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

《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

又是来讲道理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邓丽筠终于要来香港了。昨天接到邓丽筠的电话后,霍飞欢快、勤劳地在广播道和深水湾两个家之间奔波,打扫房间,去各大商场扫货,购买各种女人用品。弄得王娜也跟着紧张起来,带着佣人忙前忙后。

第二天,霍飞早早地来到启徳机场。候机室里霍飞心急火燎,坐立不安,思念柔情早已漂上天空,索绕到邓丽筠身上。

候机室人来人往,看到霍飞不由放慢脚步,纷纷侧目观看,有几个女孩还跃跃欲试,欲言又止。霍飞发现情况不妙,赶紧起身快步离开候机室。

察看四周无人,霍飞使个障眼法遮住容貌,来到接机出口。

他在接机口来回徘徊,神识探查。七十年代的飞机真不是那么安全,特别是启德机场那多变的气候让人担心。半个小时过去,“终于来了!”霍飞那颗悬着的心平静下来。

远方的飞机飞入启徳机场,慢慢地降落下来,霍飞感到邓丽筠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人群涌出,霍飞一眼就看到身穿宽大的米色风衣,黑发披肩,戴着一副能遮住半边脸的黑色墨镜,一手拉着大皮箱一手拉着邓妈妈的邓丽筠。看着她的打扮,霍飞不由地轻笑,暗想:“这到是有经验主,想到刚才自己在候机室的狼狈遭遇,看来以后得向她学习。”

邓丽筠拉着妈妈踮着脚四处张望:“咦,人呢!死霍飞说过好来接我们,他要是没来我们就惨了。”

这时,听到呼喊声:“丽筠,我在这里!”

邓丽筠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咦,人在哪?只看到一个高个男子向她这边摆手,身材熟悉,可是看不清面貌。我的眼睛这是怎么了?邓丽筠眨了眨眼,瞪大眼睛仔细看。

霍飞发现邓丽筠的异常,才想起自己用了障眼法,赶紧收起法术,大声喊着:“在这里!”

邓丽筠这时终于看到霍飞了,激动地松开妈妈,扔掉手中的皮箱直冲过来,一下蹦到霍飞身上,双手紧紧搂住霍飞的脖子,双腿夹住霍飞的腰,就要深吻。霍飞赶紧轻啄一下她的温唇:“别在这里,人太多!”

邓丽筠“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霍飞放下邓丽筠,拉着她的手快步走向邓妈妈。

邓妈妈笑眯眯地看着两人,笑骂邓丽筠:“不害臊的丫头。”

邓丽筠上前挽住妈妈的胳膊,摇晃着说:“妈妈,哪有你这么说女儿的。”

霍飞拎起行李,三人有说有笑地走到停车场。

邓丽筠看到劳斯莱斯银影,高兴得手舞足蹈,前后左右,连摸带看,摩拳擦掌地伸出手:“霍飞,你这车太漂亮了!来给姐姐开开。”

邓妈妈在旁边瞪了她一眼:“你有香港驾照吗?”邓丽筠听了“額”一声,撅着小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看到邓丽筠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霍飞感到好笑,上前拍了拍她的脑袋,把车钥匙递给她,温柔地说道:“开吧,没事的。”

邓丽筠闻声马上恢复了活力,翘脚轻吻一下霍飞的脸:“还不错,姐姐赏你的。”

然后心急火燎地上了汽车,“快点,我们立刻出发!”

霍飞和邓妈妈上了汽车,汽车“嗖”地一声,快速驶出机场。

停车场,一个漂亮的空姐痴痴地望着远去的汽车,粉面上流满了泪水,孤寂地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深水湾别墅,到处欢声笑语。

半岛酒店的大厨们看到厨房里各种处理好灵菜、灵果、灵兽肉琳琅满目。众人目瞪口呆,疯拥而上,这色香味,这么好的食材百年难遇,拍着胸脯向王娜保证一定能做出世界级的菜肴。

邓丽筠楼上楼下地巡视自己未来的领地。客厅里,邓妈妈和霍飞两人正在温馨地聊天。她对霍飞实在是太满意了,容貌、才华、财富世间少有,更高兴的是他对女儿一往情深。

邓丽筠走过来打断了融洽的气氛:“霍飞,你的家太奢华,看得我都想打土豪了!”邓丽筠揉着霍飞的脑袋说。

邓妈妈气恼地说道:“丽筠,你,你淑女点!”边说边使眼色。

“这个傻孩子什么时候能长大呀?想到自己在她那个年龄已经顶门立户,全家老小都靠自己养活。可是她,你可是这里未来的女主人,周围又是管家又是佣人,你怎么不端庄点,拿出做女主人的气势。

邓丽筠看到妈妈生气了,又偷看四周,立刻变得雍容典雅,转身端坐到椅子上。

“哈哈哈!”霍飞看到她变脸的样子实在好笑:“谁家孩子,演戏功底不错,值得重点培养。”

邓丽筠听到霍飞奚落自己,强忍着羞恼,暗打注意,等妈妈不在再收拾你。

“伯母,叔叔现在生意怎么样?”

“他呀,没有什么生意头脑,干啥赔啥。”

“现在香港生意比较好做,要不让他到香港来发展,我们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这样呀,让我考虑考虑,就怕他不愿意来。”

“那好吧,希望您认真考虑。”

“丽筠姐,这次你的行程都有什么安排?”

“本来香港白花油公司邀请我2月末来港演出,后来有事耽误了。我准备在香港呆几天,就去东南亚继续演出。”

霍飞听到邓丽筠的话,2月末正是自己和她郎情妾意,琴瑟和鸣的时候,知道她是为了自己而放弃了演出机会。

“这是我的错,对不起丽筠姐。”霍飞愧疚地看着她。

邓丽筠看到爱郎猜到自己的一番心意,心里甜滋滋的,白了他一眼:“你知道就好。”

王娜走进来:“主人,饭菜已经做好了,您和客人什么时候用餐?”

“告诉他们上菜吧。”霍飞说:“伯母,丽筠姐,我们吃饭去。”

三人走进餐厅,餐桌上上摆满了珍馐美味,各种菜肴香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异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食欲倍增。

霍飞热情地给两人布菜倒酒,给邓丽筠剥蟹除刺。半岛酒店大厨的手艺加上霍飞的食材可不是1+1等于2,而是把菜品的味道提升到一种无法理解的境界,这菜肴可能是最好的人间美味。三人吃起来就停不下筷,一边吃还不停地叫好。

用罢晚餐,邓妈妈去院里遛弯消食,霍飞把邓丽筠带到放映室看电影。

放映室,两个痴男怨女一进门就搂抱深吻,虽然才分开几天,但两人都感觉分开很久,也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霍飞搂着邓丽筠,亲吻她的头发,耳垂,眼睛——,邓丽筠喘着粗气:“霍飞,我有点害怕,你不会离开我吧?”

“放心吧,我会好好疼你的。”霍飞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邓女士,要不你嫁给我吧?”

“有你这么求婚的吗?没有鲜花、钻戒,还想让我嫁给你,想得真美!”

“如果有这些东西,你就嫁给我吗?”霍飞笑眯眯地看着她。

“也不一定,这得看你表现,表现的好本姑娘才会同意!”

“那你闭上眼睛,你喜欢的东西就会出现。”

“也不知你又搞什么鬼?”邓丽筠闭上眼睛,微微地留了一条小缝。

霍飞把手伸到身后,随手拿了一下,一束娇嫩欲滴殷红的玫瑰花和一个精致艳丽的红翡翠首饰盒出现在手里。

“丽筠,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哈哈,我看到了,你从哪拿出来的?”

霍飞笑了笑,摇头不语,把玫瑰花交个给邓丽筠,打开首饰盒拿出一枚钻戒,整个戒身用白金掺杂灵矿编制而成,上面镶嵌着一颗灵钻,里面布置着四象防御阵法,这是霍飞特意让天赐炼制的。

霍飞拿起钻戒,单膝跪在地上,仰头看向邓丽筠:“邓丽筠女士,请问你愿意嫁给眼前这位男士为妻,一生不离不弃,相爱到永远吗?”

邓丽筠站在那里惊呆了,她看出来霍飞是诚心诚意向自己求婚。

“他这么认真,如果我不答应,他会不会生气。可是我如果现在答应他,我的歌唱事业怎么办?难道退出娱乐圈,在家相夫教子?”邓丽筠犹豫不决地想着,她从来没有做出过这么大的决定。“我是不是去找妈妈商量一下呢?”邓丽筠暗自琢磨。

霍飞发现邓丽筠的脸色变白,神情忐忑不安。起身上前搂着邓丽筠:“好了,我不逼你表态了,等以后你考虑好了再说,我的求婚永远有效。”

霍飞收起戒指,拿下邓丽筠手中的玫瑰花放到一边,轻轻地亲吻抚摸邓丽筠,想让她放松心情。

霍飞的抚弄让邓丽筠的身子越来越软,瘫倒在他的怀里,嘟囔着:“霍飞,我还是想唱歌,要是嫁给你就要生宝宝。你知道我现在事业正在上升期,女人巅峰时期就那么几年,如果生宝宝,我的事业就得停止,我该怎么办呀!”

“嗯,呀!”邓丽筠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霍飞,你个坏小子,你别使坏,我现在还不想生宝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