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医神

《逍遥医神》

咒胎戴天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在花城,吃是融入到当地人骨子里的印记,因而赢得吃在花城的美誉。

网络上更有一个比较夸张的说法,说花城人没有什么是不敢吃、不会吃、不能吃的。

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甚至是宇宙中的外星人,只要到了花城人手里,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怎么吃?

所以,对于每一个花城人来说,吃是贯穿了他们整个人生的一件事。

以吃为纽带,他们编织出了各自人生中的酸甜苦辣,也构建成了各自人生中的爱恨情仇。

每一种味道,都代表着一抹时光。

每一样美食,都承载着一段回忆。

赵德柱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摆放着的肠粉,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伤感。

他从小家里条件不好,自然是有些缺衣少食。

而且,他兄弟姐妹众多,就算偶尔能吃到一些好东西,那也显得有些僧多粥少。

好在他是老幺,哥哥姐姐们都让着他,平日里能吃到的好东西,就数他吃的最多。

其中,最让他记忆深刻、难以忘怀的就是肠粉了。

没错!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如今满大街都是的肠粉可是比较难得的好东西。

那时候的物资还比较贫乏,市场经济还没完全兴起,最流行的购物方式也还是赶集,在花城叫做赶墟或者赶街。

每逢赶墟日,大人们都会到墟上做一些买卖,把种植和养殖的农产品卖给其他人,然后用赚到的钱去采购生活用品、生产工具、衣衫布料,还有其他不常吃到的好东西。

而这个时候,赵德柱和兄弟姐妹们都会眼巴巴地看着父母,希望父母可以带自己去赶墟。

在他们这些小孩子的眼里,仿佛市墟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因为那里不但有好玩的,更重要的是那里有好吃的。

一份嫩滑爽口、肥而不腻的肠粉,就足以让他们一整年都念念不忘。

那时候,能下馆子吃饭的可都是有钱人家,像赵德柱这样的乡下孩子,能在赶墟的时候,吃上一份小吃摊上的肠粉,就已经是比较奢侈的事情了。

小吃摊里摆着一个巨大的锅,白色水气蒸腾之间,一块块晶莹剔透的肠粉皮就被不断制作出来。

然后,摊主会根据客人的要求,分别在肠粉皮上撒入各种馅料,有虾、猪肉片、牛肉片、鸡蛋、青菜等,然后把透亮Q弹的肠粉皮沿着一边刮起,一边包裹着馅料卷成猪肠的样子。

最后把肠粉放进盘里,淋上秘制酱料,再撒上熟芝麻和葱花,这样一道新鲜热辣、大件兼抵食的肠粉就可以端上餐桌了。

洁白的粉皮入口爽滑,各种馅料鲜香美味,再搭配褐红色的秘制酱汁,吃起来要多滋味就有多滋味。

赵德柱跟小时候一样,喜欢从粉皮开始慢慢品尝。

不是他不喜欢馅料,而是兄弟姐妹们想把更好吃的馅料让给他,所以他们一般都会先吃粉皮。

而他反倒担心粉皮会被哥哥姐姐们吃完,于是他也跟着先抢粉皮吃。

后来,当他长大之后,才渐渐明白了哥哥姐姐们对他的好,可是,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墟市渐渐没落,肠粉的传统烹饪技艺也进行了简化改进。

直至今日,他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吃到这么正宗的西关布拉肠粉了。

而且,当年和他一起争抢肠粉的哥哥姐姐们,有些已经不在人世,有些又已经搬离远嫁。

随着记忆的闸门被打了开来,他在心里默默呼唤着:【哥,姐,我想你们了!我好想你们啊!】

美食之所以如此诱人,就是因为它的味道可以直达人心深处。

它很简单,因为自始自终它都只会带给人们温饱和满足。

但是它又很复杂,因为它的味道多种多样、千变万化、无法停留,这恰如人们不可捉摸的人生,还有爱而不得的一切。

不知不觉间,赵德柱就把他眼前的肠粉全部吃完了。

他眼里浮现出一缕淡淡的伤感,脸上却是非常满足的神色。

“小唐,你这肠粉不错,真的非常不错,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粉皮用的是正宗的五常陈年早籼米磨的米浆,采用古法布拉方式蒸制,才会有这么滑嫩爽口。”

“而且,肠粉的馅料都是最新鲜的上等食材,鸡蛋的香嫩、猪肉的香甜、牛肉的香软、虾肉的香鲜,青菜的香脆,各自独领风骚,又层层递进。”

“特别是这肠粉的酱汁,我只能吃出来其中含有高汤和特级生抽,可能还有其他香料在里面,咸淡适宜,回味悠长,让人吃完满口溢香。”

“最最重要的是,这肠粉还蕴含着一丝市井气息,要知道,肠粉本来就是出身市井的小吃啊!”

“没有了市井气息,就仿佛没有了灵魂,就算味道再好吃,那也只能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罢了!”

“值!”

“你这肠粉值这个价钱,先不说它有多难得,就单单它的材料成本都要至少几十块钱了,再加上店铺租金人工成本,卖一百多还算是比较适合的。”

“小唐,你小子果然没有让我看错人,做生意就是要踏实一点,不要去走那些歪门邪道,你现在只要好好经营下去,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唐生正在眼巴巴看着赵德柱把肠粉吃完,他一边盼望着赵德柱赶紧吃完走人,一边还要强忍住心里想要吃肠粉的冲动,实在是有些郁闷得不行。

现在突然听到赵德柱的美食点评加认可鼓励,他更是从心里感到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

赵德柱停顿了下,马上大手一挥说道:“我作为房东本来就是要照顾一下你的生意,这样,你今天还有多少份肠粉,我都给你包圆了!”

“啊!”

唐生惊呼出声,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赵德柱。

“包租公,你...你说什么?你要把我今天卖的肠粉全都给包圆了?”

赵德柱呵呵笑着点头,在心里感慨道:【害!现在的年轻人,心理素质还真是不太行,就那么一点点小钱就把自己高兴成这样。】

唐生顿时急红了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