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爹地宠上天

《萌宝爹地宠上天》

半决赛令人惊讶的结果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吉岡家的事情告一段落,木兰不想将自己所剩无几的良心,浪费在别人的家事上。

等木兰和丽美回到太郎家道场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一点,本以为大伙都该曲终人散了,没想到道场里依旧一片热闹。

三个色老头凑到一处拼酒,赌谁输谁今晚就去把可伦老奶奶拿下。

玛丽、妃英理、工藤有希子、越前蜜雪儿、越前夏树、早乙女佳香、和鲇泽美奈子七位中年妇女,肩并着肩跳大腿舞,毛利小五郎、天道早云、越前东太郎、阿笠博士、弗雷迪、早乙女玄马、和渡濑大造七个中年大叔,头绑领带鼓掌起哄。

老人一拨、中年人一拨、少年人也一拨。木兰刚想问二宫锥子老师哪去了,就被天蝎座女孩拉过了过去看戏,女孩给木兰介绍冲突的原委。近距离的接触让木兰嗅到女孩身上的酒气,看来女孩也喝了不少。

哪怕不用女孩介绍,木兰光看阵型就能猜到大概,老问题了:男生女生孰强孰弱?

秋菊是典型的女权主义者,美咲和茜都有不愿输给男生的观念,兰、麻由美、和真由美也不觉得自己就比男生弱,夜玫瑰自然抱成一团。

太郎、乱马、新一、响良牙、和天光寺都有较强的大男子主义,认为女生就该可爱漂亮温柔听话,这种观点一直遭到夜玫瑰的诟病。

双方平日里小吵闹小争执从来没少过,这次矛盾似乎有升级的趋势。连珊璞都抛却了和茜的冲突,加入女团阵营。而屌丝沐丝也一洗备胎气质,坚定地站在乱马身旁。

木兰还看到一位诸夏小哥,如月剑次,说是为了平衡男团人数差,在木兰离久未回后被特意叫过来。

天道糜开了个盘口,场上的男女双方都压了不少赌资上去,场外的越前菜菜子和天道霞也小赌怡情。

木兰听着女孩口中带着酒气的介绍,手上却不老实起来,在女孩的腿上和腰上摸啊摸,惹得女孩几次把他的手打掉,他没多久就锲而不舍地再摸回去。

女孩被骚扰得没办法,几次之后就放弃了抵抗,红着脸,假装别人也看不到一样,继续给木兰介绍战况。

这次的比试的惩罚就是喝酒,输的一方喝七杯,差不多四分之一瓶酒的量。比试的方式比较杂,上至比武比乐器,下至猜拳猜谜题,几乎无所不包。上一局输的一方决定比赛方式,赢的应战,输赢不以次数论,只以哪方最后不醉倒定。

喝酒有什么好玩的,有个漂亮女孩在身边,木兰乐得在女孩身上上下其手,摸着摸着就把女孩搂进怀里,将头埋进女孩的发间,享受着这温香软玉。

到了这一步,木兰哪还有心思在道场里等别人的比试结果,拉着脸红彤彤的女孩走了,就近找了家情侣酒店,门一关就开始胡天胡地。

过年三天,木兰和女孩换了三间酒店,出双入对逍遥自在。

可三天一过,女孩就果断的和木兰告别,进入开年工作状态。

木兰一个人回到出租屋,TRIANGLE的其他三位成员、弗雷迪、还有玉置兄弟都在等他,专辑已经录完,可专辑的名字还没定下。

木兰:“不是还要录MV吗?怎么这么着急?”

弗雷迪:“你是想说MTV吧,MUSIC TELEVISION,那和磁带专辑没什么关系吧?”

额,木兰愣了一下,两个时空的科技的发展差异,经常让他做出错误的反应。明明连尤土卜都有了,可音乐的常规播放模式主要还是靠磁带和广播。

大多数专辑只会给两首主打歌拍MTV,其他歌只有等它们红了火了才会补拍MTV。这些MTV都是给唱卡拉OK用的,霓虹很多酒吧都有,也可以租借卡拉OK机回家唱。

木兰在脑海中快速更正自己的观念,端正态度后道:“好吧,是我没经验,弗雷迪,你有好的名字吗?这是你的专辑,里边大多数歌都是你写的。”

弗雷迪自嘲一笑:“哈哈,我的烦恼是名字太多了,不知道用哪一个好。”数着手指连续说了十来个不同的名字,专辑的名字选项比歌曲数量都多。

木兰这三天输出有些多,脑子转得微慢,大多数名字都没听清,却抓到两个奇怪的音节,疑问道:“奥创?U-L-T-R-O-N?”

弗雷迪:“NO,IT IS ULTROCK。U-L-T-R-O-C-K。无限摇滚的意思。”

木兰神色奇怪的问:“AGE OF ULTROCK怎么样?”

弗雷迪:“我觉得,ERA OF ULTROCK会更好。”

木兰不动声色,转头问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太郎和乱马几乎不动英文,无所谓地点点头。

新一和玉置浩二两个装比男装模作样地想了一会,也连连说好。

木兰也不说什么,将目光转回弗雷迪身上,等待弗雷迪来决定。

果然,弗雷迪拍板,新专辑的名字就叫《ERA OF ULTROCK》。

安全地带虽然只是初创的唱片公司,《ERA OF ULTROCK》也是安全地带拿出手的第一张专辑,但有着白玫瑰及千叶流在背后支持,生产和销售的问题都水到渠成地解决了。

弗雷迪这次不像过去那样,出专辑后到处跑通告上访谈节目,为专辑打人气。弗雷迪在定下专辑名字后,仿佛这张专辑就和他无关了一样,关上门来在木兰的歌词库里挑歌,两耳不闻窗外事地为TRIANGLE和夜玫瑰各准备第一张专辑的曲目。

弗雷迪跟夜玫瑰的秋菊和真由美属于相性十分契合的人。弗雷迪很喜欢和秋菊聊一些人生哲理的话题,很欣赏秋菊那些无视性别成见的观点,一首《I WANT TO BREAK FREE》便在两人的聊天中应运而生。

真由美则被弗雷迪视作弟子在培养,弗雷迪十分看好真由美身上的歌手潜质,真由美具备用歌声打动听众的能力,这种渲染力让弗雷迪认为真由美有超越自己的希望。

至于木兰,弗雷迪教导一段时间后选择了放任自流。在弗雷迪看来,木兰虽然有着极其优秀的音质与音域,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已然具备职业歌手的唱功,但木兰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歌手。准确来说,木兰不是一个尽职的表演者,唱歌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而非取悦观众,镜头前的表演要么技巧多于情绪,要么情绪与歌曲不符。

弗雷迪在放弃教导木兰前嫌弃地总结:木兰是一个不怎么相信爱情的人,他唱的爱情歌曲总让我感觉是在嘲笑。不敢相信他笔下那些动人的歌词,都是抱着什么心情写出来的。似乎歌词里越纯美的爱情,越会受到木兰无情地讽刺。若不是木兰会写歌谱曲,他这样的人根本成不了专业歌手。

基于这些原因,弗雷迪更希望先给夜玫瑰制作专辑,他甚至和木兰讨论,能不能将WE-WE交给夜玫瑰去唱。弗雷迪毫不遮掩地问过:“木兰,我从你身上看不到那种激励他人奋勇前进的渲染力,你是怎么写出这两首歌的?”

与弗雷迪专心为夜玫瑰选专辑曲目相反,外界被《ERA OF ULTROCK》这张专辑炸翻了天。

TRIANGLE的尤土卜粉丝是这张专辑的以一波冲锋军团,首周就买光了二十万的专辑库存。随后不断的加印在版,全球音像店维持货到清仓的趋势,创造首月销量过百万的记录。这让许多年轻人首次认识到弗雷迪,也让很多人回想起解散十多年的皇Q乐队。

那些年过四五十,小时候听着摇滚乐长大的中年们,成了《ERA OF ULTROCK》的第二波生力军。在这个电子乐大行其道,摇滚已然凋零的时代,这张可以代表摇滚大成之作的《ERA OF ULTROCK》,可谓独树一帜,一把将这些人的记忆拉回到二十年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