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大学

《死亡大学》

我真是憨批扔垃圾不带钥匙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陈少捷走马上任。

有了大佬的关照,他直接从培训班毕业,开始了高薪白领的幸福生活。

不仅如此,鉴于他还没有开始正式修炼,无法自由来去青冥峰和青黛峰,大佬居然还给他配了座驾,那是一只行止飘逸的仙鹤。

“鹤……鹤兄,你能不能飞慢一点,飞得太快我怕抓不住掉下去。”

陈少捷还是第一次驾鹤飞行,为了避免驾鹤飞行变成驾鹤飞升,他紧拽仙鹤背脊的白毛,小声和仙鹤商量降速事宜。

之前拓跋锅云把仙鹤交给他时,说明了这只仙鹤的年纪超过五百岁,已经成精,是听得懂人话的,完全可以流畅沟通。

可是让他无语的是,他的话却换来了仙鹤的不理不睬,反而——

“唳~~~~~~”

一声清越无比的鸣叫声后,仙鹤居然一下子加速起来,直接快得让陈少捷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胆战心惊的把身体紧贴鹤背,一动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仙鹤才停了下来。

陈少捷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已经到地儿了,正正落在营绣阁前。

尼玛,吓死老子了……

陈少捷有点腿脚发软,一时间缓不过来。

他怨念满满的看了一眼那仙鹤,却发现这只鸟东西正扭过头来看着他,那双黑溜溜的眼珠子里,居然流露出一丝拟人的戏谑之意。

真是成了精了,这摆明是玩我呢……

看见这鸟东西的样子,陈少捷突然感觉牙后根有点痒痒,却偏偏什么办法也没有。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小本本把今天事儿记下来,留着以后找补回来。

正缓着时——

“陈师……陈师兄!”

陈少捷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不禁扭头看去。

只见胖乎乎的吴福来正站在营绣阁的大门前,冲他招呼。

本来因为腿脚软,还想慢慢从鹤背爬下来,可看到吴福来后,陈少捷意气风发的一按鹤背,顿时纵身跃起,“啪嗒”一声,安然落下。

幸好铜皮铁骨后,身体还是有点底子的,这一下落地虽然不算太稳,可也算是站住了,非常漂亮,干脆利落。

“吴师兄,你来了。”

“莫要再叫师兄了,你如今已经是上院弟子,该我叫你师兄才对的。”

吴福来走过来,一脸羡慕的看看陈少捷,又看看陈少捷身后的仙鹤,感慨道:“陈师兄,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你如今都有仙骑了。”

陈少捷洒然一笑:“这算不得什么,殿主知我修为尚浅,所以特地让它暂时充当我的坐骑,方便来去罢了,当不得什么的。”

微微一顿,他又说道:“吴师兄,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师弟吧,我入门毕竟比你晚,一日师弟,终身师弟,我们不要生分了。”

吴福来一听这话,特别感动:“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师弟你有情有义,不会像以往的那些家伙,入了上院就翻脸不认人。”

“师兄言重了。”

陈少捷笑了笑,谦虚一句。

进了上院就把从前的人际网络撇掉,那得是脑袋被夹出多大口子才能做的事情啊?

他可不是这样的人。

对他来说,下院是基本盘,这个肯定不能丢。

当然,和吴福来处得来这一点也很重要。

转过头,陈少捷装模作样的拍了拍仙鹤:“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需要你的时候,再唤你来,莫要错过了!”

仙鹤虽然已经通晓人性,可对于装逼这种事情的理解大概还很有限,所以有些好奇的看了陈少捷一眼后,终于“唳”的叫了一声,振翅起飞,很快走远。

吴福来看着仙鹤的背影,忍不住又羡慕的感慨起来:“我要是能像师弟这样,有如此灵性的仙骑乘风来去,那就真的是此生无憾了。”

陈少捷回过头,笑笑的看着吴福来:“吴师兄,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吴福来不明所以:“什么话?”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

“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吴师兄不要把自己看低了。”

“师弟,你这话说得真好,对,我不能把自己看低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来,师兄,我和你详细说说这一次让你到营绣阁来,具体要做什么事儿。”

“好,师弟,你说!”

……

两人在营绣阁外聊了好一会儿后,才一起走进营绣阁。

一进门,又再经历了一次昨天那种莺声燕语伴随着娇笑声的祥和景象。

陈牧回想起拓跋锅云的做派,又想起拓跋锅云的嘱咐,有样学样,一进门就直接站在入门处拗起了造型。

面无表情,整个人给人感觉冷若寒霜,一双眼睛用最无情的目光,扫视车间里的绣娘们。

车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娇笑声没了,莺声燕语没了,祥和也没了。

不过,绣娘们没有像昨日那样,一个个在拓跋锅云的注视下低下头。

她们面对陈少捷的目光,反而大胆又热切的盯着陈少捷的脸,看得出神。

陈少捷微微一皱眉头,正想说些什么,转眼就看见营绣阁的负责人文婕走了出来,对他招手道:“你来这里。”

陈少捷大步走过去,行礼如仪:“前辈,我是陈少捷,殿主派我来此主持法衣制程的整改事宜。”

“我知道,锅云师兄昨日已经传讯把这事儿告知我了。”

文婕点点头,指着她身边的一个人:“这是褚老,我们营绣阁的老人,你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忙,都可以找他。”

陈少捷看了一眼那人,是一个白胡子老头。

老头其貌不扬,不过腰上挂着一只大葫芦,造型很特别。

大葫芦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配合着他的酒糟鼻,这人有什么喜好一眼就能看出来。

“褚老!”

陈少捷冷着脸,打了个招呼。

“真是一个俊秀的后生啊!”

褚老说话像是温吞水一样,带着点醉意说:“你这样子,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我,唉,真是岁月如梭啊,一转眼就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真的老了……”

这是喝了多少啊,醉成这个样子……

陈少捷冷脸以对,不想说话。

文婕大概也听不得褚老的醉话,把人介绍给陈少捷以后,又拉着陈少捷对车间内所有绣娘介绍:“这是殿主派来的陈少捷管事,从今天开始他会在营绣阁待一段时间,阁内所有人都要遵他之命行事,他说什么,你们就照着去做,听明白了吗?”

“哗……”

一瞬之间,所有绣娘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陈少捷的身上,忍不住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起来。

那窸窸窣窣的语声之中,尽是祥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