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刀仙

《逍遥刀仙》

治一治缺心眼吧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公主的道歉,本王不接受。”萧策漫不经心的接着道:“你在自己的国家可以为所欲为,出了国门就要收敛一点,否则丢的是你狼国的脸!”

朝堂之上,他隐忍不发是因为那是诸臣议事的大殿,一言一行代表的是整个越国得态度。

出了大殿,他将会一字不落的全报复回去。

耶律央金没有想到,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如此羞辱。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皇后见气氛尴尬,便开口调停:“都是小事,央金是狼国唯一得公主,想来在家也是自幼放纵,策儿你是太子,当大度一些。这事便算了。”

为了平息这场干戈,她不介意给萧策戴一顶高帽。

“母后教训的是。”萧策开口感谢,可目光却未曾多看皇后一眼。

“多谢皇后宽宏大量。”耶律央金抱拳道谢。

“其他都莫说了,还是欣赏歌舞吧!”皇后一招手,无数歌姬上台。

歌姬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叶尖的圆露……

众人如饮佳酿,不饮自醉!

唯有萧策由始至终不曾看过一眼,只是握着唐凝的手,偶尔替她布两道菜。

耶律央金看的两眼冒火,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忽视。

而这个男人却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让她这个天之骄女生出一股无力挫败感。

耶律宗启的目光落在唐凝身上。

美人浅笑,似水温柔,却只为萧策一人。

耶律宗启自五年前见过唐凝一面,便思慕成狂,爱恋成痴,午夜梦回都是她的身影。

五年不见,他钟情的女孩满心满眼都是另外一个男人。

歌女的声音委婉动听,韵味悠长,歌舞依旧继续,而欣赏歌舞的人已经变了心思。

殿外突然传来一句:“鲁阳郡主到!”

萧策手一僵,眸底划过一丝阴霾,身上散发着丝丝寒气。

唐凝察觉到异样伸手握着:“没什么的,纵使她再泼辣,如今也伤不到我半分。”

萧策敛了周身气息,握着她的小手,理了理她鬓角的发丝,柔声道:“若是她还不自重你莫要做声,交给我,我来解决。”

唐凝心头一暖,点点涟漪荡漾心间。她的策哥哥,总是这般让她撼动。

她摇了摇头,贴着他的耳朵说道:“她们针对我,是因为觉得我欺负,今日,不管发生任何事,别挡在我前面,我要迎面而战。”

“凝儿,不可以。她们什么手段耍的出来。”他反驳道,不同意她的提议。

她抓着他的双手问道:“若是我无法挡在你身前,我又有什么资格做你的男人?”

“……”唐凝大囧。

做你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这么撩她。

“相信我好吗?”她偷偷的握着他的手,娇嗔道:“策哥哥,我可以的?若我真的遇到危险,你再出手也不迟。”

“我不可能一辈子都躲在你和父皇的身后。”她眨着眼睛,一脸渴望的看着他。

女孩娇声娇气的模样煞是可爱。

“好!”萧策点头,耳尖微红,默默地的挪开了视线。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被美色所迷,才会稀里糊涂的点头答应了她的要求。

耶律宗启远远的看着,五味杂陈。

为什么唐凝可以把所有的温柔给予萧策,而不愿回头看他一眼。

此时,鲁阳郡主着一身抹胸拖地长裙,外披淡橙色轻纱,一头青丝用淡色的簪子簪起,垂留几根披在后身。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可眼角眉梢却漾着一抹高傲。

行走间,亦是微抬下颚,姿态高傲。

所有人看见鲁阳郡主时,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了两个词:目中无人,嚣张跋扈。

“参见陛下。”鲁阳跪下行礼。

“平身。”萧列挥了挥手。

“谢陛下。”鲁阳郡主起身。

婀娜多姿的走向萧策,一双眼眸炽热的凝望着萧策。

“殿下。”鲁阳轻唤着,央求道:“不知我能不能坐在你身边?”

她喜欢萧策是越国人尽皆知的事情,为此也闹出来不少事端。

甚至有一次当街扬鞭纵马,差点踩伤老百姓,后皇上下令,禁足三年,不得踏进金陵城半步。

“这是两个人的位置,容不下第三个人。”唐凝抬眸看着鲁阳郡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眸底却带着一抹讥讽。

鲁阳眸光犀利,言语锋利的回道:“容不下三个人,那就得离开一个!”

她一脸凶狠的看着唐凝,仿佛在催促唐凝离开。

唐凝挥袖,衣袂飘飘,仙气十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淡定从容的回道:“那么,请你离开!”

唐凝的这般回应,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轻飘飘的两句话,却攻击十足,鲁阳郡主被她呛的不知该如何回话。

她未料到唐凝会这么轻而易举的便让她陷入这般难堪的境地。

“鲁阳郡主来这里坐!”耶律央金唤道。

好戏还没开场,既然是对萧策有情的女人,那便是他们的朋友。

师父说过唐凝是福星,若是能够嫁到狼国,狼国定可风调雨顺。

那么所有厌恶唐凝,觊觎萧策的人都是朋友。

有了台阶,鲁阳只能顺着台阶下来。她步行到耶律央金身边,缓缓坐下。

耶律宗启说道:“今日有幸见识越国的舞蹈,陛下也看看我狼国的舞蹈。”总不能万事都叫越国占了上风。

“随意!”萧列回道。

他知道狼国人,狼子野心,这所谓的议和不过是做一场戏。

也知道金陵城外,还有耶律宗启的人。

今日鲁阳突然进城,为的应该就是那些士兵。

萧列看了一眼萧策,眸底闪过一道微光,他的儿子不会让他失望的!

狼国舞姬,舞姿柔婉袅娜,如仙鹤展翅,如柳枝拂水;或刚劲跌岩,活泼潇洒,明朗激昂、细腻委婉、含蓄深沉……

可此时每个人都各有算计,谁也没有心思观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