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发丘将军

《诸天之发丘将军》

替身使者的战斗(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主动的意思是不需外力推动就行动,能造成有利局面,希望使事情以后按照自己的意愿而进行。

杂货摊子的老板就主动,还很主动,刚从阁楼上扔下来的藤椅,似乎摔得有点松动,于是他把这张藤椅搬到了他的摊子里,开始精心修理。

卫东门也同意这张藤椅肯定得好好修理,不然背上不会那么痛。

何小开说,这张椅子本来就是砸向你的,现在你人还能跑能笑就不错了。

卫东门偷偷从怀里摸出一个土豆,问何小开,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何小开说,在菜摊上随手抓的。

卫东门又问,那这土豆你给钱没有?

何小开说,没有。

卫东门接着问,你还记得是哪一个菜摊吗?

何小开表示记得。

卫东门让何小开指明。

何小开用下巴指了指,等着卫东门再问。

哪知卫东门不再问了,已经开始总结了,我现在需要去把这个土豆的钱给付了,顺便感谢这菜摊老板一声。

何小开忍不住了只好问,你就真不打算谢谢我一声吗?

卫东门拿着土豆,笑了。

“因为对你,我从不谈这些虚的。”

“那谈什么?”

“等下,请你喝酒。”

何小开也笑了,表示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午饭。

卫东门笑着说,直觉,最近刚学的。

“直觉?你还能直觉出什么?”

“你会把这油灯和灯油送我。”

卫东门把油灯和灯油暂时寄放在杂货摊子上后,先得去把这土豆的钱给结了。

这个土豆,只要三文。

卫东门觉得值。

在谢过菜摊老板后,卫东门领着何小开走到了集市门口,路过集市门口只买早饭午饭的小店子时,卫东门还在继续走。

何小开停住了,问卫东门是不是还打算去哪家酒楼里吃。

卫东门停下来解释,街斜对面不远还是有一家没有招牌的小馆子,那里熟一些。

何小开认为没必要,就这吧,还有事,人不能走远了。

卫东门想了想,行,这顿你做主。

酒楼就有招牌。

这间小店和田老板开的小馆子一样,都没有招牌。

因为就算定做一面很小的招牌,需要的银子也至少是这些无名小店一个月的收入。

现在午时已过,小店里没有客人,店老板正在前堂里收拾桌子凳子。

卫东门进店后就向店老板提问,灶台压火了没?

店老板回复没有,因为自己还没吃。

卫东门说那就好,来回摸着下巴,仔细选了一张干净利落的桌子,然后用手拂了拂凳子灰尘,大马金刀坐下,招呼着何小开也快过来落座,接着吩咐店老板可以上菜单了。

何小开坐好后,问卫东门,最近你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卫东门坦白。

“之前在甜水赌坊挣的工钱一直没怎么动,本打算用来备着租房子的,但租了一半,就被拆了,租钱还退了,我现在住的地方免费,屋里还有窗子,就是进出麻烦点,所以这备用银子再不用用,就发霉了。”

一大通话听完,何小开点头,表示还混不错。

卫东门也表示这路先慢慢走吧。

但。

但这菜单呢?

怎么还没有递上桌?

卫东门扭头一看。

店老板原地没动,也一直在认真听着他讲话,确定他发言完毕后,对他说,这店里没那东西,至于你想吃什么,就需要你自己走进厨房里自己看。

卫东门表示能听懂,大马金刀立刻卸下,从怀里掏出一个土豆,问店老板,厨房里还有这东西吗?

店里的表示还有一些。

卫东门把土豆交给店老板,让他就着这个和一起,先来一盘土豆丝。

何小开笑了,问店老板,有酒吗?

店老板接过土豆,点头说有,不过只有烧酒。

何小开表示有就行,先上一壶,顺便拿两个酒杯。

店老板握着土豆说,这店子烧酒装在缸子里,想喝酒只有碗,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次终于轮到卫东门笑了,然后问店老板,那酒缸在哪?

店老板用土豆向厨房旁一指。

“那酒碗呢?”

“厨房里。”

“在这里要想喝酒,就需要自己进厨房里先拿个碗,再自己从厨房旁的酒缸里盛上酒,然后盖上缸子,自己端着酒碗走回到自己的桌前,最后把酒碗在桌上放好,就可以开喝了,对吧?”

店老板表示你好聪明。

卫东门反应过来一看,坐在对面的何小开已经端着酒碗开始喝酒了。

这次喝酒,又是他更聪明。

一大盘子土豆丝上桌后,卫东门从筷筒里抽出两只递给何小开,想起身再去厨房找找还有些什么菜。

何小开说没必要,随便吃点喝点就行,这店子也准备打烊了,也没剩什么菜了,我也的确还有事。

实话,卫东门点头。

“那,到底是什么事?”

卫东门还是没忍住。

何小开尝了几筷子土豆丝,又喝了一口酒,看着卫东门说:“我也已经离开甜水赌坊了。”

卫东门一惊。

“啥?你怎么也会离开那里,工作环境好,事也做的少,辛婶做饭的手艺也地道,应掌柜对你也客气,难不成她对你改变态度了,认为你擦窗子的能力强,开始把这活交给你做了?”

何小开并没有直接回答,而且端着酒碗盯着卫东门审视。

卫东门开始被盯得不自在了。

“你不吃菜,看着我做什么?这菜不合你胃口吗?”

“这菜火候很好。”

“那你还不多吃几筷子,我中午已经吃得很饱了,随便喝点就行了。”

“我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话什么意思?发现啥问题?”

“你的问题。”

“我的问题,我有啥问题,刚不是说了吗,我已经吃过了,陪你喝点就行。”

“不是这问题。”

“那还有什么问题?”

“突然发现你今天的话好多。”

“好多?多吗?确定吗?”

“确定。”

“就算多吧,那能说明什么。”

“你最近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

卫东门听得莫名其妙,开始想,没什么特别的事啊,虽这些坑坑洼洼,但也正常吧。

何小开指出,不是说这些,而应该是一件好事。

好事?啥好事?

对了!

卫东门反应很快,放下酒碗,立刻抬手在开始在自己脸上挠来挠去,最后尽量自然地用手把自己大半个脸挡住。

何小开笑了一下,表示就当我什么也没问。

卫东门马上转移到原话题。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离开甜水赌坊?”

“因为赌坊不需要我看着了,再呆下去也是多余,你也知道,我从不喜欢多余。”

“你不看着,那谁来看着,谁还有你这能力?”

“马笑云。”

“马笑云?马大哥!”

卫东门立刻变得很高兴,很兴奋。何小开没感到意外,没被闪着。

“对。”

“他回城里来陪铃儿了?”

“是的。”

“那他的战马呢?英雄呢?”

“已经完全恢复了。”

“那它现在在哪里?”

“赌坊后院,那口甜水井旁边的马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