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君侧 皇后撩人

《媚君侧 皇后撩人》

最后一丝希望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A市玫瑰庄园。

Eternal的摄影师路德冷着一张脸调试镜头。

上面请他来拍摄广告,这也没什么的,但是那位女主角是个什么啊,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真是服了。

他都多少年没有拍过这样的小咖了,真是…一言难尽。

莱恩看到他不屑的神情,在一旁站着,微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莱恩,上面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百年庆典宣传就让华国的一个丫头来拍了?”

莱恩随意一问,还未等莱恩添油加醋一番便听到他又接着说,“算了,上面的意思也不是你我能懂的。”

准备了一大堆添油加醋言语的莱恩一口气上不来,梗在原地。

凯多带着明初和程茗来到了玫瑰庄园,说是玫瑰庄园,十月份也不是玫瑰的花期,光秃秃的。

但是庄园内的城堡是难得一见的经典建筑,复古典雅,完完全全的西方风格,最适合拍摄这一次的宣传片。

几人走过幽深又细长弯曲的鹅卵石小路,来到了路德所在的位置。

凯多带着明初走到路德身边,“路德,这是我们的女主角,明初小姐。”

凯多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所以他抬了抬眼皮,木讷的应了一声,就算是和她打过招呼了。

凯多对他的表现习以为常,毕竟路德也是Eternal的老人,有点傲气也是正常的。

“开始化妆换礼服,在一旁傻愣着干什么?”

路德待凯多走了以后,立马变了脸色,同时语气带了点嫌弃和鄙夷,就好像为她拍摄是多么大的罪过一样。

明初不甚明显的扯了扯唇,略带凉意的开口,“路德先生,我敬你是国际著名的摄影师,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是相互的,我不喜欢你的话,我有权利直接换掉你。”

路德轻嗤一声,“华国的女人都如此狂妄自大吗?我在Eternal工作的时候,你都还没有出生吧?”

“不过是一个小明星,还真以为拍个宣传片就是大佬了吗?”

“长了一张挺漂亮的脸,我也不忍心对你太过苛责,让你去换礼服开始拍摄,难道不对吗?”

“美丽的华国女人。”

最后一句话他用的华语,‘华国女人’那四个字咬的很清楚,带点愤恨,他好像就连念出来这几个字,都觉得污染了他高高在上的灵魂。

明初觉得和他无法交流。

左一句华国女人,右一句华国女人,她和这样有严重歧视的摄影师一起拍摄,毫无感觉。

明初想也不想的拨出去一个电话,“凯多先生,你说我可以随意更换摄影师是吗?”

“是的,明初小姐。”那边的凯多恭敬地回。

明初并不知道凯多为什么给她如此大的权利,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行使权力。

谁还不会顺着杆子向上爬呢?

路德最后怎么样她不想知道,她要自己拍的开心。

“路德先生侮辱了我的人格,我请求更换摄影师。”

程茗脚底下一个踉跄,这话就差没直接把‘路德骂我,我不喜欢’几个字说出去了。

路德噗嗤一笑,“上面的意思,就连凯多也无法改变。”

明初此时是打开免提的状态,凯多压抑着怒气的话直冲路德耳膜。

“路德,回Y国,不要再来华国了。”

路德还想在说些什么,凯多直接拦截了他的话,“明初是上面定的亚太地区代言人,我以为你应该明白,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现在看来你是个脑子不清楚的,还不如直接回Y国,省得在这里拉低Eternal的水平。”

路德始终不明白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不就是一个代言人外加百年庆典宣传片女主角吗?

她难道不只是一个…戏子吗?

“路德,大错特错!”凯多的声调高了一大截,像是做给在场的所有人看的,他沉声道,“上面有令,明初小姐地位等同于我,一切以明初小姐的利益优先,同时侮辱华国者,直接开除!”

如雷贯耳。

字字珠玑。

随后,路德灰溜溜的离开了。

但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上面如此看重明初,直到后来的某一天,他全明白了…

明初气顺了。

凯多带点笑意,“明初小姐,我会立刻寻找合适的摄影师,不好意思,麻烦你跑这一趟。”

明初也没再揪着不放,道声没关系直接回家了。

“啊呀。”明初看到电梯门口站着的云澈,轻呼出声,“云老师,你怎么站在这里。”

云澈不应该是去拍摄杂志了吗?怎么…在这里?

云澈看着受惊的小兔子眼睛里的疑惑,挑了挑眉。

“知道你回来了,来找你。”

明初哦一声,“有什么事吗?”那反应显然是没get到重点。

“没事不能找你吗?”

“能。”明初笑说,“都是邻居嘛。”

云澈紧跟着她去了她家。

明初总觉得他有事,但是他不说,她也不好意思问。

她回家直接进了厨房,做午饭的时候,偶尔偷偷的瞄他一眼,每次都被当事人抓包。

明初也真是纳闷了,怎么每一次都能和他对上视线。

难不成…他一直看着她?

明初翻炒着锅里的菜,颇有些自恋的想。

难不成…云澈觉得她做饭的背影太过迷人,一时间挪不开眼?

啊呀呀,那这样她可一定要炒的更香一点。

于是,云澈眼看着明初做的菜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隐隐有要做一顿豪华大餐的冲动。

他坐不住了。

“喂猪呢?”云澈走进厨房,从她手里拿过还没有打破的鸡蛋,放回冰箱,“够吃了。”

明初扫一眼一旁一大桌子菜,不太好意思的说,“不然,将程哥喊过来,一起吃?”

这么多,他们二人得吃多长时间?

于是。

“初初啊,你这手艺真的是绝了,我每次吃啊,都觉得像是飘在天上一样,美得很呐。”

程茗见云澈黑着一张脸,以为是他和明初闹别扭了,急忙给他夹了一块肥而不腻的红烧肉。

“尝尝这个,香死了。”

然而。

云澈看着面前的红烧肉,还是面无表情。

明初坐在云澈旁边对程茗眨了眨眼,程茗对明初挤眉弄眼。

俩人的小动作自然是逃不过云澈的眼睛。

他周身的气场更冷淡了。

明初咽下一口白米饭,心里颇为不解。

怎么做饭前还好好的,程哥来之后就成这样了呢?

难道…他和程哥吵架了?

明初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她看着面前的红烧肉,仔仔细细的看了很久,挑出来一块颇像心形的一块肉,夹起来,放到他碗里。

“不要生气,来吃肉,香的很。”

明初收回筷子,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看着云澈的反应。

云澈看着面前带有点不明意思的肉,想着小姑娘略带讨好的语气,眉眼舒展,周身的冷空气一瞬间消失,整个人如沐春风。

明初和程茗同时松一口气。

明初:可算是替程哥哄好了。

程茗:她可算是自己哄好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