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帝

《重生女帝》

无法理解才会这样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梦。

人类的一种正常生理现象,是由于个人机体进入睡眠时,部分脑细胞没有完全休息,共同作用下,形成的某种活动。

根据这些脑细胞潜意识的构造,梦境又被分为美梦和噩梦。

如何区分一个梦是美梦还是噩梦,标准因人而异。但是如果将这个标准上升到整个人类群体,那么评判准则就显得十分清楚了。

能够满足人类美好愿景的就是美梦。

能够粉碎人类美好愿景的就是噩梦。

那么人类的美好愿景是什么呢?

刨除人类身为人类本身,一些脱离身体机能,脱离生物本能的愿景,真正能代表人类最根本愿望的愿景只有一个。

活下去!

而会将这个美丽祈愿粉碎的,就是噩梦。

基于这个前提,人类为这片黑海先后诞生的六个舰娘,冠以了噩梦之名。

夏威夷,猎户座,时代的开始亦是时代的终结,人类最初的梦魇。

太平洋,企业,纵横与大海之上,肆意收割生命,凭借喜怒行事的死神。

莱特湾......

所罗门......

以及,百慕大。

为什么俾斯麦和黎塞留会被成为噩梦呢?

她们得到噩梦之名也不过三年,血淋淋的生死簿上也只有区区两个联合舰队的名字。

是什么让人类不得不将自己最大的敌人的名号,放在她们身上呢?

答案很简单。

当然是因为,她们如同噩梦般的实力。

“观测到俾斯麦出现,炮弹落点矫正,坐标已发送,提尔比茨!”在注意到烟尘中的俾斯麦出现的第一时间,萨拉托加就向提尔比茨喊道。

“炮弹装填完毕,射击数据矫正完毕。”提尔比茨回应道,四门狰狞的巨炮微微调整,炮口微抬:“发射!”

炮声惊鸣,炮口震颤,八枚380mm口径穿甲弹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威势,飞速朝百慕大的目标飞去,为她带来痛苦,为她带来死亡。

十几公里的距离对于战列舰的炮弹来说只要数秒,数秒之内他们就能飞跃而过,给与目标最沉痛的打击。

对于他们而且杨,即使连自己的声音都无法追上他们的脚步。

跟不要说其他物体了。

但是有一个人却追上了。

不光追上了,还死死的盯着。

俾斯麦仰头,黑色帽檐的边缘下,金色的瞳孔若隐若现。

下一刻,提尔比茨的炮弹轰然而至。

一丝不易察觉的波纹散开,十秒钟后,这些炮弹原封不动的出现在了提尔比茨的头顶。

“炮击!闪避!”一直护卫在提尔比茨和萨拉托加身边的阿尔及利亚第一时间大喝出声,可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仍然让专心攻击的两人没有反应过来,片刻后爆炸就在海面上炸开。

全程目睹了这一切的齐开怔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俾斯麦飞扬的黑色披风,嘴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什么也说不出口。

舰载机开始俯冲。

炸弹投下。

机炮开火。

无数子弹伴随着炸弹飞向俾斯麦。

然而俾斯麦只是微微抬眸,下一刻,这些机炮、炸弹就出现在了他们主人的头顶。

片刻间空中绽放出一片巨大的烟花,绚烂的火光几乎淹没了整个高空。

一架J-15飞过,投下了仅剩的两枚对舰导弹。

然后这导弹就诡异的出现在了J-15背后,拖着长长的尾焰撞了过去。

“真漂亮啊。”

黎塞留在齐开的身后,用屋子里的茶具给自己沏了一杯红茶,优雅的坐在椅子上,轻轻抿了一口:“亲爱的你不觉得俾斯麦给您送上的这幅画卷很美么?”

齐开怔怔的看着天空中绽放的火焰,仿佛整个灵魂都被那火焰吞了进去。

以前,在学校,齐开对于当今的提督是不屑一顾的。

因为他们总是,总是,总是为人类带来失败。

齐开就很奇怪,打一场胜仗就这么难么?

打仗就好像下棋,就算自己的棋子不如对方厉害,就算自己要三个、五个棋子才能吃掉对方一个,那也有的下啊。

只要是下棋,只要在棋盘上,只要还有规则,齐开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输的这么难看?

都是一个学校里出来的,齐开对此很不理解。

为此,齐开还特意起申请调阅所有战败提督的内部纪要,想要找出人类屡屡失败的原因。而在这其中,齐开最为上心的,自然就是三年前百慕大的战斗记录。

但是遗憾的是,无论是百慕大之战,还是第二次夏威夷之战,亦或是更早的战争,凡是有人类评价的噩梦参与的战斗,所有的战斗记录都是绝密,并且永无解密的一天。

齐开一直很奇怪,这是哪个煞笔定的规矩,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真的就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么?

但是,直到现在这一刻,齐开才终于明白了。

提督,或者说人类政府,从来未曾公布任何关于噩梦的信息,乃至噩梦参与战斗的任何细节,就是为了向全体人类,以及低级的人类提督保密。

让他们仍然抱有美好的梦想。

梦想可以在棋盘上打败黑海。

然而,当你抱着这样的想法,和噩梦坐在棋盘前时,你会惊诧的发现,她们从来没打算和你好好下棋。

她们会第一时间把整个棋盘给你掀了,然后拿着手里的棋子狠狠地塞进你的嘴里,喉咙里,食道里,直到将你活活按死。

空间。

这就是俾斯麦被评定为噩梦的原因。

人类噩梦之五,百慕大,黑帆铁甲俾斯麦。

能力,空间扭曲。

将范围空间内的两个点,用短暂的虫洞连接,做到小范围空间跃迁的效果。

这已经完全不是人类科技所能达到的了。

这是属于上帝的权能。

是来自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权柄上众多不可思议的权能之一。

齐开失魂的后退了两步,眼中紧紧地盯着俾斯麦。

突然,一只冰冰凉的手掌突然抚上齐开的脸颊,将齐开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吃惊?”看着齐开仿佛受惊的小鼠一般的表情,黎塞留满意的露出微笑:“是不是后悔了?后悔反抗我们了?”

齐开又后退了两步,目光死死地盯着黎塞留。

背后,爆炸声仍在响起,只是这爆炸却不是发生在高空,而是地面。

齐开微微皱眉,脑海中忽然有个想法略过,只是这想法还没成型,黎塞留水蛇般的手臂就已经缠上了齐开的身子。

“放弃吧,亲爱的。你走不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走不了。如果你今天把猎户座带来了,那么我们或许还会有那么一丝丝头疼,可是你看看你带来的都是谁,你不会真的以为就凭她们就能把你救走吧。”

黎塞留嘴里的话缓慢而又富有磁性,就仿佛一个看不见的手掌,一点一点缠住齐开的耳朵,齐开的身子,齐开的灵魂。

“留在这吧,亲爱的,留下吧。我不会追究你的叛逆,也不会追究你的任性。只要你现在点点头,你立刻就可以成为这片大海,这个世界上最幸福,也是最有权势的男人。只要你选择留下来,我,我们,都是你的,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呢?”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

黎塞留一边呢喃着,身子已经缓缓搂住齐开,在激烈的战斗之中,将自己身体最大限度贴在齐开的身上,摩擦着,将齐开涂上自己的气味,涂上自己的颜色。

“一...二......”就在黎塞留忘我的时候,耳边忽然听见一个低不可闻的声音。

“什么?”黎塞留停下来,抬起头:“亲爱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