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黑猫是妖怪

《我家的黑猫是妖怪》

又是一年秋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嘭!”吕不韦话音刚落,嬴政就一拳砸在了桌案之上,面色暴怒恼恨,冷哼一声,当即怒道。

“哼!这还用说!!辱我母亲,横逆父王,芈系真是狗胆包天!嬴政此生定要将其连根拔起!!”嬴政作出义愤填膺状,满眼怒火燎燎,恨不得将芈系拆骨扒皮,简直是恨之入骨。

对面,见到这一幕的吕不韦眼睛一亮,隐晦地划过一丝喜意,随后配合着嬴政的情绪,点头言说道:“亲善父母,恶其疾苦。公子有此孝心,王上知道的话定会很欣慰。”

“不过公子……”说着,吕不韦话锋一转,脸上浮现出一缕忧思,愁眉锁眼,忧心忡忡地道:“这芈系在朝中,树大根深,结成一团,更有不少的小士族与其同流,如今已有尾大不掉之势,对付起来异常艰难。公子切记不可随意招惹,被人欺负也要忍耐,不得与之发起冲突,以免受其暗算!”

说到这里,吕不韦一副“为你好”的表情,满脸都是愁思,极力劝诫嬴政不能滋事。

不过,嬴政怎么听,都觉得吕不韦有一种挑拨自己心中怒火的意思。

对着一个正值血性的少年说这些龟缩自保、甘受屈辱的话,偏偏这受气的对象还是心中大敌,这搁谁心里都不会答应。这更像是往火堆里倒火油,不烧得更厉害才怪。

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嬴政未显露内心所想,而是顺着吕不韦的话,继续往下演!

“先生说什么??”嬴政眼珠子一瞪,满脸的不可思议,看向吕不韦的眼神里,充斥着暴躁与怒火。

对此,吕不韦眉宇一展,眼底遮不住的轻松,面上仍装作郑重其事,谨慎地说道:“公子,芈系为首的华阳太后,可不是寻常女子。此人心机深重,谋算老辣,芈系在此人手下,简直就是另一个宗室啊!公子,我们势弱于人,可千万不能中了对方的奸计。”

吕不韦一脸的严肃认真,一番表现堪称完美,若非嬴政的心性成熟,更有赵诗雨提前打预防针,恐怕早就被此人晃荡过去了!

吕不韦的表现堪称天衣无缝,嬴政在对面看得心里一沉,忌惮之心顿生。

若不是心中隐隐有所感觉,恐怕自己早就被吕不韦绕了进去。即便如此,嬴政也没有从吕不韦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仿佛这一切都是对方的真情表露。

没有破绽,那自己也不能显露出破绽!

嬴政打定主意,继续顺着吕不韦的话接了下去。

“可恶!!!”嬴政重拳落下,动用了一丝丝内力,势大力沉,砸得桌案剧烈震颤,强大的力道让对面端坐的吕不韦都感觉到了一丝震动。

“……”吕不韦眼皮子一跳,心里有些惊骇。

早听闻此子习练武道,没想到实力如此了然,府内的食客恐怕没有一人可以与之比拟,真是难以置信!

不过,在看到嬴政一副被怒火冲头的模样,吕不韦眉眼一弯,心中暗自得意:呵呵~即便再怎么出色,终究只是个孩子,管不住自身情绪,还是太嫩了!

“芈系……”这时,嬴政咬牙切齿,从嘴里蹦出这两个字,仿佛心里气不过,嬴政恨恨地发声,话语中带有些质问,瓮声瓮气地问道:“先生,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芈系吗??!”

“来了!!”吕不韦心中一紧,强行按捺下心头的窃喜,满脸悲色,很颓丧地摇头,悲戚说道:“难啊!相较芈系而言,我等虽有宗族相助,但依然逊色芈系不少。况且,宗室与外客臣子之间,总归会有些隔阂,比不上芈系团结如一。所以,想要对付芈系,将其从朝堂之中剔除,难如登天啊!!”

“……”听到这话,嬴政满脸“憋闷”,俊朗的容颜满是皱痕,一双剑眉也早已拧成了疙瘩,缓缓低下头,看着座下的软垫,再次顿锤桌案,很不甘地念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

吕不韦看到“埋首苦闷”的嬴政,心里一喜,面上眉宇微皱,有些不确定地说了句:“有一个办法……但是不知可行不可行。”

闻声,嬴政眼中瞳孔一缩,神光炽炽,只是埋着头,对面的吕不韦根本无法看到这一幕。

很快,嬴政收拢神色,有些惊异地抬头,紧紧注视着吕不韦,急忙问道:“先生快说,究竟是何办法???”

对此,吕不韦完全没看出端倪,见到嬴政急切的模样,吕不韦皱眉说道:“在朝中,芈系主要以阳泉君为首。而阳泉君虽然无法违背王上之意,但是却会率众芈系臣子向王上施压。而每逢此景,王上麾下没有一个能镇得住芈系众臣的人,屡屡靠王上与其周旋,长久为之有损王上威严,更会滋生芈系的嚣张习气。”

“而后,芈系又有华阳太后为靠山,一旦朝议失势,华阳太后便会出面调停。华阳太后有迎奉王上即位之功,又侍奉先王多年,王上碍于情面,多数都会息事宁人。”

“说到底,朝堂当中没有一位举足轻重的臣子,能够震慑朝堂!!”

说到此处,吕不韦唉声叹气,恨恨地一拍大腿,惋惜道:“宗室势弱于芈系,宗正根本无法震慑到阳泉君,而其他的士族臣子,除了军方占据优势,其他的文臣更是不被芈系放在眼里,故此才会有如此窘蹙之局面!”

说着,吕不韦抬眼看了看嬴政,见对方认真倾听,心中稍安,说出了心中所想:“要想彻底改变这种局面,王族一脉需要有一位威慑朝堂的臣子,能够辅佐王上治国安邦,整肃朝堂!”

嬴政此时,已经看出了吕不韦的想法,也知道了此人今日在自己面前演戏的目的,心里很是震惊。

“先生之意,莫不是要选立相邦?!”嬴政讶然出声,询问道。

吕不韦……竟有如此野心!!嬴政心中暗自筹算。

相邦,国之宰辅,百官之首。乃是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秦国的上一任相邦,还是在昭襄王时代,应侯范雎!

听到嬴政所言,吕不韦还有些惊讶,诧异道:“公子真是才思敏锐!臣所言,正是这相邦之位!”

“相邦作为王上辅臣,乃百官之首,威震朝堂再适合不过了!若是我王族一脉的人当上了相邦,那么芈系将不足为惧,日后定当没落!!”吕不韦显得信心十足。

在子楚决定对芈系下手之后,吕不韦就在府内贵客的提醒之下,想到了这么一个方法。但是这种事情不能由自己说出,否则会让子楚觉得自己有贪恋权利之心,后果不堪设想。

可若是这个猜想是由旁人转告给子楚的,尤其是经过子楚最重视的嫡公子之口,那就没有任何顾虑了!

不过,在嬴政面前,吕不韦还是要做好样子。

见嬴政听了自己的话以后就陷入了深思,吕不韦一时也有些紧张,见气氛有些僵硬,连忙笑着告罪:“愚者拙见,让公子见笑!”

“不!”嬴政听后直接摇头,脸上凝重,神情复杂,看向吕不韦队伍眼中带有些钦佩,正色道:“先生所言一针见血,直指问题之根本。要想与势大团结的芈系对峙,单靠松散的宗室和外臣显然不行,必须要有人将其整合,在朝中与芈系对抗!”

“公子……”吕不韦一脸感动地笑着,似乎找寻到了知己一般,碰到了理解自己内心想法的人,不免赞叹道:“公子思虑深远,臣感佩!”

“先生不必如此!”嬴政也跟着客套了下,随即想起一茬,眉头微拧,看着吕不韦问道:“只是先生,这相邦一职干系重大,朝中究竟何人可堪此重任啊??”

说到这儿,吕不韦神情凝重,正色道:“公子,朝中忠于王上的臣子众多,能力出众者不在少数,不论是宗正嬴洪,还是上大夫冯去疾,皆有辅国之才,可堪大任!”

嬴政定定地看着吕不韦,看了良久。

吕不韦正直回望,眼里纯净透彻,无丝毫杂色。

嬴政此时的目光,像是在审视吕不韦一样。

对于嬴政的目光变动,吕不韦心中早有准备。嬴政这个嫡公子,虽然年少,不太会控制自身情绪,但是却不是直愣子,这一点吕不韦看得“很清楚”。

所以,在面对嬴政的审视,吕不韦表现得滴水不漏,平视对望,心无杂念,眼底清澈。

“呵呵~~先生恐怕还漏了一人吧!”看了好一会儿,嬴政突然间展颜一笑,气氛瞬间和煦。

“嗯?漏了谁??”吕不韦满脸疑惑,作出一副诧异之相。

“先生漏了自己!”嬴政一脸笃定地道。

“额……”吕不韦脸色一窒,好像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处,被嬴政说得愣了愣,兀然摇头一笑,自嘲道:“公子说笑了,吕不韦不过是区区商贾,又怎能胜任如此高位?公子莫要打趣臣下了~~!”

“先生,嬴政并未开玩笑!以先生之能,如何不能坐得这相邦之位?”嬴政脸色板正,严肃认真。

见状,吕不韦脸上的笑意逐渐消退,神情变得肃穆庄重,沉稳说道:“公子,臣在公子面前道出此等计策,只为向公子阐述这朝中局面,根本就没有半分想染指高位之意。若非如此,臣又岂会在公子面前多言呢?”

吕不韦郑重其声,说完这些话,腰杆挺得笔直,心府坦诚。

听到这话,嬴政的脸上也浮现出敬佩之意,被吕不韦表现出的清正所感动。

“先生居安思危,筹算深远,全心全意为父王着想,更兼内心之高洁,不贪权势,举荐贤良!这些种种,都无不彰显出先生过人之处!先生之风采,嬴政叹服!!”对此,嬴政满脸庄重,抬手长揖一礼,尽显内心之“尊崇”。

“公子!公子不可!!”见嬴政对着自己施礼,吕不韦吓得连忙起身,绕过桌案来到嬴政身前,双膝跪地,搀扶起弯腰的嬴政,脸带愧色,羞惭道:“公子盛赞,臣难以承受啊!”

对此,嬴政一脸严肃地说道:“先生受得!方才先生说出此法,嬴政心中还曾怀疑过先生,如今得知先生之高义,嬴政羞愧难当!依嬴政所见,单凭先生之高义,便足以胜任我秦国之相邦!”

“这……哎~~!臣下不过是商贾出身,承蒙王上厚爱,擢升为上卿,已是恩赏之极,如何再受公子之盛誉啊~!又有何德何能做大秦的相邦呢?自古商贾出身低贱,若是让臣坐上这相国之位,芈系恐会借机弹劾王上,恐怕秦国大乱矣!为此,臣下自甘为一小吏,只要能为王上分忧即可!”

“所以,还请公子切莫再提此事!得公子赞言,臣已感激莫名,不需其他,还望公子体谅!”说到最后,吕不韦满脸谦怀,恭敬一礼答谢嬴政。

“哎~~”对此,嬴政有些惆怅地长叹一声,抬手虚扶,感慨道:“为朝局之稳定甘愿谦居幕后,先生之心,可鉴日月,嬴政叹服!”

“不过,先生切勿妄自菲薄。嬴政从未有轻视过先生的出身,况且历来商贾之士不乏大贤,范蠡辅佐勾践成就霸业,以先生之谋略,不逊于范蠡!先生日后,定是我大秦肱骨之臣!”

“公子……”吕不韦感动得老泪纵横,眼里带花,颤抖着声音道了句“公子”,后竟无语凝噎。

感怀过后,吕不韦颤巍巍地抬起袖子擦拭眼角,满脸感动,但还是坚定说道:“公子如此信任,不韦深感荣幸!只是关于这相邦之位,不韦真是有心无力,不敢以孱柳之才误国误民,还请公子以后莫要再提!”

说完,见嬴政还想再说些什么,吕不韦当即伸出手打断,抓住嬴政的胳膊,认真严肃地说道:“公子,目下最紧要之事,乃是对抗芈系。不论是谁人当此相邦,只要不是芈系之人,那对我王族一脉都是好事!故此,公子无须再就此纠结!”

似乎是因为吕不韦的忠肝义胆令人敬佩,嬴政连连长叹,直呼先生心胸宽阔,气量恢宏,是大秦的顶梁柱,社稷的主心骨,人民的新希望,父王的大忠臣。

几番话下来,直夸得自己词穷才停住嘴,就这嬴政还啧啧感叹,直言方才所有的赞扬都不及吕不韦自身之万一,给人感觉这秦国要是嬴政当位,吕不韦的职场生涯简直就是相邦起步,没有上限了呀!!

对此,就连脸皮子韧如铁甲的吕不韦,都被夸得脸红耳赤,连连摆手称“不敢”。

这可不是装的~~!!

“公子这番盛赞,臣实在是无颜受之啊!”吕不韦食指刮蹭了下鼻翼,顺带着搓了搓脸皮,触手滚烫火热,实在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呵呵~~先生真是谦虚!”嬴政在对面脸不红心不跳,净捡好听的话说,哄得吕不韦满面红光,整个人都有点儿飘忽。

承受着来自嬴政的“糖衣炮火”,吕不韦仍不忘正事:“公子,这相邦一事,还请公子莫要向王上透露消息。”

“哦?这是为何??”嬴政表示自己无法理解。

见此,吕不韦温声解释道:“公子,此事虽是对抗芈系最为稳妥的办法,但是相邦一位干系重大,相邦更是一国之重辅,王上若要立相邦,芈系定不会轻易罢休,少不了朝议争论。在此关口,芈系在朝中举重若轻,王上若是执意要为,恐会再受横逆,届时难免深受其辱。”

“再者,此事由臣下的口中传出,总归是有些不好,故此之前也未曾报明王上。还望公子能保守此密!”

嬴政一听这话,脸上立马就变得很是诧异,皱眉道:“先生,有此良策,对付起芈系便是胜数在握呀!何以担心这些细枝末节?瞻前顾后??芈系即便再不愿,可若是父王定下心来任立相邦,那即便芈系拦阻,也无济于事啊!”

“公子所言极是!只是我等身为臣子,总归不好在此事上规劝王上。况且,如今王族一脉的臣子皆无大功,要提拔为相邦也不合律法,更难以服众啊!”道出此中缘由,吕不韦微不可察地紧了紧手掌。

听了这话,嬴政眉宇微紧,沉声说道:“先生顾虑,也不无道理。只是关于规劝一事,还请先生放心。相邦一事,嬴政会找机会在父王面前暗示,如今芈系逼迫在即,父王定会同意此策!”

闻声,吕不韦紧握的手掌猛地松开,心里彻底松了一口气,面上却一脸为难,艰涩说道:“这……唉!只是如此一来,还望公子斟酌行事啊!”

嬴政正色回应,一副让其放心的模样,道:“先生无须担心,嬴政自会挑选合适时机!不过……”

说着,嬴政抬眼看向吕不韦,似有所指:“先生不觉得,很快就会有立功之机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