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卡者

《执卡者》

重生之商业大亨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萧德隆家很大。

五个字可以简单形容——别墅靠大海。

楚尧已经收到姜灵韵发来的资料,看到这位的生平经历。

这个人,算是时代的弄潮儿。

实力暂且不评论。

但运气,当真是好到爆棚。

他的发家故事,起源于91年。

那会儿他二十来岁,本来是银行的客户经理,为朋友做担保,贷出去一笔钱。

然而,朋友却忽然出了事,人死了,银行贷款收不回来。

那个年代刚开始发展经济,各种风险制度还不规范,作为客户经理兼担保人的萧德隆,自然是倒了大霉,差点被逼死,就差要跳楼了。

无奈之下,他心一狠,牙一咬,求爷爷告奶奶,甚至借了高利贷,筹了一笔钱,把那块地皮自己接下来。

91年,琼岛房价是1400元每平米。

等到92年,热钱疯狂涌入,涨到5000元一平。

到93年,房价到达巅峰,奔向7500元一平。

短短三年,一块地翻了四倍。

更妙的是,萧德隆是个没什么大志向的人。

赚了一大笔钱后,开始整日的沉迷于灯红酒绿,各种各样的女人。

他飘遍全国各地,甚至跑到国外,东南亚,西欧,美利坚。

如此,浪荡好几年。

等到96年后,地产泡沫开始崩了。

而他,因为大部分时间都出去玩,反而是没受到什么影响,还保留着大部分的财富。

这就是命好啊。

浪了几年,萧德隆也浪够了,回来安安稳稳的结了婚。

手头也有点钱,趁着泡沫破裂,资产价格大贬值,他收购了几家运营情况不错,但急需资金的小项目。

做超市。

开网吧。

代理过一款网游。

还投资了一家琼岛本土的互联网公司。

这几种生意,也都是赶上风口,当真让他赚了不少钱。

等到05年以后,感觉地产又有回暖的迹象,幸运儿老萧再次杀入房地产行业。

然后,就是08年到18年,长达十年的黄金高速发展期。

简直就是老天爸爸最爱的崽。

……

看着这经历,楚尧心生感慨。

还真是时势造英雄。

历史的车轮缓缓碾过,却始终都没碾到萧德隆的脸,反而是稳稳送了他好几趟。

现在的萧德隆,主业就是地产,算是三亚乃至琼岛最大的地产品牌,身价约莫在四五十亿左右。

只是,这几年来,他日子也非常难过。

主要还是全国性的地产品牌纷纷进驻琼岛,对他的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

人靠运气是可以发财。

但运气再好也是有限的。

一开始,萧德隆就没有布局全国的野心和格局,就想着安安稳稳在琼岛做个富家翁就够了。

等到外面的大军一波一波进来,根本打不过。

这几年,公司已经开始亏钱了。

那些靠运气赚的钱,最终都要靠实力亏出去。

最近三年内,他的公司基本就没做过什么亮眼的项目,也就和虞家合作的几个项目,才稍微回了一点血。

但也根本无法扭转江河日下的颓势。

集团最近三年,走马观花似的,换了五六个CEO,却都不起任何效果。

毕竟,力挽狂澜,甚至要比白手起家,难度更大。

他作为创始人都做不到,聘请来的职业经理人,哪有这样通天的水平?

老萧很着急。

人生前五十年鸿运当头,一帆风顺,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体力和精力都不太够了,却碰上这样的大风大浪。

……

而……

即将要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琼岛航空的债务爆雷,破产重组。

作为本土巨头,他的德隆地产和琼岛航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合作非常密切,各种资金上的相互流动也是非常频繁。

各种交叉持股,相互借贷,相互担保……

这部分,姜灵韵没有详细数据,只能从公开资料查出来,至少是十个亿以上的规模。

琼岛航空这颗大雷爆了。

他这颗小雷,也濒临爆的边缘。

但……

琼岛航空是国企,爆雷了有爸爸接盘。

有政府融资,有银行兜底,有投资人分食……

大而不能倒。

无非是换个主人。

而他这可是纯粹的私人企业,真要彻底爆了,那除了从自己修的高楼上跳下去之外,别无第二条路可走。

甚至全家都要被波及。

……

“楚总,德隆集团是个大坑,绝对是天坑,你可千万别头脑发热。”

“要我看来,最好去都不要去。”

姜灵韵开过来一部刚租的车,下车前,她语气极其严肃的提醒楚尧。

楚尧在女人身上再怎么花钱,那也是有数的。

能花多少钱?

对于楚尧这种人来说,都只是零花钱而已。

可这种级别的公司,楚尧要真被江湖老狐狸设局坑了,那可当真不是小事。

那是个无底洞。

填几个亿都无济于事,无异于打水漂。

听到这话,楚尧看了她一眼。

“小了。”

姜灵韵:“嗯?什么小了。”

“格局小了。”

“谁说我要和他合作了?”

“亲眼见证一个五十亿级别的企业崛起,和亲眼见到一个五十亿企业的衰落,其实快感是一样的。”

“你不想看看,一个身价五十亿的老板,在面临绝境时,会作出怎样的挣扎?”

“这种商海的顶级体验,一辈子能见到几次?”

“书上只会写成功的经验,事实才能告诉你失败。”

“本来,我对这顿饭还没什么期待的,现在,却更加期待了。”

楚尧笑着说着,扯了一大堆,然后拉开车门,下了车,去后备箱里拎上酒。

其实他都随口说的。

是先决定了这件事,然后才去找的理由。

……

姜灵韵坐在驾驶位,沉默了好一会儿。

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她感觉自己有点被说服了。

似乎,楚尧说的,也是那么一回事。

姜灵韵不由默默反思——自己的思维模式,和楚尧到底有什么不同,以至于会产生这样的差异?

她很快想到——

自己的心态,是典型的打工人心态。

感觉到危险,看到危险,怎么办?

当然是躲的越远越好。

避免波及到自己。

但楚尧不是。

楚尧也看到了危险,想着的却是学习,借鉴。

从资本的角度来说,道理也是很简单而朴素的——风险越大,收益越大。

“楚总,我学到了。”

下了车。

姜灵韵深吸口气,很认真的对楚尧说道,伸手想去接他手中的酒。

楚尧看了她一眼,摆摆手,依旧自己拎着。

“学到什么了?”

姜灵韵:“就是学到你刚才说的话,拥抱风险,拥抱变化,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嗯?

楚尧不由笑笑。

招手。

一个要说悄悄话的姿态。

“你过来。”

姜灵韵犹豫一下,还是把耳朵凑过去。

“其实啊……主要是他女儿挺漂亮的。”

楚尧笑道。

姜灵韵:???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