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墓惊心

《触墓惊心》

变异杀机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天星镇和天涯镇的人都走了。场面一下冷清了许多。

被眼前一幕幕变故弄得有些发蒙的天角诸人,终于是陆续都回过神来了,转而一脸复杂地盯着陈峰。

赛前,谁会想到,竟是这个修为境界上最不起眼的少年,彻底扭转了乾坤,令天角在三镇大赛上一举夺魁呢?

一次大赛,得到七株灵药,一只六阶赤睛狼,若非天星之人耍赖,那头赤睛母狼和数十只迷魂蜂,亦得算在这个少年头上。

他这般惊人的猎获数,别说以往的比赛了,就算拉出三镇几个家主级别的兽骑士来,在深山中联手狩猎一天,也不敢说就一定能赶上这个少年呀?

不少人由刚刚陈峰的藏药之举联想到,本镇猎士大赛之时,这个少年夺冠,真的只是如他所言,纯属侥幸吗?

如此天大幸运,又怎么会接二连三地降临到同一个人的头上。

实际上,这还是他们没有听说陈峰自七阶黑阎王口下逃生之事。要不然,还不知道他们会震惊到什么样呢。黑阎王,那可是蛮荒森林外围中霸主一般的存在。

“天色已晚,我们都回吧!陈峰贤侄,请上老夫的蛮兽,你们几个,帮忙拿着猎物吧!”天角镇守刘远发布一声命令,继而亲热地招呼一声陈峰。

陈峰依言行事。这可是来时没有的待遇呀。七阶的青尾狼,较刘能那头五阶的劣货强出太多了。

陈峰一上兽身,七阶青尾狼即轻哼一声,身形突然俯低了一点。

刘远微微皱眉,顿时明白,赛前本族刘能那头蛮狼为何在到达比赛场地后出现那般不堪模样了。

他乃精血境后期武者,感应敏锐之极,可不是刘能那等衰人可比。

他一下就明白:这个少年一身行头可是不轻呀!

天角一行人,为陈峰在整个猎士大赛中的表现而震惊,大多忽略了刘旺和其他几名少年。

实际上,整个比赛中,四人之表现亦算可圈可点,若换在往届,他们猎杀了不止一头四阶蛮兽,收获可算得上是相当不错。可在本届中,却是毫不起眼了。不论是五阶灵兽,还是六阶蛮兽,均是他们丝毫未触及的存在。

刘旺等人,除了在赛前讥讽了陈峰几句,又在比赛临结束时露了个面外,整个比赛中,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

三镇大赛过去足有十天了,关于大赛中发生的一些事,为人们津津乐道,尤其是中间还夹杂有少男少女们的情感纠葛,更是让人大为感兴趣。

当然,陆陆续续,也有人听说了大赛开始前,陈峰从七阶黑阎王口下成功逃生,且救了天星镇五人之事。

经过两次比赛,以及黑阎王逃生之事,有人已将陈峰视为天角第一天才。且这一说法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

当然,人们羡慕的,多是陈峰的逆天运气。

毕竟,两次比赛,每次灵药一采一大把不说,还先后碰上受伤的五阶蛮兽和六阶蛮兽。这份运气,也确实是没谁了。

不过,也有明眼人在深思,身为狄大师高徒,陈峰能取得这些成绩,真的只是因为运气吗?

陈峰家,前来拜访的客人数量较之前更增。

嘘寒问暖不说,有人则带来了美味的蛮兽肉,有人带起来自酿的果酒等,没有一个空手上门的,且个个对陈峰父母客气有加,令二老受宠若惊。

叶问天带着叶语冰上门了。

陈峰父母,看到美丽可人、面带羞意的叶语冰,乐得嘴都合不拢了。他们也同样听说了陈峰与叶语冰的事。

陈母拉着叶语冰的手便是一阵嘘寒问暖,完全把她当成了儿媳妇看待,让美少女耳根子都完全红透了。

陈峰傻呵呵地站在一旁笑着。

喝茶闲聊一阵后,陈峰又领着叶家祖孙去拜访了狄龙。

临走时,狄龙赠送给叶问天一柄中阶宝器级长剑。

话虽未明说,可谁也看得出来,这是变相送给叶语冰的见面礼了。

叶问天自是痛快接着。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中阶宝器级长枪,上万金币难求。

叶问天当着狄龙之面,郑重感谢陈峰帮其孙女觉醒了血脉,提升了品质。

狄龙听到此事,亦是面带震惊之色,看了看陈峰。

陈峰之前可没对师傅说过此事,此刻被人当着师傅的面提及,表情不免有些讪讪,连忙推托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有可能是生死关头,叶语冰自身血脉潜能被激发之故。

众人讨论了一会儿,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叶家祖孙离开。狄龙面带异色,似笑非笑看着陈峰,好一会儿没说话。

陈峰尴尬不已。好在,最后师傅也没说什么。

天星镇守许如水带队,亦领着数名家主到天角镇表示感谢,带来了重礼。那是感谢陈峰之前对四少年救命之恩的。

他们自然是冲着狄龙的面子来的,而非真的要感谢陈峰。陈峰毫不客气地收下了。那里面有二十株灵药,他正缺这种好东西呢。

陈峰跟父母放话,富人家的,看着顺眼的就收,不顺眼的就轰走。穷人家的,不光不收,还要适当倒贴一些。

“你小子,现在牛气得很呀!家门口络绎不绝的,跟达官贵人门前差不多了!”

眼见陈峰施展一九风雷锤法,顺利将一块黑玉铁百炼成功,使其散发出莹莹的光泽,完全具备百炼钢品质之坚韧,狄龙满意之余,出言调侃陈峰。

“还不是托了师傅您老人家的福,您这是夸自个的吧?哪次人家送来的果酒,不都孝敬了您。您这是得了便宜卖乖!”陈峰反过来将了师傅狄龙一下。

随着炼器时间越来越长,他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这个师傅,就是个纸老虎,看起来脾气大,实则人好得很,所以陈峰也越来越放肆,时而敢出言“回敬”师傅了。

“你小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之前欺骗为师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连为师我都敢出言调侃了。是不是为师最近没罚你扛着铁砧跑十圈,你现在身上痒了?”

狄龙听到陈峰敢直言回他,面上装怒,甚至还找起了后账。

陈峰连忙打叉:“得了吧,您老人家哪回要罚我时,手下留过情了。再说了,您说的这个办法,十天前还有些威慑力,现在早过时了。不妨告诉您,以您徒弟现在的力量,别说十圈了,二十圈也没有问题!”

“那就给老子跑二十圈去,你个混蛋小子,气死老子了!”

狄龙要开启“咆哮”模式了。

反正今天炼器任务已经完工,陈峰一缩头,遁逃而去!

傻子才会听话去跑上二十圈呢。那玩意儿没多大锻炼效果。

跑一辈子,也别想沾上补天人的边儿。他才不干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