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狠彪悍

《狂妃狠彪悍》

我是你们最亲切的老大哥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第63章 针与灸

就在云家恨不得将贴身丫鬟都派出去找她时,尹慕棠的马车终于回府。

守在门口的家丁惊声高呼:“王妃回来了!”

“王妃回来了?!”

一人喊不行,还非得每个路过的下人都跟着喊一遍,扰得大街上的路人都纷纷侧目。

“这是怎么了?”

尹慕棠被柳瑜扶下了车,看见这些下人看见自己的时候都是一副看见活菩萨似的表情,不由都有些害怕。

原来被所有人一脸期待的看着,比被所有人鄙视更恐怖。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对方有何所求。

尹慕棠给身旁的柳瑜递了个眼神。

柳瑜会意,步子轻巧的去与门口家丁打探。

约莫这看门的家丁并不知道内情,柳瑜问话他连连摇头,憨笑着挠了挠后脑。

柳瑜迈步回来,她走路如清风拂柳,身上的男装与她并不相配。

“何事?”

柳瑜摇了摇头,“家丁只说大老爷要找您,说是有急事。”

尹慕棠松了口气,既然是大舅舅找她,那应当没有其他,多半是与外祖父有关。

刚才云府上下那般严阵以待,她还以为是尹有志那厮来要人了!

“无事,走吧。”

松了一口气,尹慕棠带着柳瑜回府,身上依旧穿着男装。

她穿男装时与柳瑜不同,自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潇洒。

柳瑜虽生在武学世家,但却是个饱读诗书的闺秀,步调和姿态的优美,早已经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了。

而她不一样,穿裙子时觉得繁琐扰人,穿着劲爽的男装走起路来倒是更方便了。

柳瑜落后她一步跟在后面,却是看到来往的小丫鬟们,看向尹慕棠的眼神都有些倾慕。

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王妃,你收敛一点行不行啊?”

“嗯?”

尹慕棠不明所以,微微侧过头听她细说。

“你自己瞧瞧,那丫鬟们瞧你的眼神儿,哪个不是满含春情?您还是莫要害人了。”柳瑜揶揄的道。

尹慕棠眉毛一挑。

刚才她只是自顾自的走,被柳瑜一提,顿时转头望向两边,仔细打量了会儿小丫鬟们脸上的红霞,顿时一窘。

这些小丫鬟们应是各司其职,此刻却是跟在她身旁,久久不肯离开。

特别是当她回望过去时,与丫鬟们对上一眼,立刻就让她们的脸如熟透的虾子。

尹慕棠有些无奈,只得是目光微露些威严,训斥道:

“你们不去当差,都跟着我做甚?还不快走?”

她突然冷言冷语,小丫鬟们顿时一脸惊慌,作鸟兽散。

一片衣裙闪动,云府丫鬟那袭淡粉色裙摆,在她们身边漾出了整齐划一的弧度。

看着那些心碎翩然离去的丫鬟们,柳瑜道:“您刚才也太凶了些。”

尹慕棠眼看着穿过回廊就要到书房那边,只是说道:

“她们欣赏我,只是幻想我是个俊俏公子,明知我这公子并不存在,倒不如打碎了她们的幻想美梦,省得寻常男子求亲时一个都瞧不上,我也是为了她们好,毕竟……像我这般才貌双绝的公子,世间难找!也就是你能常伴公子我左右了。”

说到最后,尹慕棠得意的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端出一副花花公子模样。

“去。”柳瑜看她又这般戏弄自己,不由撇嘴,不再理她。

穿过回廊,尹慕棠便是一眼瞧见了站在外祖父书房前的大舅舅和娘亲。

“大舅舅,娘亲!”

尹慕棠遥望喊道。

“棠儿!”云言秋见到女儿,顿时激动的向这边快步而来。

“就在不久前,我在后院看见一个白影窜到你外祖父书房这边,跟着过来,就发现那人在你外祖父床前站着,我直接上前询问,可那人根本没有回头,直接跳窗离开,床上就留下了这个纸条。”

说着,云言秋将纸条给了尹慕棠,面色倒是有几分奇怪。

“外祖怎么样?他没事吧?”

尹慕棠担心是有人加害外祖父。

云宗元却是摇头,也附和道:“你外祖父无事,你先看纸条,看完你应该就懂了。”

看他们犹犹豫豫又一脸神秘的样子,尹慕棠有些不解,但也是听话的接过纸条。

展开,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药之不及,针之不到,必须灸之。】

看到这短短十几个字,尹慕棠就如醍醐灌顶一般,欣喜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用灸……”

说到一半她突然卡住。

不对,这个字迹怎么这么熟悉?

再重新低头看了一遍之后,她只觉头皮有些发麻,立刻抬头看向了母亲,激动的道:“娘亲,这个字迹是我师傅的!你也认识对不对?”

云言秋闻言,先是苦涩的一叹,而后蹙眉点了点头。

这个字迹,她认得。

“就是我之前问你时,你不肯回答的那人对不对?所以我师傅就是那个你认识的人!”

尹慕棠很是欣喜。

终于有机会证明这两个人就是一个!

云言秋又点了点头,却是不想在此话题上纠结,转而问道:

“棠儿,他这纸条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灸?不是针灸的意思吗?”

说起这个,云宗元也是一脸疑问,不过看着尹慕棠还在外边晒着,却是拉着她们母女进门。

“外边日头猛烈,还是进屋来说。”

尹慕棠被拉着进去,牛饮了一杯水后,这才解释道:

“针灸是灸,但灸的方式不仅仅是针,还有以艾草为媒介,通过热力作用的办法。”

略一解释了下,尹慕棠心中有些愧疚。

这个方法她是知道的,只是之前从未用过,也很少见人用过,所以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想起这个方法。

现在经由师傅的点拨,她宛若被醍醐灌顶。

施针能通经脉,不能补元阳,而灸在补元阳的同时也能通经脉。

师傅的字条上说的很清楚,点拨的也很及时,现在她能用的药都用过了,针也每天都不曾断过,但就是没见到外祖父有太大起色。

药之不及,针之不到,必须灸之。

妙!

针刺的方式是通过调动元气来通经脉的,如果人体的元气足,以针通经脉,疗效立竿见影,但这说的是正常人的身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