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效老公

《无效老公》

她现在有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还好写作仍旧是他的生命,他从来末准备放弃过。这永远是他的可爱之处。回来后没几天,他把自己又一篇小说请月老师看。月老师是一位农民作者,他六十多岁,身材中等,面容清瘦,一脸的和气。他写作严谨,一丝不苛,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住在隔壁村,对阿方写作很关心,经常给予指导。

他看后,好坏也说不出来,表面上看不出层次,又杂又乱,仔细看又感觉内中蕴藏着一种力量,让人有所触动,但又说不出好在哪里。是写作的料,只是基本功太差,可以去投着试试。他帮阿方投稿了,每次投稿过去,都石沉大海,或有时会收到一两封退稿信。月老师给阿方打气,投出去的稿,毕竞编辑看了,经研究不予录用。有一次有一位编辑还写了一封热情漾溢的信,给他提了许多宝贵的建议,最好内含深些,不要太肤浅,有机会过来聊聊。阿方得到了鼓舞,可是他是个非常自卑的人,使终没有勇气去面对编辑,月老师答应陪他去,他也不肯。他想等他写出理想的书,再去拜访编辑。编辑爱才,就不会在乎他这个猥琐的人了。

月老师有时对阿方这种猥琐的想法很生气,但又毫无办法,怎样才能找回他的自信呢,他有许多高层次的名著拿给他去看。让他体悟、学习,他的文章明显进步了。月老师发现阿方有那么多的想象力,越是深奥的东西,他越能理解,模仿、创新、挖掘别人没有挖掘到的东西。让人看了回味无穷。叫他学写基本的东西,他总写不好,为什么?为什么?月老师总想不明白。那么他一定是个有潜力、有希望发展的一个人,他要是全心全意地写,练基本功,一定会成功的。

父母对阿方写作肯定是反对的,但也没有阻止。他一直在不停地努力着,对看病有了一点门道,能够配配药了。有时候他会一个人去送药,象今天是锦城来的人找老华看病,他们从大老远来,开车都要三四个小时,老华必须抓紧时间配药,下午他们还要赶回家。在这段时间里,如果有人打电话叫送药,老华通常会叫阿方一个人送去。这样他就直接面对病人,病人都是非常热情的。他们都说吃老华的药好多了,问他现在学得怎么样了,阿方总是尽自已所能解答他们,尽量使他们满意。阿方希望每个病人都看好,他要是神医就好了。阿方看到这户看病的人家,父母都是农民,弟兄二人,他是老大,弟弟还没有成家,家里平房,因为刚结婚不久,房子装簧还是新的,但可以看出这是个贫困的家庭,现在又生了这么一个恶毒的病,阿方真为他难过,但病人看上去并不消沉,很乐观。他仍强咬着一口气,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可见他是个坚强的人,阿方听老华说,他曾经是个司机,帮单位开车,一个月一二千元,对乡下人来说,是个多么好的工作,全家都靠他了,他倒下了,这个家可能就要破碎了,阿方希望这个好人,能够好起来。他单独送药好几回了,每次都各有不同,他们都还年轻,象上次送的是一位卖豆腐的小青年,二十九岁,他得了肝腹水,老婆半年前就跑了。他吃了有5个疗程的药,情况更好,基本都正常,阿方看到他的时候,他在门口水泥场上干活,浑身大汗,面色红润,没有一点生病的样子,他也跟阿方说,你要好好学医,你看我亏得你父亲老华,他救了多少人。”阿方想许多病人都这样劝戒他,他们都懂得这道理.

他每天看药书至少3小时,开始学切脉这一块,有28种病脉,象沉,浮,迟,实,虚,滑……他巳经有感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