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爷夫人又逃婚了楚云瑶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程茗大快朵颐了一顿之后,便回到对面去和Eternal对接工作了。

云澈随便找了个借口留在了明初这里。

明初觉得云澈和程茗刚吵完架,想他还是有些不想看到程茗的小怨气存在,于是,她也没赶他走。

云澈坐在沙发上写着小传,明初也在为六天后的试镜做准备。

二人谁也不打扰谁,只是在某些时间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她傻傻的笑笑,他挑挑眉。

她还没有发现,她和云澈之间的默契和羁绊越来越多。

她对他的依赖越来越多。

直到某一天,这些隐在暗处的千丝万缕便会疯一般的长成足矣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

她避无可避,甘愿沉溺。

“云老师,我算了一下,玫瑰整部戏只说了六句话,还是在心里说的。”

明初吃晚饭的时候和他讨论。

二人没有食不言的习惯。

每次都是明初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说,他在一旁认真地听,偶尔回她一句,倒也聊得起来。

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一起吃饭的。

也许是明初邀请他次数多了,她习惯了,又或许是谁的刻意为之,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二人都开始习惯有对方的气息。

这种习惯在慢慢的渗入明初的骨髓,直到在她骨头上打上烙印,再无剜去的可能。

她没有发现,又或者,她潜意识并甘愿放任自己的心。

“徐先生,我是玫瑰。”

“徐先生,万万不可。”

“徐先生,千万慎重。”

“徐先生,平安归来。”

“徐先生,戏子无情。”

“徐先生,来生再见。”

徐桉和玫瑰这一生,也不过是这寥寥几句话,几个眼神对视,几场表演的牵绊,再无其他。

明初说完,拿着筷子吃米饭的速度越来越慢。

云澈见她情绪明显低落下去,借着长腿的优势,用膝盖抵了抵她的小膝盖。

“我还在。”

明初抬头看他,眼睛深处闪过一抹悲怆,语气苍凉,“可你不是我的徐桉。”

她变了。

云澈将他的椅子搬到她身边,然后伸手连她带椅子轻松地搬起来,换了个方向,让她和他面对面。

他将左手抵在她椅子上,微微凑近了她,诱哄道,“我是谁?”

明初只是那样看着他不说一句话,她眼里蓦然流下一滴泪。

眼前人不是她的徐桉。

云澈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接住她的泪,他抬手毫无预兆的舔了舔,将她的泪完全吞咽下去,随后漫不经心的说。

“初初,再演我要吻你了。”

他不喜欢生活中的她不是她。

他只喜欢明初而已。

云澈眼看着明初的耳尖一点一点变红,他轻笑了声,是低低的闷笑,像是从胸腔深处发出来的,磁性撩人。

他一边笑,一边将她脸颊上的泪轻轻抹去。

明初吸了吸鼻子,颇有些幽怨,“你怎么知道不搭戏呢,我好不容易有了点感觉,就你刚才那一个动作,我突然没感觉了…”

“哪一个动作?”云澈仍不要脸的明知故问。

他舌尖偷着卷了卷,语气放的极致温柔,像是在用尽力气诱哄她,“你描述一下。”

“就…”明初到嘴的‘你舔我泪’卡住了,她说不出来,“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

“你知道!”明初知道自己铁定是脸红了,但是她不能显得太不行了,毕竟是她先开始表演的,“你就是知道!”

“你还让我说出来,你…你为老不尊!”

明初说完这句话,顿觉空气突然安静。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皮看他一眼,没曾想他的眼睛和她的眼睛近在迟尺。

他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握着她的手腕就向他腹部摸去,明初一时间愣了,竟然任由他的手动作。

明初觉得自己的手碰到了一块一块硬呼呼的东西。

她猛的收回手,云澈死死的拉着她,但是显然,他那不小的力气在明初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她要是想逃,谁也拉不住她。

云澈看着手心温度逐渐消失,唇抿的直直的,“我还年轻。”

明初轻咳两声,敢情让她摸他腹肌就是在证明他不老吗?

“云老师,你真的不老,我就是一时紧张说错了。”明初绞尽脑汁补救,“男人二十五岁,那可是黄金时期,像花像水像雨像风…还可以年轻好几年…”

“唔。”

明初的嘴巴被他亲自合上,他将她的嘴巴用手捏在一起,停止了她越说越离谱的话。

明初也不敢拍掉他的手,她怕他不松手,她的嘴巴被扯掉了。

于是,她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唔唔唔几声,希望他能大发慈悲的松开手。

她觉得她也没说错,他本来都二十五了,和她十九岁比起来,那不是有点老么。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那会儿说的太扎心了,但是那还不是他舔手指刺激的…

云澈最怕的就是她提年龄,具体为什么,他不敢往深处想,怕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做人。

所以,他在等,等她长大了。

但是好像,小姑娘并不明白他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是为了什么。

她还真的把他当良师了。

从他在医院里见她跳楼的那时起,他就没想过放开她的手。

很荒诞吧。

他对她一见钟情了。

单单一个背影就沉沦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他想,如果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大抵也不算心动了。

那一瞬间的感觉无法形容。

他在荒漠里走了太久了,难得遇到一池清泉,他只想牢牢的将她划在自己的领域内,让她只属于他。

他很小气。

她,他只想一个人独自拥有。

但是她貌似没有开窍。

或者说,她一开始就将他划出可以交往的范围。

也是,他这么老了。

她不想着喜欢也是有道理的。

但是从她口中听到这些话,他还是会产生无力的感觉。

他也想早生几年。

他和她一样刚刚好的年纪,然后将她圈入怀里说一句‘我喜欢你’这俗不可耐又充满温柔的话。

也不至于现在,他一步一步走的小心翼翼,想亲近她,又极度克制,等她长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