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灭世魔刀

《网游之灭世魔刀》

任务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你和你妹妹不一样。”身处陌生的房间之中,齐开阴沉着脸,看着眼前这个金发尤物,面露憎恶。

“你还见过我的妹妹?”黎塞留妖娆的躺在沙发上,手里摇晃着酒杯,看起来慵懒而又放松。

“让巴尔。”齐开说道:“虽然她不是我的舰娘,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她目前暂时归于我的指挥序列之下。”

“不是你的舰娘?”黎塞留十分夸张的说道,手中摇晃的红酒杯微微晃动,轻轻朝自己嘴里倾倒了一些:“我还以为你已经收复了全部的黑海舰娘呢。”

“我原本确实是这么想的。”齐开冷着脸说道。

白天,齐开面前的这个女人从海面之下,悄无声息的靠近自己,在自己与俾斯麦双方对峙的时候,突然出现,直接将齐开掳进了海里。

虽然齐开此时已经算不上地地道道的人类,被核辐射污染的大海同时也污染了他,让他具备了一些舰娘才拥有的能力。只是在这些能力之中,并不包括在水下呼吸,和在水下生存的能力。

被突如其来的黎塞留拉近海水中,齐开着实是喝了一肚子的水,然后很快,意识也随着海水涌进肺部而消散。然后当他醒来时,自己已经身处这个陌生的房间之中了。

房间里的装饰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沙发,一张桌子以及一张茶几,几乎没有任何装饰。

床看的出来时临时准备的,床上用品也显得很是陈旧,不过还算干净整洁。床垫也不是硬邦邦的,虽然也和柔软舒适不沾边就是了。

与之相比,黎塞留身下的那张沙发则就显得华贵和舒适的多了。

当然,那张沙发显然不是齐开能触碰的。因为此刻,他的手脚全部被拷上了坚固的手铐,整个人被限制在以床头为中心的很小的圆里,不能自由活动。

“怎么,你好像有很大的意见?”见齐开面色不善,黎塞留似乎很享受齐开那种低沉阴郁的目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水喝多了,黎塞留的脸上居然隐隐泛起绯红。

“如果我把你锁在这么一点空间里,你会没有意见?”齐开扯了扯手上的铁链,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

“不会啊,当然不会啊。只要是提督的命令,我无论怎样都没有意见。”黎塞留挑了挑眉,将酒杯轻轻放到茶几上,翘起二郎腿身体前倾,将自己本来就裸露一半在外面的胸部,挤压的更加变形。

“提督?你还有提督?”虽说齐开并不否认自己是个老色批。但是作为色痞的同时,他还是个提督,而且还是个很自傲的提督。在这种时候,他的眼中全然没有那油腻的白色,只有那张齐开看了就想狠狠打上一拳的脸。

“有啊,当然有啊。”黎塞留很夸张的说着,脸上露出逗弄宠物时的,那种宠溺的笑容:“你不就是我的提督么?”

“我?哈。”齐开张大嘴巴,哈哈笑了一声:“你们就是这么对自己的提督的?一个当众顶撞我,还敢在公海摇人拦我。另一个更厉害,干脆直接绑架,把我关在这里。你们一个个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提督?”

齐开说着,紧紧握住的拳头狠狠地锤了一下身下的床板。

年久的床垫立刻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呻吟。

“别生气嘛,提督,我们这不是有自己的苦衷么。”黎塞留说着,柔软丰盈的身体离开了沙发,缓缓坐到齐开身边:“俾斯麦就是个死脑筋,你想想她们日耳曼人都是些什么样子?一个个跟螺丝钉一样无趣。她只是还没有承认您而已,只要您向他展示了您的能力,她自然而然就会向您弯腰的。”

“哦,这么简单?”齐开低垂着眼眸,看着黎塞留一点一点攀上自己身体的柔软躯体:“那你呢,你又是为什么要把我绑在这里?”

“这更简单啊。”黎塞留说着,彻底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了齐开的身上:“因为您是我的提督啊,对舰娘来说,提督在哪,家就在哪。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只要提督在身边,我们也就到家了。我说到这里,您明白了么?”

齐开低头,看见黎塞留温柔的用自己手掌抚住自己的手,然后握紧,一点一点将齐开的手移动到自己的裸露的胸膛上。

“我们已经在这个冰冷的世界流浪了将近一百年了,没有谁比我们更渴望家的感觉。而现在,您就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又怎么会放您离开呢?”黎塞留说着,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脸庞贴上齐开的脸庞,声音靡靡。

“所以,让我独自占有您好不好。作为代价,您也可以占有我。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彼此占有的关系,就这样,在这里,直到世界的尽头,好不好?”

黎塞留的声音宛如某种咒语,每一个字都仿佛一根藤蔓,一点一点钻到齐开的心里,一点一点将他身为动物,身为雄性的本能激发出来。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话语,每一次呼吸,每一个眼神,甚至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无时无刻不再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不断地吸引,诱惑着男性堕落。

齐开就这么呼吸着黎塞留身上的香气,低头看着那张妖艳的仿佛可以颠倒众生的容颜。

可是齐开的心里,却没有一丝邪念。

“提督......轻点...疼。”黎塞留娇喘着,彻底绯红了脸庞,娇嫩的嘴唇不断传出有人的呼吸和娇喘。

但是齐开手上的力道却没有丝毫衰减。

反而还有隐隐加大的趋势。

但是齐开不是。

他现在心里只要一个想法。

嘭。

就在这时,里三层外三层,被整整上了十八道锁的房门被粗暴的砸出了一个洞,一只黑色军服的手臂从房门破损的缺口中伸了出来。

“切。”黎塞留对于齐开的动作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脸上的表情一变,所有的旖旎和缠绵一瞬间消失殆尽。

她缓缓站起身,整理自己身上的衣物,原本无限美好的风光在一瞬间被包裹的一丝不剩。

黑色军服的手臂也缓缓收回,那个被野蛮的砸出来的洞窟中,一只仿佛正在燃烧的黄金瞳死死地盯着房间内的黎塞留,宛如在看着一个死人。

“你干了什么,肮脏的老鼠?”

“当然是老鼠该干的事情咯。”黎塞留一撩自己引以为豪的金色卷发,笑容自信而冰冷。

“是么?”门外,俾斯麦的声音顿了顿,随后一声巨大的轰鸣传来,一身黑衣的俾斯麦直接撞了进来,在房门破损扬起的灰尘中,面无表情的看着黎塞留:“那么,你已经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