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师传

《祖师传》

恶毒的陷阱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回到丽诗趣苑的时候,打开房门,黎槿还没有回来,应当是留在公司加班了。

我洗完澡换好衣服,将粘鼠板和灭鼠药布置完整,便躺在客厅沙发上刷着手机但也显得惬意。

“陈杨,在哪儿?”手机弹出田康林的微信对话框。

“还能在哪,沙发挺尸。”

“贫民窟?”

“不是,我搬家了,离贫民窟挺远的。”

“来接我,我在贫民窟。”

“你从西藏回来了?”田康林的消息惊讶的让我从沙发上坐立起来。

“嗯嗯。”

“此话当真?”

“比绣花针还真。”田康林秒回消息,这让我觉得反常。

田康林向来同我聊天都是半天不回消息,我也习惯了同他碎片化断断续续的聊天,但是这一次的秒回,让我觉得反而不大习惯。

“好,你等我。”我回着消息起身准备出门。

“骑上你的破烂摩托车,今晚…………”田康林欲言又止。

“好。”回了消息我乘着电梯下楼很快便冲出停车场,再一次进入这城市车流之中。

霓虹已经闪烁,广场舞的音乐在城市各个广场响起来。

没多久,我就再一次来到贫民窟,楼下的成人用品店依旧发着红绿色的灯光,一对学生情侣在远处驻足观望,始终徘徊着没有走进去,男孩脸上尽是羞涩,女孩眼里尽是新奇与期待。

骑车来到贫民窟大门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背影也正向我走来。

一把吉他背在背上,低着头,这是他的习惯,他说这样显得他总是在思考中,他手里提着不大的行李包。

“斯坦。”我停下车叫他。

斯坦是他的外号,他总说他的思想同爱因斯坦一般旋转跳跃,爱因斯坦研究宇宙的射线,而他研究民谣音乐的谱线。

田康林抬头,头发更长了,遮住眼睛,他的头发本就干燥分差,如同素描的画线般支棱在头上,他俊俏甚至带着阴柔美的五官却让他有着另一种气质,说是沧桑,其实更像是假装着忧郁。

“等你很久了。”田康林一边走过来一边从包里拿出烟,还没到面前,烟就递在了空中:“这个是四川的一种烟,挺不错的,你肯定没抽过。我可是特意从四川给你带来的。”

我接过烟来,果真没抽过。

“多少钱一包?”

“不贵。”

“看来是包好烟。”我哈哈大笑,迫不及待从身上搜出打火机。

“其实九块五。”田康林点燃烟咬在嘴里幸灾乐祸笑起来。

“想不到我们兄弟俩才见面你就只拿出九块五的烟给我,果然,这世界吧,感情抵不过沧海桑田。”我故意一幅生死看淡的模样说到。

“得了,得了,一天天还是这么矫情这么肉麻。”田康林翻身坐上我的摩托车。

摩托车本就像是即将散架的废铜烂铁,田康林一坐上来,这就更加剧了摩托车濒临破碎的进程。

“去哪儿?”好不容易点燃打火石,摩托车这才轰鸣起来,我转身问到。

“先去老菜市场。”田康林回到。

我没有啰嗦,拧紧油门便启程而去,途径成人用品店的时候,那对情侣恰好出来,男孩脸上尽是兴奋与期待,而女孩的脸上是如同天边晚霞的娇羞。

还没停好车,田康林便闯进了菜市场,找到他的时候,他手里提着好几袋熟食。

“怎么,来都来了,招待你还需要你买菜呀?”我瞥着白眼却冷不丁顺手就提起两只烤鸭放到田康林手里。

“今晚陪我喝酒。”田康林结账的时候小声说到。

“知道你心事重重,奉陪到底。”买酒的时候,我又顺便拿起几瓶纯牛奶,或许今晚是一场恶战,所以准备用牛奶暖胃。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罗大陆的电话。

“喂!”

“大陆,来贫民窟,等你!”

“怎么了?”罗大陆疑惑问到。

“有急事!”

“什么急事?”罗大陆急促问到。

“你来了就知道了。”

“你倒是…………”还没等罗大陆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就给他一个悬念,应当可以鞭策行事啰嗦的他快马加鞭赶过来。

等我和田康林赶到贫民窟路口的时候,罗大陆的车就已经停在了路旁,罗大陆正低头把玩手机,脸上洋溢着微笑。

开车过去的瞥了一眼,隐隐约约看见同他聊天的是小哪吒的头像。

“大陆,你在干嘛!”我大喊一声。

声音惊的罗大陆急忙关闭手机屏幕,随即罗大陆一脸怒容的看着我。

“又没缺胳膊断腿,你这不是活生生的吗?我还以为你出车祸或者沾花惹草被别人群殴了。”罗大陆不满的说到。

“你说你陈杨,总是这样。”

“你知不知道从前有一个故事叫做狼来了。”

“以后有一天你真的出事,我可能都觉得你在骗我。”

“唉,陈杨,你倒是说话呀。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欺骗了我,自己心里愧疚,说不出话来…………”

罗大陆喋喋不休的说着话,我便任由他说着。直到他的眼神注意到我身后的人。

“这这这…………斯坦?你回来了?”罗大陆终于看清身后忍俊不禁的斯坦。

“好久不见,大陆,你这个嘴炮的习惯还是一如往常。”田康林这才跟罗大陆打招呼。

“哈哈哈哈,走,喝酒。我请客!难得见你一次,我都差点以为你因为肾衰竭死在了你的富婆女朋友床上了!”罗大陆大大咧咧笑起来。

“不用了,东西都买好了!”我指着田康林手里提着的下酒菜和五斤散装包谷酒。

“黎槿在家没?去你那儿还是去我那儿?”罗大陆问到。

“我觉得今天这个情况吧,应该去山上。”我指着远处的山体公园说到。

“这个想法正合我意!”田康林表示赞同。

随后我们三人把摩托车搬上罗大陆货车上,由罗大陆开车去往凤凰山公园。

罗大陆开车向来极速,但是却又出奇的平稳。我们没多久就到了山上。

推杯换盏,几杯白酒,又因为天气本就闷热。我们三人很快就有了纵马天下的豪气云天。

田康林看着远处城市的灯光,眼里有些微微的泪水闪动。

“我和王静可能没有以后了。”借酒浇愁愁更愁这句话倒是此刻在田康林的身上体现淋漓尽致。

“啊?”

“啊?”

我和罗大陆异口同声发出惊讶。

“怎么回事?你俩…………”

“她父母不同意,我和王静从西藏回来的时候,刚好去了重庆她家,见了父母,她父母对我不抱任何好感。”田康林喝了一口酒。

“你家庭原因?”我试探问到。

“不仅仅是因为家庭,也因为她们觉得我是一个不折不扣毫无上进心的人,这个社会还在不切实际的玩着艺术。她父母很挑明的说,但凡我是个老师的职业都不会阻止我和王静的婚事。”田康林抽着烟,从一旁拿出吉他弹起来。

“唉,喝酒。”罗大陆为我们的酒杯添满,随即三人仰头一饮而尽,白酒辛辣,辣的喉咙痛,辣的脑袋眩晕,辣的眼角含泪。

我们三个都不再是曾经高中时候认为只要有爱就可以走到最后的幼稚少年,明白成年结婚生子恋爱掺杂着金钱,双方背景,工作,父母看法,亲戚闲言碎语太多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对于田康林的遭遇实在为他感到难过。

“城市慷慨的赠与夜晚灯光!”田康林摇摇晃晃站起来看着远处如同火炉般的城市。

“可是,我们也从来不惧怕岁月悠长,不是吗?”我站起身把手勾在田康林背上。

“世界荒诞又离奇,我们归来依旧还会是那个少年。”罗大陆本就酒量不佳,早就醉的一塌糊涂,他在地上好不容易挣扎起来抱住我和田康林。

三人看着远处,想起多年以前的我们一如今晚般醉酒看着远处说到:“少年从不惧岁月悠长,愿各位前程似锦。”

说来讽刺,直到现在我们也没能前程似锦。

“陈杨,以前有个特别喜欢的姑娘,没有追到,总想着,要是无牵无挂就好了。果然直到后来,心里空空的,没有一个喜欢的人,有时候想想,有个念想也挺好的,随缘吧,那个人总会来的。真的,特别感谢你给我介绍候思思,她真的来了!”罗大陆此刻处于半梦半醉半醒的状态梦呓说到。

几个人放开一切顾虑,发泄般哈哈大笑,这吓的刚好登上山体公园的人们转身就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