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渣攻指南

《快穿之渣攻指南》

我找到新主人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翻阅过程是繁琐的,萨洛蒙甚至被那扬起的细灰呛得打起了喷嚏。他捂住口鼻,伸手挥起一股风吹散了堆积的尘埃。

普通人将这些书籍看作是胡言乱语并不是毫无理由的,因为这些书籍当中有一大半内容都是词藻华丽但言之无物的短句以及各种道听途说的故事,真正讲到神秘学的内容很有可能只有那么几页。这些书籍最古老的也顶多是来自于中世纪时的欧洲,那时各种自称巫师,炼金术师的骗子在那时候大行其道,出售各种没用的灵药,这些书籍大部分都是那些家伙写的。

但谁也不能排除有那么几个家伙确实了解到了某些咒语,之后便把所知道的写在了书上。他们会通过各种方法隐藏咒语,比如诗歌,比如图画,而安琪莉可·布查德很有可能就是通过这些书籍获得了知识。但萨洛蒙不能直接将这些书籍搬回卡玛泰姬之后再进行检查,尊者已经说过了,这项任务只能由他来执行,因为只有他这种面对过黑暗维度的人才能对黑魔法有一定的抗性。

因此萨洛蒙只能忍耐烦躁,试图从这些魔法书里找出他所需要的内容,至少他要确定那些来源于《黑暗神书》的咒语就藏在这些书籍中之后,才能确定科林斯家族没有私藏咒语。

这项的工作需要耗费他大量的时间,但只有完成这一切,他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

在翻找这些书本的过程中,巴纳巴斯中途离开了一会,而后他亲自拿着硕大的盘子走进了房间,然后将盘子放到了萨洛蒙的桌子上。盘子里有着杯红茶,还有一些排列整齐的三明治,甚至还有那么几块华夫饼以及果酱。

当萨洛蒙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安静坐在一旁的吸血鬼眨了眨眼睛。他说,“我听见你有英国口音,因此我想着你肯定有喝下午茶的习惯。不过平时威利是到不了这里的,所以只能我带上来了。别担心,没有银制品。”

“我碰到银制品也不会冒烟,巴纳巴斯先生。”萨洛蒙继续回过头去,翻阅着无趣的书籍。虽然他很渴,但他还不会愚蠢到接受自己心中猎物提供的食物,毕竟谁知道自己在别人心中会不会也是猎物呢?

巴纳巴斯见萨洛蒙没有去动那些食物,也没有生气,他坐在一旁,时不时地和萨洛蒙搭话,不停地在侧敲旁击,试图打探着卡玛泰姬的消息。萨洛蒙也没有全部隐瞒,他重点描述了至尊法师在宇宙中的地位以及尊者强大的实力,毕竟他不相信吸血鬼,他也不相信吸血鬼会这么轻易地相信他,至尊法师的名头在这个时候还是挺好用的。

但巴纳巴斯接下来的问题却让萨洛蒙有些猝不及防。

“上帝真的存在吗?达蒙内特先生,吸血鬼是不是上不了天堂?”

“魔法存在,吸血鬼存在,那上帝为什么不能存在?”萨洛蒙看向巴纳巴斯,此时的吸血鬼也睁大了眼睛,等待萨洛蒙的答案,此时的吸血鬼显得无比的真诚。

上帝是否存在对于基督教来说有着十分重要,虽然至尊法师已经将天堂的势力拒之门外,但尊者并未明确禁止人类信仰上帝。或许尊者是想让基督教与奥丁信仰相互厮杀,但没想到最后却变成了一家独大。

“至于能否上天堂……”此时,萨洛蒙控制着椅子转了一个方向,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说,“难道上天堂就是好事吗?”

“这是什么意思?”巴纳巴斯疑惑地拖长了语调,他将左手食指与拇指捏在一起,仿佛手里捏着的就是萨洛蒙说出的话,“难道善良的人死去之后不应该上天堂吗?”

“我不知道,巴纳巴斯先生。”年轻的秘法师摇头回答道,“我认为死亡应该是一片寂静的,而不是在什么明亮到刺眼的地方,仿若傻子一般每天唱着圣歌无法自拔。我可不愿意有什么人对着我的灵魂挑挑拣拣,即便是上帝也是如此。”

“你是魔鬼的信徒?”吸血鬼歪过头问道,“难道巫师不都是将灵魂出卖给魔鬼吗?”。

“不,我是无信者。”萨洛蒙露出一副不屑的笑容,“在我看来,神确实存在,但却不值得信仰。若我所行之事与那教义相符,只不过是因为那教义恰好与我符合,而不是我因为信奉了教义;若我与那教义相背,也并不意味着我需要受到惩罚,而是我根本不信那教义。我们需要的不是神明,而是人类自己,巴纳巴斯先生,您的家族有如今的成就,依靠的不是神,而是自己的双手。”

这种想法是萨洛蒙根据自己上辈子所了解过的知识,结合至尊法师的教导后得出的推论,虽然这种想法现在无比稚嫩,但萨洛蒙却是个彻彻底底的人类主义者。而他的说法却让巴纳巴斯惊讶得张大了嘴。

有信仰的人是看不起无信者的,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如此,在他们看来,自己远比无信者好高贵得多。即便自己衣食无着,也能向富有的无信者啐上一口。因为他们是高贵的、有信仰的人。

在信徒看来,异端比异教徒要可恶得多,而比异端更加可恶、更加不可饶恕的,则是无信者。在他们眼中,没有信仰的人是没有底线的,是不可救药的,是极度可悲的,虽然信仰不能让人吃饱穿暖,但没有信仰就不配拥有温饱。若是无信者有了温饱,甚至小康,那无信者肯定做出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请不要觉得这种想法荒谬,因为这种想法比比皆是。

有神论者会将自己抬得无比的高,仿佛他们随着他们信奉的神一同站在高处一般。可如果只是喜欢站得高,倒不会惹出什么事,但可惜的是,他们就喜欢站在高处指手画脚,仿佛他们便是神明意志的延伸,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神明的旨意。若是无信者抱成了团,这些信徒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将战争带去给他们,因为这是他们是正确的,无信者是需要开化的野蛮人,他们认为这是神的意愿。

他们不相信无信者所做的努力,因为无信者缺乏信仰。有神论者无法睁开眼睛去看看事实,即便别人做得再好,在他们看来,无信者肯定是将那些藏污纳垢的地方掩盖了起来而已。而无论他们自己变得有多糟糕,也都会随着自己信仰的神一同高贵了起来,因为他们信仰神明,他们是主的牧羊人,有资格,也有必要指引那些迷途的羔羊。

至于那套双重标准颠倒黑白的操作倒不必多说,那只是常规行为罢了。

萨洛蒙所接受的第一个记忆就有着极端的反神明的想法,或许是受了这方面的影响,萨洛蒙对于无神论更加推崇。在他看来,人类如今的成就并没有神明一丝一毫的参与,若是人类摇尾乞怜,神明也只会心安理得统治人类而已,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古一法师,现在的人类与羔羊相比将好不到哪去。

他有这样的想法也是至尊法师所期望的,一个无信者,面对外维度魔神最好的武器。

“嗯~~~”吸血鬼显然没有想到萨洛蒙的态度会如此激进,他竖起一根手指,勉强挤出微笑,“我想维多利亚该醒了!”

“请便,巴纳巴斯先生。”萨洛蒙面无表情地转回身去,“我结束工作之后会通知您的。”

ps: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