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录:女死囚日记

《忏悔录:女死囚日记》

227章伦敦没有时计塔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任三山回复了老娘,迈步就出了院门。穿大街过小巷,没有多久就来到了退荒城大牢的前门。当下还有两刻钟就到了卯时,洪正祥也在约定好的地点等着了,这里是退荒城大牢后墙的一个角落,是他精挑细选的地方,很少有人来往,就算是裸奔也几乎不可能被人发现。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洪正祥怎么也想不到他可爱的关门大弟子此刻已经准备动手了。

任三山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大牢门前,心中有一股壮士上阵杀敌的豪气。在我们的壮士眼中根本无所谓法度,更不在乎情理。大哥对我好,我就要对他好,大哥今日落难了,兄弟我前来搭救义不容辞!所以这一程,老子走的理直气壮!

此刻,天已经大亮了,路上做生意的小商贩推车担担,行色匆匆。也有早起出来吃早点遛弯的人,悠悠闲闲,贪婪地呼吸着早晨新鲜的空气。

任三山抽了一下鼻子,看着街旁生意旺盛的油条摊位,心中暗想:“一会儿救出了大哥,再经过这里,一定要拿上他几十根油条。都是江湖儿女,想来老板也不会生气,大不了回头再把钱补给他就是了。”然后他一边咽着口水,一边从身后的大包裹里面摸出了面罩套在了头上。

大唐建国以来一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样一来大家都能吃得饱饭,作奸犯科之人就非常少见。站在退荒大牢门口的傻大个虽然说看上去不像善类,但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也没有人往劫牢反狱的方面联想。可是此刻任三山的面罩一戴,在众人眼里便有了那个味道了。

长期活在安定的情况下,百姓对危险的恐惧心理自然就会降低,看到了这样的场景,路上的众人不但没有四散躲避,反而纷纷驻足观看起来。

之间任三山退后两步,深吸一口气,而后埋头便向着大牢正门冲去。他身高腿长,几步之下就来到门前,和大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咣”的一声巨响,监牢大门微微晃动,而任三山好似凶兽的身体被生生的反弹了出去。这大牢的牢门是厚度一米有余的拒灵铁铸成,别说是任三山,就是来了一个化身境界的老牌修士,想硬生生撞开也要费些功夫。“咚”,他这一撞集中了全身的力气,反作用力把自己也撞飞出去七八米远,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任三山摔了个头晕目眩,半晌之后才站起身来,晃着自己的大头来回摇摆。街对面油条摊子的老板看到这景象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这些年没少见到头铁的,这么铁的还是第一次。’任三山听到笑声,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油条摊的老板,心想:你给我等着,老子一会把锅都给你端走。

心中想着,手下却不停顿,看了一圈,手边也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事。于是和柳东来战斗时候的故技重施,双手插入地下,抠出一块巨石,举过头顶向着大门抛去。

“咣,咣,咣。”任三山接连把三块巨石抛向牢门。

“当,当,当……”本来安稳驻守的士兵们也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有人想要劫狱,敲响了警钟。

逐日军团平日里严苛的训练,带来的是高效率的作战水平,任三山还没有搬起第四块巨石的时候,牢狱高墙上的瞭望塔就已经站满了备战的士兵,射日弩架好,严阵以待,就等守将一声令下,就要将歹徒就地格杀!

街面上的百姓此刻已经四散无踪,他们爱看热闹是不假,但是可不是真的傻,再看下去怕是就要丢脑袋了。

再说洪正祥,他在约好的地方等了许久,也不见爱徒的身影,心中暗暗骂道:“蠢东西,干啥呢?这么重要的事情竟能迟到?”

就在这时,远远听见大牢正门方向接连响起几声轰鸣声,随后大牢之内警钟声大作,一瞬间老人家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傻徒弟。洪正祥一拍脑门,“我的天,怎么会蠢成这样啊!?”说罢,就向着正门跑去,可是刚跑了几步,他便停下了脚步,‘不行,此刻已经打草惊蛇了,还是先救出萧祥比较紧要,那傻东西虽然没脑子,但是抗揍得很,借这个机会给他一些教训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大手一挥,一只血红色的手掌一闪,冲天而起,片刻之后便攀上几十米高的墙头,随后大手一缩,洪正祥也飞了起来。

落入大牢后,洪正祥甩开大步直奔萧祥牢房而去,哪里像是度过百十来个春秋的老人。

洪正祥曾经来过关押萧祥的牢房,而且起此刻前门又有任三山牵制,大牢的主要兵力都去了那边。这一路上老人家基本就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偶尔遇到一两个士兵,随手打晕便是了。没到半刻钟,洪正祥就来到了关押萧祥的牢房门口。

洪正祥从老远便看到有一个魁梧的身影,身穿金甲,手持一根齐眉铁棍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前,对方此刻也已经看到了他。

待到洪正祥跑到近前,定睛观瞧,这不正是那天带他去牢房探望萧祥的那名将领。只见他双手快速舞动,将手中铁棍甩出一片棍影,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硬生生拦住了洪正祥的去路。

“果然如我所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劫牢从正门强攻,必定是声东击西。蠢贼!没有脑子,偏偏还要动歪脑筋,今天你们谁也不要想离开这里!”那金甲将领用铁棍点指洪正祥,高声喝骂。他那铁棍上隐隐约约有印记浮现,而且晃动之间有火光相随,想来是铸器大师的作品,将印记融入了兵器之中。

此刻洪正祥面罩之下的老脸烧的通红,简直是被自己爱徒的行为羞的无地自容。这哪是动歪脑筋,根本就是有个傻子没动脑子。

此刻萧祥正趴在牢房门,透过上面的小窗子向外看热闹,他从第一次见到这名将领就已经感受到了,虽然他只是三十岁出头,但是身上的能量波动比起柳东来只强不弱,当时萧祥还在心里赞叹,逐日军作为大唐第一军团,名不虚传。

洪正祥斜了一眼,正好看到萧祥咧嘴偷笑露出的一排小白牙,不由得气愤的发出一声冷哼:“哼!”萧祥吓得赶紧缩回了头,吐了吐舌头。

洪正祥现在也有些头疼,毕竟是劫狱,虽然皇帝默许吧,但是下面的人可不知道这些。这年轻将领的实力非常强劲,自己虽然能够打败他,但是闹出来的动静可就有些太大了。

就在洪正祥陷入两难境地的时候,年轻将领脚下的土地忽然一阵颤抖,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大坑凭空出现在脚下。当下,年轻将领便要飞身躲避,洪正祥抓准时机,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照着金甲将领的面门便抛了出去,金甲将领冷哼一声,身子一弓,头一侧便躲开了。他站稳身形,铁棍一甩便要上前对阵。可是飞到远处的东西竟然去而复返,一闪之下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金甲将领的后脑上。

这一下砸上后,金甲将领连哼都没哼一声,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洪正祥单手一招,他刚刚扔出去的物件又飞回到了他的手中,仔细观瞧竟然是一块通体碧绿的转头,转头上面有翠绿的烟雾笼罩着。洪正祥将砖头揣回怀中,低头看向突然出现的大洞。

只见任三山的大头从洞中探了出来。原来这兄弟在正门口一顿猛攻,但是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后来驻守部队的副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命令手下士兵发动了射日弩,这射日弩每一张都是军部请铸器大师打造,巨大的弩箭足有两米多长,上面均有印记加持,开弓便有风雷涌动,一箭射来来将任三山手中的巨石射了个粉碎,也真实的让他感受了一把死亡的威胁。谁也没想到这粗线条的家伙在生死存亡之际忽然起了急智,想到不能从正门走,大不了走地下呗,于是直接顺着抠出巨石的坑挖了进来,还阴差阳错的帮洪正祥解决了金甲将领。可能那退荒城的建造者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从地上三米多厚的石头上挖洞劫狱吧。

任三山看着脸捂得严严实实的洪正祥,傻愣愣的问到:“你谁啊?”

洪正祥看都没有白了他一眼,“别废话,先救萧祥。”

任三山听到这话,也反应了过来,赶紧从洞里爬了上来。他往上爬的这会功夫,洪正祥已经从金甲将领身上摸到了钥匙。打开门,两人一同钻入牢房,之间萧祥躺在地上,气息微弱,一动不动。

任三山赶紧大步上前,一把抱起了他,“哥,我来救你了!”

“三山,是你吗?”萧祥虚弱的说到。

“哥,你受苦了。”任三山看到萧祥这个样子,眼眶竟然有些红了。

洪正祥在一旁看得满头黑线,心想‘小东西,你可真能演哈!’。随后照着任三山的屁股给了一脚,“赶紧走!”

任三山反应过来,赶紧抱起萧祥向外跑去。跑到门口,萧祥小声对任三山说:“把那根铁棍子拿上……”。任三山一向听他的话,颠颠的跑过去把金甲将领的铁棍子捡了起来,顺手插在后腰上。

“还捡东西,你上次让他捡东西惹了多少麻烦?还不长记性?”洪正祥看到两人乞丐一样的行为,气的大骂。

此刻驻守的部队已经反应过来事情不对,向着萧祥的牢房包围了过来,周围杀声四起。

“跟紧我!”洪正祥对着身后的任三山大吼一声,随即向着来的方向冲了过去。任三山紧随其后,两人行进飞快,一路上遇到士兵,洪正祥也顾不得留手了,把他们直接打了个七零八落。

洪正祥带着人三山如来时一样出了大牢,而后一路在屋顶跳跃,片刻也不耽搁,终于,几人来到了退荒城西门。守城的士兵们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完全不设防备。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声怒喝传来:“好凶徒,真真是肆意妄为!你们当老夫不存在吗?”那是老叫花子的声音,随后一个遮天蔽日的金色大手从天而降。

“你们走,我来阻挡他!”洪正祥对着任三山二人大喊,大义凛然。

任三山听到这话,不由得身躯一身,回头肃然道:“好汉仗义出手相助,我今生无以为报,来生……”

“滚!”洪正祥一声怒吼打断了任三山的话,转身一脚将他踢出了城门。

萧祥和任三山滚作一团,跌倒在地上,他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自己这个兄弟实在是太有意思了。随后他一跃而起,拉着还摸不着头脑的任三山一路向西跑去。

身后的洪正祥迎上了金色巨掌,湮没在金光之中。

片刻后,两个老人家出现在退荒城西门城楼顶上,目送着两个小伙子消失在地平线上。

“你咋知道我让你来?”老叫花子问。

“咱们什么时候听过老爷的话?”洪正祥回。

两人同时放声大笑,笑声中,老叫花子看着远方,口中默念:“后会有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