提起兴趣。

几位狗头军师夸夸其谈,向和亲王献计智取德鲁帝国,萨耶看一眼靳哲就知道今天又是一场跳梁小丑的表演而已。

恐怕只有王室才信这些鬼话,要不然大军岂会开向边界呢。

帝国军队一旦步入德鲁国土,和亲王的对手就只有太子一人了。

大堂外,一名管家快速行至和亲王身边,附耳说了两句。

和亲王眉头稍皱,看了一眼管家,似乎在确认。

管家肯定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没说错。

宰相府里七品官,帝都和亲王府的大管家身份要高于大部分官员。

一般事情到他几乎截止,但这个事情他不敢拿主意。

因为外面来了两名教皇会的骑士,说奉命送和亲王一些小礼物。

和亲王一时竟没反应过来,教皇会主送送自己东西?送一块石头都够人遐想啊。

教皇想干什么?

想归想还是吩咐,“把人带到我书房。”

书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骑士身份虽特殊,但和亲王身份更特殊。

奥兰多不给骑士面子,也要给教皇大人面子。

和亲王走进书房,脸上笑容更甚,抱拳道:“二位辛苦。”以他的身份,不需要过多亲近及寒暄。

两名骑士身穿特制铠甲,胸前骑士徽章在这位胖乎乎男人面前并不会起到增添身价作用。

二人回礼,也不废话,把两坛美酒放在桌案上,随后拿出一张令牌。

和亲王脸上笑容逐渐消失,目光盯着令牌一脸不可置信,“教皇冕下他……”

两位骑士微微点头转身离去,由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奥兰多注意力都在桌上那块令牌之上,笑容消失,不知内心在想什么。

前厅歌舞依旧,萨耶抿口酒实在坐不住,见和亲王半天不回来,他起身回到后府。

步入自己大院,一名家臣上前禀报,“小王爷,那母女俩可能要坚持不过明日了,您看是否救治一下?”

他说的是凯琳、稚儿娘俩。

萨耶知道她们是平民出身,本就觉得有失身份,但因为救过自己,不能做的太过分,让将士觉得自己忘恩负义。

自从收到凯普来信,说她们娘俩是太子的人,萨耶虽不信,但可以借题发挥,有正当理由处置二人了。

“扔大街上,死我府里晦气。”萨耶眼皮没抬,更没有丝毫怜悯。

夜晚的帝都,街头并没有如其他城市般死气沉沉。

现在是午夜时分,宽阔大街上行人虽不密集,但稀稀疏疏络绎不绝。

因为权臣、贵族太多,纸醉金迷后断断续续回府,或是一些私军监管奴隶清扫杂物。

有些奴隶白天关押在地窖,只有晚间才能出来劳役透透气。

太子府外转角一个阴暗处,家奴在清扫道路。

一名家奴被绊倒,起身仔细看去,原来是两个女人,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呸,妈的!你们倒是会挑地方,死太子府门外,下辈子想当王族啊?死皇宫里不更直接?”

生存竞争特别大的帝都,夜间街上出现几具尸体很正常,其他人并没有大惊小怪,甚至还在幸灾乐祸,因为谁发现尸体,谁就要负责处理。

“哈哈,可能看你如今还是个雏儿,给你俩女官儿尝尝,快看看还有没有余温,凑合凑合用吧!”身边家奴低声调笑。

“给我滚。”家奴一脸愤恨,想到清理完街道还要扛着死尸往返两次乱葬岗就烦。

他伸手随便抓住一只手臂,刚用力发现还有微弱脉搏?

“嗯?”仔细感受下,不由欣喜若狂,活着就好,以后爷有得玩了。

稚儿朦朦胧胧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木床上,母亲昏睡在侧。

轻轻一动,浑身疼痛难忍,不自觉呻吟一声。

她最近过的非常不好,不仅富贵梦破碎,更是遭受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

常常回想,如果自己还在大荒城该多好,无拘无束,衣食无忧,甚至城主对自己都要客客气气。

可惜没有如果,选择更好的生活和地位没错,但谁让她们没选对人呢。

稚儿心中恨,恨那些和她说自己肯定能当王妃的老娘们。

凯琳也恨,恨胖子为什么不娶稚儿,让她当神母娘!

从未想过,过上正常人生活就已不易,已经是恩赐,更未仔细想过为何沦落至此。

“醒了醒了!我就说老子的药好用吧,一会得我先来,嘿嘿!”

稚儿刚轻哼完,还未反应过来身在何处,面前突然围上十多个男人。

看神情,他们想干什么一目了然。

“等等,妈的,她这么虚弱,你这大体格上去,没玩完直接挂了。老子先来!”发现稚儿的家奴用力推搡。

壮汉冷笑,“不会,这还有两包药,要不是看她年轻漂亮,老子都舍不得拿出来。这药粉是我偶然得到,半包就能让人起死回生,可惜没机会见到太子,否则老子能和你们一起做家奴?”

“少废话,那两包一起拿出来,给他们灌下去,那个上年纪的也行,风韵犹存啊。”

一阵争吵后,稚儿觉得自己被人灌了杯汤药,味道说不出,入腹不久感觉体内暖洋洋挺舒服。

“这个贱人咬我,啊~”

家奴给凯琳喂药同时,她刚好清醒,浑浑噩噩发现有人掰嘴,还以为萨耶手下在折磨自己,看也没看用尽全身力气甩头,一口咬下。

碗落汤洒,怒骂声、抽打声、淫笑声交杂混乱。

稚儿意识越来越清醒,但也越来越愤怒。

眼睁睁看母亲在身边遭受欺辱折磨,直至瞳孔放大望向自己,眼中包含愧疚及心疼。

凯琳气息全无,已然死去。

稚儿胸口好似被无形之物堵死,俊俏脸庞极度苍白,本就摄人心魄的双眸逐渐发出寒光,瞳孔颜色不断变化。

城中数人看向太子府,包括教皇会、皇宫、和亲王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