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网红

《重生之全能网红》

竹岚与李元、大战再启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咚咚……咚咚咚……

叩门声一声比一声紧凑,睡得酣畅的公孙放被叩门声惊醒,双眼打开一条缝隙,透过木格子窗看外面的太阳,此时它散发出来的光照的热度是极其和煦的,公孙放估计,应是早上七点左右。

这么早!还有……还是多睡一会是正经。

曾经的他,如果不想着晨起打拳,雷打不动的是要睡到九点过的……还没长大的孩子就该多睡。

几息之后,叩门的见屋内依然没有动静,已经失去了些许耐心。

公孙亮在两个差不多同一时间闯入公孙宅邸的小学生的逼视下,一脸不自然的笑着给予解释:“昨晚,某家小弟受了些风寒,发烧了,二弟受累照顾了半宿,因此……嘿嘿,要不两位小公子先去某那边坐坐?”

“不了,某等就在这外面等着,看看那厮……公孙同学何时能起来。”

尉迟宝环很实诚的双手抱臂,眼神向周边一梭摆,跟着就在院门右侧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脑中灵光一闪,抬头看向公孙亮:“公孙大哥,昨天,你们兄弟离开后,曹国公这才隐晦的说起他的另一层担忧,说是曾经见识过如你家二弟同等病症的,说是无性命之忧,哪知转天就暴毙了……”

“当真?”

公孙亮明显被他的话吓到了,一双眼睛在尉迟宝环与程处弼面上梭来摆去的求证。

程处弼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曹国公的话说得隐晦,许是怕某等听明白其意,更添内心恐惧……如此,某等是不是翻墙进去?”

“哪用得着翻墙!”

公孙亮回应之下,同时拿身子去撞院门,却不曾想院门只是虚掩着,没有上栓,公孙亮的身子撞开院门后,如子弹头一样冲到了台阶前方打住,他也顾不上礼节先招呼尉迟宝环他们,身子刚稳住,又匆匆迈步上了台阶,经过廊道去叩响公孙放所睡卧室的门。

“还没完没了了!”

公孙放在屋内含糊不清的埋怨一声,公孙亮听了,心下大安,语带兴奋的道:“二弟,你的同窗好友来上门探望了。”

裴行俭?

公孙放自觉应是裴行俭来了,那家伙……之前还说三天之后再过来的,但终究放心不下……

屋内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之后,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公孙放打了一个哈欠,再揉了揉眼睛:“怎么是你们俩!”

“嘿嘿嘿……某家大人说了,从此以后,某与你便是同窗好友……他也是!”

尉迟宝环贡献出一脸心无城府的笑,指了指程处弼。

程处弼抬手挠了挠头,稍显不自然的道:“确实如此!”

“那你们?”

“某家大人知道你的学问好,让某趁放大假的时日,跟在你身边多学学,受教之下,待下次大考之时,或许能见识到长进。”

尉迟宝环一席话说的滴水不漏,连他自己都深感佩服自己了,熟知他的程处弼更是一脸不相信的看他半晌后,才一脸茫然的转头看着公孙放加以证明:“确实如此!”

“哈哈哈……如此便好!”

见此,公孙亮颇感高兴,一边让公孙放赶紧去洗嗽,一边热情的招呼尉迟宝环与程处弼去中堂就坐。

待将两位贵公子领进中堂坐了,他又匆忙去招呼人过来上茶。

“大兄,就他们……用不着煮茶汤招待,凉白开便好!”

公孙放的洗漱动作超快,这边刚坐定,他那边便完事了,正好赶上给公孙亮提一小小建议。

“公孙放,尔敢小觑某等?”

两位贵公子满脸怒意的站起。

“不敢!不敢!”

公孙放一脸笑的抱了抱拳:“且坐!且坐!”他出声之下,方注意到堂屋内所放坐垫竟是草垫子,“寒舍简陋,怕是委屈了两位贵公子。”

“某等自也不在意这些……”程处弼一脸不痛快的摆了摆手,很想直白的表明,某等也不想来的,但……相较于两家大人的威压之势,来这受点小委屈又有何妨?

“两位真想与我做同窗好友?从此握手言和,不再针锋相对?”

“当然……”

尉迟宝环与程处弼交换了一下眼神,代言道:“但这一点,还得处决于你的态度,某等过往虽有些错处,但自认,也不算什么大错,某等便无须一张热脸贴你一张冷脸。”

“当然!”

公孙放面上多了认真的神情,“两位倘若真心实意与我交好,我自当以诚相待……我认为,既然身处于这世间,当然是朋友越多越好……”

“既然如此,某等已经呈现上我们的诚意了……来这之前,某等虽然没见过令尊,却已经见过令堂了,亦已经呈献上从家中带过来的珍贵药材……公孙同学的诚意呢?”

程处弼说完,没等公孙放有所反应,尉迟宝环跟着补充:“某等不妨把话挑明了说,某等会前来,一是因为两家大人的惩罚之意,二来,他们私心里更是希望我们与公孙同学交好之后,能相助我们成长……”

“确实如此!”

“那……”

公孙放稍加思量,正待表现自己这方的诚挚之意时,一小丫头端着一小茶盘进来了,怯怯地福了福身后,不声不响地将茶盘摆放到堂屋内唯一的几案上,再将凉壶里的凉白开倒进粗糙的陶瓷杯子里。

在公孙放看来,陶瓷工艺的粗糙倒不打紧,但杯子稍显小了些,在夏日里喝凉白开,就应该用大杯子。

不过,他也不觉打量起正忙着的小丫头来,小丫头看着十一二岁的样子,眉眼清秀,正是含苞待放的年岁,如果在……

眼下,还是别去联想了。

“我大兄他……”

“大少爷吩咐过奴后,就带家里其他下人下田了。”

“大兄受累了!我阿爹阿娘……”

“……老爷没等天亮就出发去农庄了,夫人眼下还在照看小少爷。”

小丫头一板一眼的,似乎不敢多说一句。

“……”

公孙放作势用手指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瓜:“我想一想,你叫什么?”

“奴叫阿草……二少爷,凉水备好了。”

“好,你且退下,他们……他们有我招呼。”

“是!”

阿草福了福身,脚步轻移的出去了。

“公孙放,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嘘……”

公孙放将右手食指抵在嘴间轻嘘一声,然后满眼戒备的看了看外面,然后小声道:“实不相瞒,我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这一点,在我们家,除了我大兄外,其他人都不了然……我大兄的意思是,暂且不说,以免长辈伤心。”

“如此……也的确……”

尉迟宝环的面上难得的呈现出一丝歉疚之意来,而程处弼,则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如此,公孙放心中稍稍了然。

“这些都过去了,不说也罢……来,喝凉水。”

公孙放很是随意的各递给他们一杯凉水,并声称:“不让他们煮茶汤来招待你们,实没有小觑之意,一来我不喜茶汤,二来我等年少,喝这种凉白开补充身体水分实对身体有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