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在此

《本王在此》

幺女种田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贫道从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求取真经。”他一脸宝相庄严的回道。

老叫花和余菲儿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这又是在玩哪一出,他们怎么不知道东土大唐在哪!

那中年男子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们是想继续讨回公道呢还是想回去搬救兵?要搬救兵就快离开别打扰我们雅兴。”余子游一脸笑意的看着那两个中年男子。

他心里想到,打了小的来老的,是不是现在还会去搬更老的回来呢。

“你可别欺人太甚,我岳阳门可不是你随意踩踏的门派。”那出拳的中年男子愤怒的看向余子游。

“哦,我欺人太甚!那我就欺你怎么了,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回去了。”

这话说完他手中的扇子往前一点,只见一道毁灭的气息瞬间将那中年男子打得倒飞出去,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轰……

那中年男子的身体将一些食客的餐桌给打翻在地,而他的胸口处则出现了一个大洞,这还是余子游心情不错想给他留一具尸体。

要不然就这中年男子不到圣人的修为,怎么能在他手里留下尸身。

“你……”那为首的中年男子怒目而视。

“怎么,还不快滚,也想死吗。”余子游的话语变冷,一脸冷漠的看着那男子。

男子看到这冷漠的表情被吓得一哆嗦。

“我们走……”

中年男子带着那几个青年转身欲走,而一道他们不想听的声音传了出来。

“慢着……”

几人停下了行走的动作,以为余子游改变主意了,他们今天要交代在这了!

“那些损坏的桌椅是那人砸烂的,你们自己把账结了,我可没有义务帮你们赔。”

那中年人正准备转头就听到了这句话,动作一僵,深吸了一口气。

“走……”

几人带着那具尸体离开了这处酒楼,还顺便把损坏的桌椅给赔了。

当酒楼掌柜看到几人来赔桌椅钱时,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这也太悲催了吧这几人。

他可是知道前因后果的,人死了两个还要赔钱,人来了两波结果别人啥事也没用,这岳阳门何时吃过这种亏,那小孩是个狠人啊!

“哥你不是告诉我斩草要除根吗?今天怎么一次又一次的放他们走啊!”余菲儿小脑袋迷糊的看着他。

“哦……这……”

他就是凭自己的想法而为,还真没考虑这样和自己教菲儿的话有所不同!

“嗯,不是老叫花说叫我低调一点嘛,低调,低调……”

这话一出老叫花和余菲儿都白了他一眼,就你还低调,低调得才来多久就已经惹上一个势力了!

只听见其余桌传来一些噼里啪啦的声音,许多偷听他们说话的人都忍不住手一抖,手中的筷子都掉落在餐盘上。

就你还低调,都这么高调了好吗,杀了人不跑还让别人去搬救兵,有你这样的吗!

这一楼许多大胆的食客事情发生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假装吃饭,实际上就是想看后续,这后续果然没让他们失望,结果却是他们想不到的。

“哦,那你低调吧。”余菲儿扁了扁嘴。

突然一只螳螂出现在了余子游酒杯上,让三人都是一愣。

这螳螂已经消失许久了,老叫花则是根本没见过,所以突然出现让三人都愣了一下。

“哟,真是稀客,小螳螂又出现了,是想喝酒吗。”余子游笑着道。

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那小螳螂就一头向酒杯里扎,然后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也不知道这小螳螂怎么能喝下这么多酒的,他的肚子能装这么多吗!

老叫花看到两兄妹对这小螳螂如此熟悉不仅笑了起来,这小螳螂不简单啊!

这是他此时的想法,他一个堂堂大帝强者,居然没有发现小螳螂的出现,这小螳螂就是好像凭空出现的,这让他如何不惊讶。

“如何,老叫花你也没发现他的到来吗?”余子游一脸好奇的道。

“嗯……”

老叫花慎重的点了点头。

“有趣,这小螳螂真有趣,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余子游感叹了起来。

只见那小螳螂从酒杯冒出个头来,对着余子游龇牙咧嘴的,好像很不满他说自己什么品种这种话一样。

末了还用两只螳螂爪比划了几下,好像在说你小子你说话注意一点哦似的!

“哈哈哈,小螳螂太有趣了,这么久不见了还是这样可爱,原来他一直跟着我们啊。”

余菲儿看到小螳螂对自己哥哥比划就觉得好笑,她觉得这小螳螂蛮可爱的。

“哦,这螳螂这么神奇?”老叫花一脸不解的看着兄妹两人。

余子游随手打了一个隔音结界,“这小螳螂反正我是打不死,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秘境中,后面他就隔一段时间出现在我面前,隔一段时间又出现,好像一直跟着我了一样。”

这时候小螳螂又冒了出来,对余子游比划了几下,然后指了指酒壶,再指了指杯子。

余子游看见了很是好笑,看来这小螳螂还是个好酒的小螳螂啊!

他拿起酒壶就朝那杯子里倒满了酒,小螳螂满意的点了点头,那表情好像是在说小子干得漂亮。

“而且以前我猜测大帝也发现不到他,今天有你明确的答复,看来我猜测还真是对的。”余子游眼含深意的看了看小螳螂一眼。

“嗯,确实很是古怪,但他对你两并没恶意,我看他还比较喜欢接近你,估计是你身上有什么气息吸引他吧。”老叫花一脸猜测的道。

小螳螂这样神奇的物种他也没见过,也不知道他跟着两兄妹是为了什么,反正看着没有恶意,所以也只能这样猜测了。

“可惜啊,小螳螂还不会说话,会说话好交流多了,真是奇怪,我都无法伤害他,而他居然不会说人话!”余子游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个杯子。

此时的小螳螂还在那慢慢的喝酒,才没管两人在谈论他的事呢。

“哥,这小螳螂父母怎么不来找他啊,要是他父母以为我们拐跑了他怎么办?”余菲儿听到两人的谈论突然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