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

《云卷云舒》

天不遂人愿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公告栏上除了那两则消息外,还有几张其它的告示,不过林大刀对朱雀村的琐碎事并不太感兴趣,匆匆一瞥,便不再关注。

这时人已经来到了正街上。

另外因为别致的装扮,一路上倒是引得不少异样的关注。只是林大刀习惯了时不时会用木杖点一下地,真当拐杖来用,再加上下巴胡须丝缕,所以看上去多少像是一个腿脚不便的老者。

就这样走着走着,然后就看到了之前看到的那家三两酒肆。

摸了摸肚子,没有犹豫,直径走向酒肆。

“小二。”

刚进门,林大刀便喊了一声。

十三天前从蚀腐深林逃离,接着又慌不择路只身横穿了整个炽红荒漠,九死一生,可谓是把性命都系在了裤腰子上,把胃都给勒坏了。

“诶,客官。”

正在招待其他客人的店小二,很快就跑了过来,并招呼林大刀找位置坐下:“客官,要吃点什么?”

刚坐下,便闻到一道极其馋人胃口的香味从前方飘来,不由得用力嗅了嗅,忍不住问道:“这可是酥籽酱烧鹅?”

闻言店小二也是嗅了嗅,这才点头:“是的。”

“哦?那你这里可是也有冰城牛肉?”思考中,把木杖往桌面上一放,接着问道。

“本肆牛肉绝对鲜嫩可口,轻弹多汁。”店小二答道。

“那,可有大猪肘子?可是须饵猪肘?”林大刀有点怀念那味道了。

店小二不厌其烦:“本肆猪肘又大又多肉,肥而不腻,必须是须饵猪才有这种劲脆。”

“不错,是应该这样。那你这,可有九里酒?”

林大刀点了点头,再问。

这回店小二终于是听出了这事情的不简单,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小本,唰唰的开记:“飘香九里,未饮先醉,饮之醇甜,三刻仍旧嘴里留香。”

“唉,是啊,甚是怀念啊。”

林大刀轻轻一声叹惋,神情惘然。

好半刻这才想起正事,连忙开始在身上摸索,良久终于是搜到了藏在腰间处的钱币,往桌面上一递:“那来两个包子吧。”

“来两个包……”

店小二掏出小本,自然是要记东西的,结果最后却等来一句,来两个包子?

“怎么,你们这里可是没有包子?”

三年的野地混迹,多多少少让林大刀有点不拘言笑,只见他是很认真的问道。

店小二很懵,看了看手中的小本,又看了看林大刀:“这……这包子有是有的,只是……”

“那就来两个包子。”

桌面上那四枚钢币静静躺在那,让林大刀时刻保持着清醒。

瞬间,店小二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一副怏怏不乐之貌。这一刻林大刀也总算是看明白了,是不是刚刚自己一时八卦,给对方造成了什么不好的错觉?

想着想着,右手食指中指双指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起桌面来。其右手食指上,戴有一枚平平无奇的戒指,戒指正面有一个椭圆形的梯台微微凸起,上面本是雕刻着一柄长枪的图案,但因磨损过度,图案早已模糊成雾。

这是缈纳环,一枚空间戒指,里蕴空间法则,劈有五乘五的储存空间。五乘五是现在道宗级缚魔师能开辟出来的最大异空间,而且要承受天地之威,可能被天地灭杀的危险,才能造出一枚。

所以如此大空间的缈纳环,在整个混元大陆上都没有几枚,多为二乘二、一乘一,甚至更小。

而现在林大刀在犹豫着,要不要从缈纳环里拿出那样东西来。

最终还是肚中馋虫占据了上风,只见他左手往右手食指上一抹,凭空取物般。

“哒哒哒~”

一颗白色源核出现在桌面上,滚动着,直到撞上木杖才停下。幽幽白光,散发着嗜血残暴之气。

刚要转身离去的店小二,当即瞳孔张放,视线全然落在了那颗源核上,再也挪不开。

“这颗源核,可否换取刚刚我点名到的那些食物?”

以源核的真正价值,换取刚刚那些食物绝对是够的,而且应该还有些结余。当然了,这是在某些缚魔师眼中的价值,而在一般人眼里,这只不过是一块让人胆颤的石头。

而店小二之所以瞳孔张放,也正是被白色源核所散发出来的嗜血残暴气息,给震撼到了而已。

所以……

“不能!”

店小二很肯定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就要走。

“且慢。”

这结果是想到了,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现在让对方慢走,也并不是想要说服对方,告诉他这东西多值钱。只见林大刀右手突然伸往那四枚紧紧挨在一起的钢币,抓取其中两枚,然后慢慢往回收了收,拉开了点距离,这才接着说道:“这样,我只来要一个包子,余下来的钱,全来好酒。”

一个猝不及防,店小二差点没能站稳。

就四钢币,你丫哪来的口气说余下来的钱!包子都要两钢币一个,好酒没有个六七十钢币根本下不来一壶,你这除去一个包子剩下的两钢币能买个锤子啊!

“客官,你这……”

店小二脸色很是难看。

“没事,不用多,小半杯垫垫底,我闻闻味便可。”

数月不知酒滋味,今日说什么都要闻上它一闻。

最后店小二没敢再逗留,伸手一扫,把桌面上那四枚钢币给揽入手中,然后头一甩,快步跑开了。

“嗖~”

“咦?这是......”

店小二刚走没多久,“嗖”一声,旁边猛然凑来一人脸。

有棱有角,秀眉大眼,鼻子高挺,此时对方那张大嘴惊呆状微张着,唇色还怪好看……这好好的一个大男人,竟长有两片这样的弹润滑唇,实在可耻!

这不由得吓得林大刀赶紧往边上挪了挪,生怕对方那两片性感的嘴唇弹过来攻击自己的脸颊。

眉头紧蹙:“这位兄台,何事?”

“这,这,这是......传说中的源核?”

对方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桌面上的那颗源核,声音都在颤抖。

传~传说中的源核?

林大刀一愣。

不禁也是看向了木杖旁,静静呆着的那颗白色源核。这就只是一颗很普通的二阶三尺兽王的源核,怎么夸都不至于用上“传说”一词吧这位兄嘚~~

“兄弟,你这是怎么得到的!”

然而对方却是一脸抑压不住的兴奋,扭头看了过来。

这……

好俊的正脸!

林大刀的瞳孔猛地又是震颤了一下,吓得赶紧又是往旁边缩了缩。

“我擦,兄弟你不是吧,你不会不知道这东西有多牛叉吧?这可是决定能否在这里建宗立派的其中一个必要物件啊!”林大刀的瞳孔狂震,视线摇摆,让对方误以为林大刀是真不知道这颗源核的价值,所以才会如此这般神情怪异。以至于那人都看不下去了,那个激动啊,一顿解释。

建……建宗立派??

林大刀瞠目结舌,这丫扯的是些什么唧唧玩意?

难道,这货怕是喝了,而且还是没少喝的那种?都醉成啥样了,都开始讲胡话了都。

最后实在没忍住,好心提醒道:“这位兄台,酒多伤身。”

“诶,还别说,这里的酒是挺上劲的。”

说着,对方不请自坐,板凳一拉,一屁股就坐在了左桌侧。可以鉴定,这货确实是个很成熟的自来熟。

“兄弟,我决定了,我跟你混了,怎样。”很突然,对方坐下后更是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还嘿嘿笑着。

对方那张性感的嘴唇,决定了他的嘴角永远都是向上微微上翘五度角,天生嬉笑脸。一句话下来,笑嘻嘻的,让人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但此刻他眼睛里也确实有闪烁着淡淡的星光,有诚挚的一部分,这就很让人捉摸不透了。

对于眼前这个很成熟的自来熟,林大刀是有印象的,这货就坐在自己身后那桌。自己进店之时店小二正在招呼的客人就是他,当时对方桌面上刚好上满了整整一桌的酒肉好菜,应该是个不差钱的主。

然而就这么一个主,现在居然开起这种玩笑,为一颗白色源核,要向自己投诚?

再没能忍住,连忙拾起桌面上那颗白色源核,左右打量了起来。差不多两年不曾踏出野地半步,结果这东西的身价,就突然间蹭蹭的往上飙升了?可当一回想到刚刚那店小二的反应,心中的那一丝窃喜,瞬间被浇灭。

也对,想什么呢,身价飙得再狠,也不可能与开宗立派给扯上关系啊,自己还真信啊。再说了,开宗立派不是只要是个人就行了吗?只要够强,谁敢阻止不让开山建宗!

想到这,林大刀顿时就释然了下来。

确定了,眼前这家伙原来还真是一个满嘴跑瓢的人啊。

不过不管他是醉言醉语也好,胡言乱语也罢,难得自己出野地之后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灵魂,也是缘分。

最后也是笑了笑,顺着对方的醉人醉语,笑道:“哦,你说你要跟我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