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山贼

《逍遥小山贼》

圣陨终末之人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看样子,这里很会变成是非之地,危险和麻烦接踵而至,我必须及早做好准备。”

白信付了账离开。

心里开始思考未来的行动计划。

首先,提升实力是第一位的。

在这个有武功背景的古代世界里,他既没有家世作为靠山,又没有人脉手段积累财富,所以对他来说别的什么都是虚的,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真的。

再者说了,他现在是官办拳馆的弟子,以后不是当兵就是当差,哪个行业都要强硬的武力做后盾,就算以后跑路,也得有武力傍身才能在武林中走跳不是。

想到这里,白信不自觉地想起了昨天晚上被人秒杀的经历。

不由心悸。

然后,又觉得不甘。

“被人秒杀就算了,关键还居然连对方是谁都没看清,弱到这种份上,实在是太特么弱鸡了!”

所以,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是最优先的。

而想要尽快提升实力,对于白信来说再简单不过,有时间增速的莫名空间和增益悟性的菩提树在,提升实力并不十分困难。

“这第二嘛,就是要……”

白信一边穿过大街小巷,走回拳馆,一边在心里想着。

突然,他精神一震,感觉到不对劲。

某种莫名的感觉浮现在心头。

有人!

光线昏暗的小巷子里看不到半个人影,但白信就是知道,前面有人。

而且对方带着强烈的敌意!

白信脸色一变,就想转身离开这条小巷子。

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明知道有危险还往前冲,那不是勇,是傻!

可他还没动作,一道人影从前方的阴影里跳出来,目光紧紧的盯着白信,犹如瞅准了猎物的猛虎,只要白信稍稍露出空门,招致而来地就是凶猛的攻击。

这人穿着一身黑行人,头上包着头罩,脸上蒙着黑色的面巾,露在空气中的只有一双手,和一双眼睛。

眼睛里有浓烈的杀气和戾气。

“他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

白信眼神凝重,敏锐的精神第一时间向大脑发出警告。

“你是谁?”

“要干什么?”

“是不是认错人了?”

白信尝试着进行沟通,可对方毫无反应,迈着自信的步子,越走越近。

“看来是没法沟通了。”

白信叹了口气,双拳一握,不住的活动着手指,“看我小就觉得我好欺负,那你是打错算盘了,小爷我可是很能打的。”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抹对不自量力行为的嘲讽,右手往腰间一抹,银光闪动,一柄长刀出现在手中。

“我艹!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徒手搏斗怎么能用刀呢!”

白信一下子慌了。

他虽然精神和武力值都得到大幅提升,远超常人,可到底是没正经搏斗厮杀过一次的菜鸟,还是那种两辈子加起来打架斗殴次数都屈指可数的超级菜鸟。

现在一打架就是生死战,还尼玛是空手斗持刀凶徒这种副本,简直是深渊开局!

这个时候白信悔恨地直跺脚,出来的时候怎么没顺手带上棍子,有白蜡杆长棍在手,有登峰造极的棍术,自保能力绝对大增。

起码不用太忌惮对方手中的长刀。

总算白信精神意志坚韧,并没彻底慌了手脚,目光一扫四周,骤然定格在墙角边,然后露出惊喜之色,连忙弯腰去拿。

黑衣人的目光一直紧盯着白信,见他露出如此明显的破绽,当然不会放弃机会,脚步一跨,纵身飞扑。

凶猛一刀当头劈下!

这一刀杀气四溢,力道浑厚,似乎前方就是有一头牛也能一刀劈成两半。

关键时刻。

只见弯腰的白信半蹲下来,手中一抛,一件东西“呼”地飞向黑衣人面门。

黑衣人纵然在运动中,依旧看得分明,那是一块随处可见的青砖,当即露出一个更加嘲讽的笑容,扬刀就劈。

一切都在瞬息间完成。

锵!

长刀精准斩中青砖。

只是两者刚一相触,黑衣人眼中立刻露出惊愕之色,他手中的长刀像是撞上了精铁巨石,居然被青砖中传来的巨大的撞击力压得高高翘起。

右手猝不及防,竟是拿捏不住刀柄,长刀一下子脱手飞出。

黑衣人实在大意了!

他单知道白信年纪不大,进退失据,危及之刻只会用砖头,便料定了白信菜鸡,斩杀他不费吹灰之力,却不知道白信已经拥有数百斤的力气,简直是小武松。

而且,一出手就是全力。

有心算无心之下,黑衣人登时就吃了个大亏。

“看我暗器!”

白信眼见一招得手,胆气愈壮,抓起砖头,对着半空中发愣的黑衣人劈手就扔。

趁你病要你命!

黑衣人反应极快,右脚踩了旁边的墙壁一脚,借力旋身躲开。

身形看着潇洒,但却带着一丝狼狈。

白信压根儿不给对方喘息的时间,拿起青砖就扔,每一下都是力道十足。

飞出去的青砖简直就是小型炮弹,携带着疾风骤雨般的呼啸声,撞在旁边的墙壁上,无不碎成粉末,更把墙壁撞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坑洞来。

黑衣人身形纵高伏低,来回闪躲,没被砖头碰到一丝衣角,可他到底也没办法欺近白信这边,还被逼至两丈以外。

一番迅疾地闪避,显然耗去黑衣人不少体力,他的呼吸变得急促,看着白信的目光中也多出了许多的惊愕和难以置信。

白信的表现以及那惊人的力量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怎么样,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

白信手里掂着两块青砖,笑呵呵的看着黑衣人,刚才的惊慌和担忧早已不翼而飞,心里面不住赞叹。

“板砖不愧是街头巷战的冷兵器之王,真是太实用了!”

刚才他在惊慌之下,看到的就是这堆堆在墙角的碎砖头,转而想到上辈子板砖的威名,才一举扭转整个局势。

黑衣人捡起了掉落的长刀,眼神冰冷冷的盯着白信,很显然,他并没有放弃杀掉白信的念头。

白信不屑哂笑一声,毫不畏惧,冲着对方亮了亮手里的砖头。

板砖在手,天下我有。

有本事,上来试试。

看小爷不打爆你的狗头!

黑衣人感受到白信目光中的蔑视,顿时呼吸一粗,怒上心头,就要挺刀杀过去。

但这时旁边响起了一阵阵惊呼声,灯火凉起。

是有人家发现了自家的墙壁被撞出洞口,大呼小叫着出来看情况了。

耳听的脚步声越辣越近,黑衣人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深深的看了一眼白信,像是要把他记在心里,然后拔空一跃,跃上墙头,再一跃。跃入黑色中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信本来还想着追上去,给他两板砖的,但看他露出这一手轻功,便知道对方的实力远不止如此,遂明智的断了追上去的念头。

“咦!?”

白信正觉得憋闷,突然熟悉的感觉传来,“是业报!”

他马上反应过来了。

金手指需要的业报看样子真的是包含了所有的业报。

也即是说,只要有人与他的交际达到一定的标准,那么不管是善,是恶,是不善不恶,都将增长业报。

这也意味着,白信只要多与别人接触交流,哪怕什么都不做都能获得业报!

什么是开挂?

什么是挂逼?

白信心里乐开了花,差点摆出那副能真实写照心境的战术后仰姿势。

“黑衣人啊黑衣人,你可是我的福星啊,没有你,我不知道要少赚多少业报呢!”

“嗯,为了报答你,下次碰到你我就一砖把你撂倒,决不让你受苦!”

白信喃喃自语着决定了报答的方式。

“话说回来,黑衣人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要杀我?”

白信掂着两块砖头,快步离开小巷子,心里不禁疑惑。

“到底是谁要针对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