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猫主神的铲屎日常

《橘猫主神的铲屎日常》

归途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神州大陆

天酹峰,苍翠青山盘旋而上,峰顶略显平坦,一角突出,看起来好像一只酒角,故名“天酹”,天酹峰上有举世闻名的碧酿湖,有放荡不羁的刀客,有闻名天下的剑仙,也有让无数人倾倒的美人,但最终要的是上面有一间赌坊。

俗世的赌坊的赌钱,江湖的赌场赌命,这间赌坊名唤“山河一局”,赌的是天下。

自四百年前大周王朝崩溃,大陆之上风起云涌,无数英雄争锋,几多豪杰驰骋,有人是棋子,有人是下棋人,下棋人有时又成了棋子,最后他们都成了江边钓叟,路旁林翁的谈资。

山河赌坊客人很杂,既有六国公卿,谋臣策士,也有山中隐士,钓叟山翁一样的人物,总之只要你想下注,无论是一两银子,还是一万两黄金,是帝王血脉,还是贩夫走卒,童叟无欺,一视同仁,坑你没商量。

最近山河赌坊最兴隆的业务莫过于晋楚第九次大战。

“楚国胜,斩首十万。”

“胡扯,是晋国胜,斩首……五万左右吧!”

“我倒觉得他们打到一半,齐国就会出手,该是又一次无果而终。”

一个个衣着不凡的人物坐在帘幕后面,口中的叫嚣却也和市井之徒并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人命也只是他们口中的数字。

忽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道:“三年之内,晋国亡国,开一万两。”

房间内霎时一片错愕,没搞错吧!就算楚国获胜,傲立天下四百年的晋国会亡国,一时间人声沸腾,那声音又响起,道:“晋国三年之内当连胜齐楚,再霸天下,开一万两。”

又是一阵喧哗,众人都听出两次开盘,乃是同一人,这人说晋国三年之内会亡国,又说晋国能再霸天下,分明两头下注。

一时间群声抗议,一个鹤发童颜,衣着金丝黑袍的老人走出来,道:“各位误会了,那位朋友的意思是晋国会在雄霸天下之后,彻底灭亡,非是两头赌,这两件事是可以同时实现的,请各位理解。”

在千金堂巨大的争议中,一个腰配星星玉佩的青衫少年和一个绿衫的少女悠然地走了,少女抿嘴笑道:“先生,你又干坏事了。”

殷尘背着手,好像和刚才惊世骇俗的言论没有半点干系,道:“把以后会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可不叫坏事。”他带着彼岸顺着一条小路一路上山,走上了天酹峰顶。

天酹峰是酒尊,碧酿湖就是樽中所盛的天下美酒,数里的酒池在阳光下闪着琥珀的光泽,巍巍壮观。

一个男子随意地躺在湖边,伸手用玉杯舀着湖中美酒,倒在嘴里,好不惬意。

看到殷尘来了,唐若情半坐起来,手搭着膝盖,道:“你是来见师父的吧!”

殷尘点了点头,道:“李剑仙……”

唐若情打断道:“你来晚了,师父他已经去赴约了。”

殷尘眉头一皱,唐若情看出他的心思,道:“你不用担心,师傅他老人家不会有事的,倒是你,真的打算加入侠盟吗?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殷尘苦笑道:“我还有得选吗?”

“比如……回到青离原。”

殷尘怔了怔,目光复杂,千般心绪最后只化作一声叹息,“回不去了。”

“真的回不去?”

“回不去了。”

殷尘从彼岸手中接过一只碧海尊,到碧酿湖畔陪唐若情饮了几杯,起身离开之时,唐若情忽然道:“彼岸不想留下吗?”

彼岸一怔,看了看殷尘,殷尘未曾看她,是要她自己做决定,彼岸一抿嘴,随即坚定道:“先生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二人下山了,一路上不言不语,和一个身着褐衫的人交错而过,殷尘也并未在意。

倒是那人多看了殷尘几眼,殷尘木然瞧着远方,湛蓝的天空上,几朵白云悠然飘荡着,喃喃道:“青离原吗?”

就在殷尘走后不久,褐色身影迈进了千金堂,到了“一掷千金”的高大匾额下,对着管事的说了两句,管事的脸色骤变,匆匆跑进了内堂。

不一会,刚刚送走殷尘的唐若情就出现在了千金堂,对着那人反复打量了一会,普普通通丢到人堆里认不出的脸,功力也看不出深浅高低,想来来的不是真人。

听这人面述了一遍,唐若情没什么犹豫,直接走到一旁,拿起一个木槌,敲响了一面金锣。

砰砰砰!的锣声惊动了所有人,殷尘引起的争论都暂时搁置了。

这金锣大有门道,只有开惊动天下的大局时,才会敲响,山河赌坊一百多年也只敲响了三次,因此有“铜锣一响,黄金万两,铜锣一震,国破家亡”的“美誉”。

一群人鸦雀无声,好奇,担忧,紧张,焦急地期待着这一次的风起云涌。

消息一发布,千金阁众人第一个反应不是下注,而是快速离开,尤其是各国的密探,策士们,走得最为着急,都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消息带回本国。

一辆辆马车激起漫天烟尘,在并不平坦的道路上飞奔,还有人不停地催促马夫,快些快些,全然不在乎已经要飞起来的轮子。

隐士们多是叹息摇头,预感到大难将至,不少人都要再回荒山,然而也有人跃跃欲试,想要借此机会一跃成龙。

只有那个放出消息的人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千金堂,走下天酹峰。

恰在此时,一个剑眉星瞳,气宇轩昂的男子走上山,身子如标枪般挺直,充满孤傲和凌厉,腰间一块圆形玉璧,刻着金色日纹。和“普通人”擦肩而过,大步迈进千金堂。

齐鹰扬开的盘是赌自己能成为天下第一剑客,若是换作往日免不了一番风波,但今日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就像一颗石头投进了狂涛海浪,激起的水花也就被自动忽略了。

他也不甚在意,毕竟他本就不在乎这些虚名,只是师父有命,不得不从啊!

虞舜华痴痴的瞧着齐鹰扬消失的背影,缓缓撕去假面皮,露出一张倾城倾国的面容,解开裹在外面的粗布麻衣,现出苗条身材,如火红裳,她腰间挂着一个月形的玉佩。

最后看了一眼天酹峰,虞舜华展开身形,如一朵红云飘向远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