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现代:公主爆红娱乐圈

《重生现代:公主爆红娱乐圈》

生变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南夏皇帝声嘶力竭地吼叫道:“朕被人下毒了,下毒之人就在你们当中,今日若是找出这人还则罢了,若是在你们中找不出这人,朕便要将你们这些尽数诛杀。”

话毕,南夏皇帝一挥手,大力金刚掌带着几个侍卫走到跪倒在地的一众宫女和太监前,几个侍卫拉出一个瘦弱的宫女。

这个宫女年纪不大,大约有二十多岁,身体瘦弱,一身宫装略微显得有些大,整个人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光是瞅这宫女可怜的样子,就已经知道这个宫女并非是什么下毒之人,可是这几个侍卫就因为她在太监和宫女之前跪着,就把她拽了出来。

大力金刚掌走到宫女的身侧嘶吼道:“你们下毒的人还不赶快的站出来?”

寝宫大殿院落里,跪倒的宫女和太监一个个瑟瑟发抖,几乎都不敢抬头看大力金刚掌,唯独这跪倒在众多太监中间的阴素冷身子也不哆嗦,只是低着脑袋看着地面上发呆。

阴素冷心中有数,他给南夏皇帝下的慢性毒药,却怎么不可能立刻发作的,但是这南夏皇帝却毒性大发,这其中又是什么缘故,但是今日之事必定有蹊跷,若是死撑硬抗下去,那么自己今夜就要死于非命的。

阴素冷暗抖动了一下袖口,只等着这些侍卫突然发难,那么他便挥着匕首与这些侍卫做殊死一搏。

“你他娘的少在这里放屁,我早就看够了你们这帮子狗贼的嘴脸了。”

在场众人谁也未料到,这御厨王胖子突然站立起,他那胖乎乎的手一指大力金刚掌,咧着嘴就嚎叫起来。

大力金刚掌,南夏皇帝,以及众侍卫看到王胖子发难,当时都是一愣,这御厨王胖子平日都不是这样的人,逢人便笑,笑得那叫一个亲切,却未料到今日却变了一副模样。

难道这王胖子疯了不成?又难道这王胖子是北周,西蜀安插在南夏的奸细,这才在平日里装了一副老实模样,来哄骗众人,然后再给南夏皇帝下毒的,一切看似是如此的蹊跷。

“毒是我下的,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帮子狗贼。”御厨王胖子接着说。

大力金刚掌突然打断了王胖子的话说道:“你因何给皇帝陛下下毒,又是受什么人指使?”

御厨王胖子说道:“我他娘的就不告诉你,就算有人指使我,我也不会说,我好拿了好处,给我的娘亲花。”

“你少在这里放屁,我今天就废了你。”

这王胖子说到最后,双手突然撕开上衣,坦露出肥嘟嘟的胸膛出来,这时就见得,这王胖子的上身之上,捆绑着两条交错在一起的铁链。

每一根铁链大约有一根手指大小粗细,铁链的末端都有一把菜刀绑缚着。

浑身绑着铁链的厨子吗?你说他不受人指使,这是一件可能的事情吗?这王胖子潜伏到宫中,必定有所图谋,不然他身上怎么会带着武器呢?

御厨王胖子却一点也没有给在场所有人思考的时间,他抖落一下肥胖的身子,他那身上的铁链哗哗啦啦地掉落下来,然后他一双肥胖的手臂一挥,便把将把菜刀攥在手心里。

嗖,王胖子向侧面纵身而起,身形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在跃到空中后他手中的菜刀徒儿就向前扔了出去。

站立在边上的侍卫那里会想到这王胖子竟然有如此功夫,人还没反应什么,那两把菜刀就已经飞射过来,嗖嗖……菜刀带着铁链环绕在王胖子的身体上,这王胖子却将双手抓在铁链上,手上一用了力道,这几个侍卫就被他从地面上拽了起来。

王胖子到底是何人,他功夫为什么这么高?依照他这么重的身体在空中纵跃,却像是轻灵的叶片那样轻盈,而且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道,

这几个侍卫被拽至空中,这王胖子一双大手突然伸出,砰地一声就拍在几个侍卫的胸膛上,这几个侍卫死的也甚为的冤枉,一切发生太快,让他们来不及有一点反应的时间,就被这王胖子蹂躏致死了。

几个侍卫胸膛上都被打出了几个大坑,而王胖子身子却借助着这反弹的力道,纵身跃到了房屋顶上去了。

而那几个侍卫的尸体却垂落在房檐下,就像是悠纤来回的晃悠着。

御厨王胖子抖落了一下双手,他手上拿铁链子顿时就卸开了力道了,哗啦数声响,像是麻花一样抖动着,松开了几具侍卫尸体。几个侍卫尸体砰地一声,掉落在房檐下的地面上。

“你们这帮子的狗东西,有种就追上爷爷,来取走爷爷的性命,你们若是杀不了爷爷,爷爷早晚还要来取你们的性命,爷爷这就走了。”

王胖子噌地一下就从房檐上纵了起来,然后身影在房顶上连续闪动几下,就向着远处的黑暗处纵走了。

大力金刚掌纵身而起,连续在地面上纵了几次,身子一下就上到了屋顶上,然后纵着身子就追那王胖子去了。

一个侍卫突然走到瘦弱宫女的身后,话也不说一句突然拔出腰间的长刀,从身侧一刀贯穿了宫女的背脊。

这又是为什么,事情已经非常的明了了,这个侍卫为什么突然出手杀了拉出来的宫女,难道这个侍卫看出了什么端倪,这才有缘故的出手杀人的吗?但是这个瘦弱的年龄仅仅有二十多岁的宫女真的就是要杀害南夏皇帝的帮凶吗?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你们中还有谁是王胖子的帮凶,若是自己站出来,你们都可免除一死,不然今夜就是你们的死期。”

这个侍卫抽出钢刀,这个宫女连话也没说出一声,徒然就倒在地面上口吐鲜血抽搐起不断翻动着眼白。

在寝宫大殿中的众多宫女和太监都在瑟瑟发抖,竟然无人肯站出来承认,唯独这阴素冷却将自己手中的匕首攥得紧紧的,期间又偷偷地瞄着四周侍卫的动静。

大殿中就像是死了一般的沉寂,竟然没有一句话,这个侍卫走到一个太监跟前,抓住这个太监的脖领子,将他从跪倒的人群中拽了出来,几个侍卫立刻围拢在这个太监身边。

“你们当中还有谁参与了下毒?”这个侍卫嘶吼道。

寝宫大殿中依然仿佛死了一般的沉寂。

这个侍卫突然举起手,然后轻飘飘地将手落下,围拢在太监身边的侍卫纷纷抽出长刀,却也不顾不得这早就被吓昏了头的太监跪倒在地面上瑟瑟发抖,乱刀乱剁便将这太监劈死。

这太监的人头叽里咕噜地滚落到地面上,身子被劈成了数半,残缺不全的尸身缓缓地倒在了地面之上。

想是被血腥的一幕震骇,这寝宫大殿跪倒一片的宫女和太监纷纷叫嚷和哀嚎了起来。

“陛下小的冤枉啊!小的家里穷这才进了宫混口饭吃。半点也不敢害陛下。”

“是啊!陛下,我就是端茶倒水的小宫女,贱卑是不敢害陛下的呀!”

“小人冤枉。”

“陛下,洒家可什么都没做过呀!”

“哇哇……爹娘孩儿对不起您呐!我只想着进宫来混口吃喝,也省得在家为您二老添麻烦,可今天孩儿却要被冤杀了呀!孩儿太傻了呀!”

然而这寝宫大殿中混乱的一幕却丝毫也打动这个侍卫,他缓缓地举起手,就当要将自己的手落下之际,寝宫大殿外一队朦胧的灯影处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娇喝声。

“深更半夜,是为了何事大动干戈,在场的那位又不是自己人呢?”

南夏皇帝陈慎,以及一众侍卫闻声看去,唯有这跪倒在寝宫大殿中的太监和宫女们依然在哀嚎叫嚷着。

一顶华丽的小轿两边上,几个莲步款款的宫女举着灯笼盈盈玉立地走来。

北周公主萧暖那俏丽的面容从轿子窗中探出,正看着火把通明的寝宫大殿中,端坐在上首位置的南夏皇帝陈慎。

“你们且慢动手,且看看娘娘要说些什么。”南夏皇帝有气无力地说着,而旁边的御医这时从药箱中拿出几个黑色药丸,递给了南夏皇帝。

“陛下,目前陛下体力虚弱,服用了臣秘制的药丸,尚可缓解一些。”头发花白的御医,颤颤巍巍抖动的手掌中确实有两个黑黝黝的小药丸。

南夏皇帝接过药丸放入口中吃了。

这华丽小轿在几个太监的扛举下也来到了南夏皇帝的身边,北周公主萧暖盈盈玉立地从小轿上下了来,然后在一中宫女和太监簇拥下来到南夏皇帝的身边,先未说话,而是盈盈一拜,然后仿若口吐幽兰一般说道:“陛下,这大半夜的召集了宫女和太监在寝宫大殿中又是为何?”

“爱妃有所不知,朕今夜用膳之时却感觉到胸口憋闷,想着盘坐调息就会好,那想到竟然昏死了过去,御医来后朕才知道,朕被人下了毒了。”

“朕平日里甚少出宫,只是上朝和批阅奏章而已,所以这下毒之人必定在平日里伺候朕的宫女和太监之中。”

北周公主萧暖心中一惊,暗暗叫了声不好,难道这南夏皇帝识破了阴素冷的计谋,这才要打开杀戒的吗?那么这阴素冷岂不是在今夜毙命。

这如何可使得,这阴素冷可是她的男人。

北周公主萧暖强压住心中的惊恐,然后陪着笑脸说道:“这么说来,陛下可是要杀光了这寝宫大殿的太监和宫女?”

————————————

深夜,广济寺中的一间客房之中,月光透过客房的窗户从外面照射进来。

洪天宝和陈禹一前一后盘坐在炕上。经过一天的金针走穴,陈禹的身体虽然好了些,但是终究还是没除根,于是洪天宝想着夜晚帮助陈禹。

洪天宝一双抵在陈禹背脊上的双掌中不断有蓝幽幽的真气输入到陈禹体内,而陈禹的身体却不住地在颤抖。

看来情势有些危急,若不是陈禹这条小命还在命悬一线中,这就更难说了,这对于陈禹似乎又有些不太公平,想这陈禹穿越到古代之后过了六年苦行僧的生活,一天的好日子都没过过,只是在这个世界中尽遭罪了,美女,那还用说嘛自然与他无缘,天天地就在山峰上忍饥挨饿遭罪了,然后嘛就要玩完了呀!

苍天对他何其不公,就这样在古代溜达了一圈后又要再次穿越了吗?

人家穿越都是有数,什么美女什么权利,那通通地都收下,而陈禹嘛!好像有点玄了,他简直悲哀到极点,不但要经受蹂躏,还要面对嗝屁。

————————————

南夏皇帝说道:“那还不至于,只要找出下毒之人,自己下毒之人的帮凶,寡人就可以饶过所有的太监和宫女。”

寝宫大殿中,是有北周公主萧暖从北周带来的太监和宫女的,这些人见了北周公主,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公主,我洒家冤枉啊!”

“我也冤枉。”

阴素冷偷偷将攥在手里的匕首又藏到袖口中去。

“公主救命。”

“那御厨的王胖子已经承认了呀!并非是小的们要毒害陛下的呀!”

北周公主萧暖说道:“陛下,臣妾有话不知当讲不?”

“爱妃请讲。”

“那个太监说的王胖子毒害陛下,可是实情?”

“是实情,那王胖子已经纵跃到房顶去了。”

“可派人去追了?”

“金完去追了。”

“那么陛下还不放了这些太监和宫女,这事儿可与这些宫女和太监有半点关系?”

“寡人要查出与王胖子同谋之人,王胖子处心积虑地到皇宫来,岂能没有同谋?”

“陛下,那两具尸体中可有王胖子同谋?”

“朕不知。”

“如此岂不是冤枉了好人,陛下何不放了宫女和太监?”

“如此岂可震慑肖小,那些想害朕的人,岂不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吗?这样不可。”

“那陛下可否先将他们关押起来,查清了再说?”

南夏皇帝没说什么,只是沉声说道:“将他们关押起来,细细查清后再说。”

众侍卫轰然应诺,然后羁押着寝宫大殿中的宫女和太监向大理寺走去。

一众太监和宫女簇拥着南夏皇帝回了寝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