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爷的调皮妻

《病王爷的调皮妻》

初雪天的告白(13)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谁在那里?!”

“六子和疤脸被杀了!”

“剁了他!”

嘈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衣衫不整的溃兵们从半塌了的村居里走了出来。

溃兵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提着朴刀花枪,脸上戾气不小,杀气腾腾的朝着宁权压来。

宁权紧紧地握着刀柄,环视一眼那些极具压迫感、不断朝着自己迫近的溃兵们,粗略数了一下,大概是有十一二人的样子,张口道:“自杀吧,还有全尸的机会。”

这句话一出,溃兵们并没有哄堂大笑,反而越大越警惕起来。

刚才的他们张狂惯了,一时之间没有转换心态,现在冷静下来,倒是察觉到了不一样。

干脆利落的杀了六子和疤脸,出去撒尿的赖狗没有回来,看上去应该凶多吉少了。

而且此人虽然粗布麻衣,但气度斐然、仪表堂堂,看上去颇为不俗,恐怕也是个习武之人,在军中怕不是可以媲美千夫长、校尉了。

是个高手!

‘娘希匹,怎么在这里碰到高手了?’

年长一些的一个溃兵在心中暗自叫苦,不过很快便有了决断,对着身后一个颇为稚嫩的娃娃兵低声道:“快去叫芩大人!”

说完之后,那娃娃兵迅速后撤快跑,去找那什么‘芩大人’了,而其他溃兵则是摸着武器,小心翼翼地望向宁权,隐隐有些阵型的影子。

“溃兵便是溃兵,成不了什么气候。”

宁权摇了摇头,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忽然一滞,下一刻便虚幻了起来。

年长溃兵为之大惊,连忙大喊道:“大家小心,不要...”

话还没说完,却见那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刀斩出,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摧枯拉朽的斩破了自己的胸膛,血线在胸膛之中一闪而过,紧接着便血如泉涌,肋骨与血肉被笔直的切断。

这种画面十分的血腥,看的周围溃兵不由内心一寒,紧紧地握着朴刀,毫不犹豫的朝着宁权砍来。

“锵!”

刺耳的金属交鸣声响起,但紧接着便是‘咣当’一声,溃兵的兵刃瞬间被折断。

而宁权手腕极速抖动,刀锋寒芒一闪,几道血痕便出现在周围的三个溃兵脖颈之处,那三个被折断脖颈的溃兵踉跄的倒地,鲜血从脖颈溢出。

“这是个高手,快跑!”

其他六名溃兵一阵哗然,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句,六名溃兵便开始连滚带爬的朝着那娃娃兵的方向跑去:“芩大人救命,芩大人救命!”

“芩大人?”

宁权眼眸中闪过一抹异样,并没有追杀这群溃兵,而是在原地等候着那位所谓的‘芩大人’。

宁权身上的红光微微一闪,口中吐出一股浊气来,方才的他施展了‘神行’一术,以施展雷霆手段在几瞬之间斩杀了四名溃兵。

虽然宁权也习得了此世的武艺,但武艺终究还是有尽头的,从那‘福袋’里开出来的神鬼手段才是永远滴神。

‘神行’便是宁权在之前开出来的法术,也是唯一一个法术,其他开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些煞气,就连符箓、丹药都少的可怜。

就连自己的吐纳法、炼气决都是四年前刚穿越时护送自己的道门真人给自己的。

这四年来,宁权自然也明白自己斩杀妖魔鬼怪得到的福袋里开出来的东西大部分与斩杀之魑魅息息相关。

比如这‘神行’的法术便是来源自一只还没成气候的兔妖,这‘神行’似乎就是其天赋神通。

正因如此,宁权斩杀的诸多魑魅都没什么好东西,开出来的都是些七零八碎的煞气、鬼气之类的。

这些玩意儿有什么用呢?

没什么大用,宁权也只是把这些煞气、鬼气取之精华,化为灵气纳入自己气海气旋之中,然后把其糟粕之气尽数用来淬炼自己的兵刃,也使得自己手中这个同样从福袋里开出来的‘杀猪刀’变成了一把对魑魅宝具。

因此,对于之前那个在破庙里食人的女魅爆出来一个‘火焰符’,这就让宁权有些诧异了。

不过宁权也没什么深究之意,管她有什么特殊情况,反正杀都杀了。

“恩公,恩公!”

就在此时,宁权身后忽然传来了书生王彦的声音。

宁权转身望去,却见王彦背着行囊气喘吁吁的赶来,在宁权面前停下,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我...呼...呼...”

见王彦如此情境,宁权摇了摇头,张口便道:“别着急,你且在一旁稍等片刻,我先把这群溃兵杀完再与你细说。”

说罢,宁权望向远方,方才那些逃窜的溃兵此时拥簇着一个身着黑袍,袍上绣着瑞兽麒麟的阴鸷青年。

青年腰间佩刀古朴玄浑,一股戮意扑面,看上去就知道是个狠角色,应是之前那些溃兵所称的‘芩大人’。

只不过看到这个青年的穿着打扮后,宁权眉头一皱,不由开口道:“镇魔司的人?”

镇魔司乃大魏王朝专门针对魑魅魍魉的部门,里面的成员都是些杀意盎然、气血雄浑的武人。

阳气重、杀意足,这样的武者也是可以伤到一些妖魔鬼怪的,只不过效果却远远不如修行之人罢了。

而除了镇魔司外,大乾还设有斩妖卫,大体也是与镇魔司作用一致,只不过是归属另一方统御而已,差不多相当于地位平等的东厂和锦衣卫。

只不过镇魔司之人少之又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倒是有点见识。”

那芩姓青年点了点头,倒是颇为惊讶的看着宁权,舔了舔嘴唇,握紧了刀柄:“看你这样子,怕不也是个武道之人吧?不如这样,给我个面子,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这里的女人、粮食留给你,我们就先走了。”

说罢,这青年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再度张口道:“这些人冒犯了你,死了也就死了,咱们俩可都是武道中人,真没必要为了这几个家伙拼个你死我活。”

听到青年这么说,还不等宁权开口,一旁的王彦便愣了一下,紧接着怒斥道:“虽然我未曾见过镇魔司中人,但镇魔司中人难道不应该是庇护百姓、除暴安良,以斩灭天下妖魔为己任么?!”

“你这样视百姓为货物,还算什么镇魔司之人?!”

听到王彦这样说,那芩姓青年乐了一下,看了一眼王彦身旁的宁权,戏谑道:“你说的那些人我都认识啊,他们都死了,死在了这几年来无休无止的妖魔手中。”

“倒是像我这样的,活得滋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