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

《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

圣龙逝去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87章 误解

纪时谨给了他一个立马去做的眼神,然后朝外走去。

云雅没想到纪时谨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这样走了,连忙想要追出去,林七赶紧拦住她,“云小姐,刚刚火锅一共消费632元,既然您是拼桌的,AA制,麻烦您给我这边转一下您这边该付的钱。”

“什么?”

云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可林七脸上认真的表情,表明了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而因为她叫的声音太大,周围好几桌都朝这边看了过来,还伴随着窃窃私语。

“你看,我就说吧,这位不是刚刚那个大帅哥的女朋友,那个扎马尾的女孩才是吧,你还不信。虽然她也坐在这一桌,但那个帅哥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眼神一直都在那个马尾女孩身上,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位只是个陪跑的好不好。”

云雅听到之后,拳头攥得更紧。要不是这次是瞒着家里人偷偷跑到这儿来,不能惹是生非,她都恨不得叫外面的保安进来把那桌人的烂嘴都给撕了。

像她这种身份的人,身上自然没有现金,云雅从包里翻了半天,才翻出一张卡,如果说以前,她就直接把整张卡都扔过去不要了,可偏偏上次慈善晚宴,那条一亿五千多万的项链,把她的积蓄全都花光了!

于是,她只能在原地像个傻子一样的等待,等着林七把卡在pos机上刷过,然后再把卡还给她。

“谢谢云小姐配合。对了,我们少爷还有一句话想带给您。”

“什么?”云雅再次燃起希望。

“他说,简小姐不是保姆,也不是老师,不管你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渠道调查的她,都希望你立刻停手。他不喜欢任何人过于关注她,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因为,她是他的人。”

“最后,我们少爷也不希望再从你嘴里听到任何有关侮辱简小姐的话,上次这样说的人,已经破产了。你应该知道,纪家不是没这个资本,动云家。”

“!!”

云雅呆滞在原地。

一脸不敢相信、五雷轰顶的样子。

林七也无暇和她解释,后退几步,快步走出了火锅店。

小少爷抱着简宁,依赖的埋在她脖子里,少爷报表扔在一旁,眼神专注而又温柔的看着这一大一小,嘴角微微上扬。

林七上车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这三人,你说他们就是一家人,他都信。

大概是这些天课程的确有些太满,而且很多都是击剑、打高尔夫这种运动类的,小王子此刻抱着简宁,闻着她身上的好闻气息,已经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吃饱了就想睡,无论装得有多像大人,还是个小孩子哪。

“是不是想睡觉了。”简宁用手轻柔的拍着小王子的背,“睡吧,我给你唱安眠曲。”

“嗯。”

小王子奶声奶气的嗯了一声,嘴角幸福的微扬。

“传说有个魔仙堡,有个女王不得了,每个魔仙得她指导,都盼望世界更美好。变大变小真的奇妙,一个咒语一个符号,一不小心就会一团糟。我有个好提议……”

又轻又糯的嗓音在车内响起。

林七差点方向盘打滑,连人带车都撞到马路边的大树上。

但他从后视镜望去,却只能看到少爷和小少爷微微上扬的嘴角。

行…

行吧。

他毫不怀疑,就算简小姐此刻把好汉歌当做安眠曲,他的少爷和他的小少爷,也依旧会是这么纵容宠溺的神情。

而且,在简宁一遍又一遍的巴拉拉小魔仙中,平时要哄好久才能睡觉的小少爷竟真的就这样在车程中慢慢睡了过去。

等到车辆开进庄园,小少爷已经完全睡着了。

简宁刚要抱小王子下车,一双修长的手伸过来,按住了车门。

她疑惑的回头,看向纪时谨。

“你先带纪知遇上去。”纪时谨看向林七,低声命令道。

“好的少爷。”林七从简宁手中小心的接过小少爷,走之前还不忘将怀里的票交给纪时谨,“对了少爷,这是云小姐付完AA款后的小票。”

云小姐?AA?

简宁脑子迟钝了几秒,而后才迅速从这两个字反应过来,“刚刚那顿火锅,你们让云雅AA了?”

这……

不像是纪时谨的作风啊?

“是啊,简小姐。”

林七一脸生无可恋,现在只能庆幸像那种火锅店的场合没人认识少爷,不然这要是传出去,对少爷声誉得有多大的影响啊。

等到林七抱着小王子离开,简宁才立马翻包道:“那刚刚那顿火锅吃了多少钱,我需要A多少啊?我是直接给林特助还是……”

“你是在故意惹我生气吗?”纪时谨沉着脸按住她的手,“你不用。”

“为……为什么?”

他不是让云雅付了吗?

为什么她付,就是在惹他生气。

面前的女孩抬头,眼里是真的有着困惑。

“因为你的,我付了。”纪时谨嗓音低沉,一字一句道,“你之前在店里,是不是想说,我真会撩?我真绅士?我真纵容?”

“啊?啊……”

第一个啊是疑问,第二个啊是承认。

她当时的确是想问这个来着。

不过,你回答就回答,为什么要突然向她凑近。

她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他接触(将他扑在地上错吻那次不算),距离近到,她甚至连看到他喉结的滚动,感受到他微沉的气息。

“你可能对我有些误解。我记得这件事情,我之前说过了,但你依旧没有相信,所以,我直接用行动告诉你。”纪时谨眸色深了一个度,女孩越往后躲,他就凑她越来越近,“我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

“我不会让别的女人离我超过一米的距离,我不会给别人夹她喜欢的东西,我不会为别的女人买单,哪怕是一分钱。我唯一能做这些的……

“只有你,也只会是你。”

“这次,你记清楚了吗?”

最后,简宁已经完全大脑一片空白的被纪时谨一步步抵在了车门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想起,这个车里,竟然只有她和纪时谨两个人了。

而这个场景,纪时谨的这个眼神,这个动作,突然让简宁觉得莫名的熟悉。

在车里。

月色下。

只有他和她。

这不是她那天晚上做的那个,他拥着她在车里强吻的梦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