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现代大唐

《穿越到现代大唐》

身份的秘密【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他们出城巡逻,已经走了一天半,再回城显然不合适。好在原主的记忆里,再走十几里就是个大农庄,一行人便抬起担架,迤逦向前。离开农舍的时候格雷特额外留了个心眼,绕路看了看野狗们撕扯的地方,心头当即沉甸甸的:

那是一座坟墓。葬得极浅,只是个两尺深的坑,用石块在坑里垒了个边——而此刻,本已安葬的尸体,一大半露在了坟墓外面。

他们来得仓猝,又缺乏工具,只能继续往前走。翻过一道山梁,大伙儿坐下来歇息喝水,卡伦队长也从担架上支起了身子:

“小格雷特,给我点水……”

就知道是这样……格雷特暗暗呼了口气。如果是前世,开腹手术之前、之后,都会向病人和家属科普各种常识。到了这里,正常流程全部打乱,就只有他自己卷袖子上了:

“不,现在不能吃东西!也不能喝水!——实在渴了?实在渴了也不行!”

“那……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喝水?”

格雷特:“……”

按照常规,手术后2~3天,胃肠道恢复蠕动、排气之后,就可以进流食。但是肠道停止蠕动,大部分是因为麻醉,小部分是因为手术打击。刚刚的手术从头到尾都没有麻醉过,肠道虽然有损伤,但治疗药水滴上去,很快就治愈了……

所以,多久能恢复蠕动?

外科学,生理学,一本本教科书,各种各样的论文。欧洲肠外内营养学会、美国肠外内营养学会发布的指南,一版一版。无数参考文献,刷刷地在格雷特脑海里翻动。

眼前,卡伦叔叔眼巴巴的期待着,周围,周围的战士们凝神屏气地盯着——

一秒、两秒、三秒……

初夏午后的阳光下,一滴冷汗,从格雷特脊背悄悄滑落。

近一百年来,都没有人在无麻醉状态下做肠道手术了。没有理论依据,没有实验数据,拿什么去判断禁食天数?

拿膝盖吗?

只能用最原始的法子了!格雷特一咬牙,单膝跪下,双手撑地,俯下身去:

“卡伦叔叔,你别急,我听一听啊!”

他掀开伤者身上盖着的皮甲和衣服,侧过头,把耳朵贴向卡伦队长腹部。酸腾腾的汗臭味混合着血腥味扑面而来,格雷特往后一仰,好悬没有给熏昏过去——

啊,为啥没有听诊器啊!

他重金买来的3M听诊器!鲜红色的小可爱!

他医院里配发的鱼跃听诊器!哪怕价钱只有3M的十分之一,清晰度比3M差了一个量级,那也比没有好啊!小鱼跃,快到我手里来!我再也不嫌弃你了!

实在不行,给我个薯片筒也好啊……不能发顶级期刊,我至少还能拿它当听诊器用呢!

穿越首日,格雷特第无数次泪流满面。

悲伤辣么大。

他还要强忍着安慰伤员:“卡伦叔叔,您别着急。什么时候肠子咕噜咕噜响了,什么时候,您就可以喝点水了……”

“那吃东西呢?”

“这个不行!这个真不行!叔叔你再忍一忍,等你全好了,我亲自做好吃的!”

“小格雷特,你是想毒死我啊!”卡伦队长哈哈的笑了起来。

格雷特:“……”

不要看不起人啊!原主做饭难吃,又不代表我做饭也难吃!

一定要找个机会雪耻!雪耻!

然而现在雪耻是做不到了。格雷特屏住呼吸努力听了一会儿,始终没能听到“咕噜咕噜”的肠鸣声。他直起身,大大喘了几口气,安抚伤者:

“卡伦叔叔,你现在还不能喝水。再忍一忍,我估计最多两三天。实在渴的话,来,用布片蘸水润润嘴唇……”

休息完了继续赶路。因为战斗和疗伤耽搁了时间,他们赶到宿营的农庄时,天色已经漆黑。格雷特跟着队伍走出树林,隔着老远,就看到农场灯火通明,照得所有房舍一片通明。

“奇怪,这么多灯……”

走在前面的盾战士瓦利嘀咕了一句。再走近一些,所有人恍然大悟:农庄大院外的打谷场上,安安静静停着辆华贵的马车,和农场质朴到简陋的环境完全不相称。

黑沉沉的胡桃木车身。侧面与后方,都镶嵌着水仙花形状的银饰。花瓣中央,一大颗蓝宝石,在灯光下灿烂夺目。

一看就是有钱人才能坐的。——不,都不止有钱人了,看那徽记,这得是贵族了吧?

格雷特立刻带着小队转向。小牧师约翰也是平民出身,刚刚成为牧师学徒,并不想没事招惹贵族。跟着队伍往侧面绕,半句多余的话也没说。

这座农庄的规模不小,有好几栋房子,组成一个低矮而不规则的建筑群;房子周围环绕着一圈栅栏,全是尖头木桩,一根挨一根地栽在地里。两根木桩之间相距不过一拳宽,显然主人十分注重防御。

小队沿着栅栏的外沿绕到后门口,主人接了出来,带着他们绕进厨房。这里的农场主原来也是城卫军的小队长,和卡伦队长十分熟悉,见他受伤,大吃一惊,拉着众人问长问短:

“怎么受伤了?”

“哎呀,命保住了,还好还好!那就好好吃点东西,今天有贵客来,厨房里炖了羊汤!”

“什么?还不能吃?……好吧,那其他几位,多吃点!”

厨房里忙着安排晚餐,格雷特站在通向大厅的门外,悄悄向内张望。大厅又长又宽,然而高度极矮,和面积十分不相称。地面夯得结结实实,地面泛着灰白,显然是用当地的石灰混合了泥土

靠内的四分之一额外垒成土台,比外面垫高了一级,上面横放了一张桌子,铺着本色桌布。另一张比它长、比它矮的饭桌,从土台中央一直延伸到大厅门口,和土台上的桌子摆成了一个T字形。下面那张桌子十分粗糙,桌面的木板几乎没有刨过,显然,是供帮工和下等人使用的。

这样的餐桌排列方式,格雷特记得,前世在电影和纪录片里见过:牛津,剑桥,那些历史悠久的学院,和《哈利·波特》里面,都是这样的排列。

主桌上宴席已毕。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神官,正在慢条斯理地喝着葡萄酒。神官面前刀叉琳琅满目,格雷特探出头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那神官身上,浅蓝色的丝绸袍子闪闪发亮。

神官下首端坐着一个骑士,盔甲铮亮,没有出鞘的大剑放在手边。下方的长桌上杯盘狼藉,护送的士兵们已经散了一半。还有几个穿着粗麻布坎肩的半大小子,看着像是农场的帮工,正在狼吞虎咽。

“看什么呐?”

宽厚的巴掌拍到肩上。格雷特回头,雷蒙大哥笑得贼忒兮兮的,越过他肩头往大厅里看:

“哦,是泉水女神的神官啊。——看到没有,这就是正经治疗者的待遇,马车,丝绸袍子,银碗银碟子,葡萄酒……小格雷特,别急,你也快有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