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异界(278)

“那不是民会会长特栢澄的公子吗?”

“就是那个传说中霍拉马三少之一的特柏普吗?”

“他可是三少之首,他爸也算是霍拉马的土皇帝了。”

“怎么,现在这三少之首都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了吗?”

“据说啊,只要这特柏普看上的女人,他都会想方设法弄到手,上次不还曝出某个女明星来霍拉马旅游,都是特柏普跟在左右吗?”

“那看起来这特柏普还有点能力啊,女明星都搞得定。”

“换你是他那个身份,你也一样搞得定,他是谁?他可是超级富二代!”

“哎,可怜啊,来吃顿饭就被恶少给盯上了。”

“你懂什么,有多少女的哭着喊着想扑进他的怀抱,你也得人家愿意啊,照我说啊,一般的女子,这特柏普还不一定看的上。”

“诶,说起来,那个美女是真不错,她进来的时候我都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了。”

“你个色狼,不过话说回来,确实是美女,很美,达到秀色可餐的程度了。”

“她旁边那个小子真倒霉,好不容易请美女吃个饭,结果到嘴的鸭子飞了!”

“我看那小子也是不自量力,竟然和特柏普起了冲突,看那架势,他今天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真奇怪啊,那小子没什么优点啊,为什么会带这么个大美女来吃饭呢,活该他被特柏普羞辱。”

……

“好啊,你要请我们吃饭是吧?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走吧……”庞小南冲燕青微微一笑,勾了勾手,示意她站起来。

“哟,你这小子还真是听话啊,好啊,走吧!”

特柏普听到庞小南半点没有拒绝,不禁开怀大笑,还有这样怕事的男人,竟然让自己的女人陪别的男人吃饭,还亲自在旁边看着。

软蛋!

燕青不知道庞小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知道庞小南不是怕事,因为她在丰日县见识过庞小南的手段。

于是燕青乖乖的站了起来,跟着特柏普一帮人移步到了大食堂的另外一头。

这一头,隔着几个包房,说是包房,实际上没有门,充其量只是隔间,就像是仓库里的一小块区域。

不过每个隔间里都有一个大大的圆桌,能坐十个人以上。

“你坐那边去!”瘦子指使庞小南往角落里坐,而他和特柏普把燕青夹到了中间。

庞小南照做了,只是对燕青交代了一句:“想吃什么,按价格最贵的点!”

“哟,你还挺会做人啊,”特柏普嘲笑庞小南,“你就是不说,我也会让美女点最贵的,我就让你尝尝你平时吃不起的菜!”

特柏普知道庞小南这是要把自己当凯子搞,但是无所谓,霍拉马城还没有他特柏普吃不起的菜。

“我去上个厕所。”庞小南起身往外走去。

“你们看,他不是吓得尿裤子了吧,哈哈哈……”

在一片哄笑中,庞小南出了包间,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拨了一个电话。

回到小包间,庞小南发现燕青和这帮纨绔子弟竟然聊的兴高采烈,时不时还掩嘴而笑。

见庞小南进来,特柏普冲他说:“小子,我还以为你跑了呢!”

“怎么会,你们点了这么一大桌好吃的,我哪里舍得跑。”庞小南大言不惭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刚刚和燕青一席话,特柏普知道庞小南不是她的男朋友,对庞小南的敌意小了一些,不过,这家伙看着就是那么讨厌。

所以,特柏普对庞小南一直没有好脸色,而且庞小南脸皮这么厚,还敢留下来一起吃饭!

燕青冲庞小南使了使眼色,表示自己的无奈。

庞小南微微扬了扬眉毛,一脸的轻松。

孟大柏山菜馆的上菜速度还不错,这么好的生意,竟然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陆陆续续上菜了。

就在庞小南夹起一坨蛇肉往嘴里送时,一伙人风风火火的出现在了小包间的门口。

为首的,是特栢澄。

“爸,你怎么来了,你们也来这里吃饭?”

特柏普很惊奇,因为他的父亲,不是来这种地方吃饭的人,一般来说,特栢澄如果要请客,一般都是在霍拉马大酒店那样的豪华场所。

孟大柏山菜馆,就是再有特色,也不符合特栢澄的身份。

特栢澄一脸的黑线,默默的走到特柏普的身边,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特柏普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五个手指印,那清脆的响声震的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特柏普。

而庞小南则是云淡风轻的继续吃菜,边吃还边说:“哇,真好吃,吃啊,你们怎么不吃啊?”

他抬头看了一眼燕青:“燕青,别理他们,你也吃菜,这么多好菜,别浪费了。”

燕青回过神来,连忙答应道:“哦,好的。”

“爸,你干什么!”

特柏普捂着红肿的脸庞,惊慌失措的看着特栢澄。

长这么大,特柏普还是第一次被打的这么惨这么狼狈,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你这个畜生,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特栢澄言辞狠辣,怒气冲冲。

“我怎么了爸?我哪里惹你了?”

特柏普到现在还不知道特栢澄为何而来,为何这么大的怒火。

“你给我站起来!”特栢澄出手抓起了特柏普的衣领。

特栢澄带过来的人把门口给堵住了,所以外面吃饭的人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过还是有好奇心重的人往这边看过来,不断的猜测。

“诶,看到没有,那好像是特柏普刚刚吃饭的房间。”

“是啊,什么人进去了?”

“好像是特栢澄。”

“谁?你说的是民会会长?”

“是啊,看起来有些眼熟。”

“你见过特栢澄吗你就说是他。”

“没见过,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是江湖上不是有他的传闻吗?”

“老子和儿子一起吃饭?这就有意思了。”

“我看不是一起吃饭那么简单,特栢澄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吃饭,还带这么多人?”

房间内,特柏普被特栢澄像老鹰抓小鸡一样的提了起来,然后拉着到了庞小南的身边。

“给南哥道歉!”

特栢澄朝特柏普的后脑勺狠狠的打了一下,一下把特柏普给打清醒了。

“我爸是因为这个家伙才打的我?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可是特柏普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脾气,特栢澄要么不发火,一发火肯定是不可收拾。

但是他不服!

“爸,我道什么歉?我做错什么了?”

特栢澄见自己的儿子不听话,又是一掌打过去,这回特柏普早有防护,躲开了。

特栢澄连忙朝庞小南躬身说道:“对不起啊,南哥,我这犬子不成器,打扰了你们的雅兴,我代他给你赔个不是,还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坐在燕青旁边的瘦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这可是民会的会长啊,一个在霍拉马呼风唤雨的人物,竟然在卑躬屈膝向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子道歉!

瘦子名叫徐赛东,是特柏普的死党,他家也是第一批来霍拉马城经商的商人,家世和特柏普差不多,不过他的爸爸,比起特栢澄还是差一个段位。

可是庞小南对于特栢澄的道歉却置之不理,一句话都没说,只顾吃菜,“嗯,这个笋丝有点老了,不够嫩。”

庞小南筷子一指,对燕青道:“你试试这个笋丝,是不是太老了,回头我让他们老板改进一下,这种特色菜可不行,别坏了霍拉马的名声。”

“嗯,我试试。”燕青也修炼的十分淡定,对房间内的动静好像也漠不关心了。

特栢澄见庞小南没有反应,连忙狠狠的瞪了旁边的特柏普一眼,又是一记摆腿扫了过去,这时特柏普没有来得及防备,膝关节内湾被击中,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快给南哥道歉!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双腿!”

特栢澄声色俱厉,就差拳打脚踢了。

“会长,你消消气。”

这时,特栢澄带来的队伍里出来一个老者,快速的走到特栢澄身边劝说。

然后老者冲特柏普使了个眼色,“少爷,你就听老爷的吧。”

特柏普今天算是把这辈子的脸都丢进了,他被自己的老爸在众人面前推推搡搡,就像是一个不听话的家畜被主人赶着乱跑,而目的,竟然是给一个寒酸的小子道歉。

但是特柏普心里纵使再多委屈,却再也不敢违背特栢澄的意愿了。

刚刚来劝说自己的老者,是家里的管家,从小看着特柏普长大,也是最了解特栢澄的人,既然他都出面了,而且不是劝特栢澄对特柏普宽大一些而是劝自己听话,那么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肯定是连家族都惹不起的人物。

就在特柏普准备低头认错的时候,庞小南开口了:“特栢澄会长,你这是干什么?要教育儿子你回家教育,不要打扰了我吃饭嘛,况且,这一桌子的菜可都是你儿子请客,别扫了他的面子。”

“是是是,南哥,我这就把这个畜生带回家去。”特栢澄如遇大赦,把特柏普从地上拉了起来,对身旁的老者说,“仁叔,你带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回家,我留下来陪南哥吃饭。”

特柏普被老者搀扶着,出了房间,而他带来的那些玩伴,也识趣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徐赛东的带领下纷纷散去。

“南哥,实在是对不起,我带来了一瓶好酒,借这个酒,我给你赔礼道歉。”

特栢澄指使手下拿过来一瓶酒,这是一个橙黄色的酒瓶,上面没有任何的标签,只有一层薄薄的泛黄的白纸,一看就是老酒。

“子不教父之过啊,以后你可得多费费心,不然你这好不容易打下的基业……”

庞小南客套了一番,教起特栢澄育儿之道。

原来刚刚庞小南出去打了个电话,就是打给了特栢澄。

在电话里,庞小南把特柏普为难自己的经过说了一遍,特栢澄一听就冷汗直冒。

庞小南可是霍拉马城的议会主席,说白了就是幕后最大的那个大佬,特柏普要是得罪了庞小南,被庞小南怀恨在心的话,棚户区的改造工程迟早要换人做。

特栢澄已经为棚户改造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要是因为庞小南一句话,就前功尽弃的话,自己可就亏大发了。

这还不是经济上的损失,主要是面子上会看不过去,象征着无比荣耀的棚改工程,霍拉马城很多人都虎视眈眈,因为能得到这个工程,说明霍拉马城相信你的能力和信誉。

而临时换人,只能说明特栢澄在人格上有问题。

特栢澄万万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于是他火速召集手下赶了过来,务必在事态发展到不可挽回时,让庞小南改变印象。

庞小南在电话里交代,一定不要透露他是霍拉马城议会主席的身份,于是全程,特栢澄都只称呼庞小南做南哥,谁也不知道庞小南为什么会让特栢澄如此紧张。

而燕青自然是知道其中的猫腻的,因为是庞小南叫自己过来的,庞小南在霍拉马城的地位肯定不简单,区区一个富二代为难不了他。

所以自进入这个包房起,燕青就一直配合庞小南演戏。

不过,燕青还是没料到特栢澄的表现会这么火爆,差点就演成了动作戏。

“特栢澄会长,我有个问题,棚户区没有黑涩会吧?”

庞小南端着酒杯,眯着眼睛看向特栢澄。

今天遇到这个事情,庞小南觉得霍拉马的治安有些令人担忧啊,前不久才剿灭的贩毒分子,这一下又碰到富二代在餐馆里耀武扬威,这生活体验有点差啊。

“这……”特栢澄愣住了,因为这个问题还不好回答。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有纷争就会有小团体。

棚户区这么大的地方,你说没有那种无业游民吧,不太可能,你说他们是黑涩会吧,又没有组织,那些富二代,仗势欺人,也有些黑涩会的风范。

所以,特栢澄要是说没有黑涩会,似乎不准确,要说有黑涩会,则是自己的这个民会会长不得力。

“主席,”特栢澄压低了声音,“我回去一定好好调查,只要有苗头的组织,我一定出面解决掉。”

“诶,这才是霍拉马城的好干部……”

庞小南拍了拍特栢澄的肩膀,杯中酒一饮而尽。

庞小南并不打算因为特柏普的过错,撤换掉特栢澄的棚改项目,虽说子不教父之过,但是子女的过错,也不能完全推到父母的身上。

很多大富豪的家教都很堪忧,因为父母全身心都在事业上了,子女的教育也就少了一些关心,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特栢澄能当上民会会长,能力和人品都没话说,这个棚户改造的工程,交给他是最合适不过了。

吃完了饭,庞小南和特栢澄告辞,独自带着燕青走了。

特柏普点了一桌子菜,吃的庞小南和燕青肚子圆滚滚的。

庞小南打了个饱嗝,冲燕青笑道,“真不好意思,本来是我请客的,硬是有人要跳出来买单,真是运气有点太好了。”

“呵呵,你还真是沉得住气,我还以为你会出手打一架呢。”

燕青回忆起刚刚庞小南的表现,发现全程庞小南都没有表现出暴戾的一面,这和之前在丰日县碰到的情况完全相反。

“我们是文明人,不要什么事都想着用拳头解决吧?”

庞小南指了指燕青的肚子,“要不是我忍住没出手,你会吃的这么饱?你看,你这都有至少三个月了。”

“讨厌……”燕青的脸上起了红晕,“不过你说的对,逞一时之勇,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

送燕青回了宿舍,庞小南和她说了晚安,自己也回了住处。

躺在床上,庞小南觉得霍拉马城的建设速度还需要加快,因为他走在街上觉得有些人满为患,说明新移民越来越多,而配套的设施明显跟不上。

于是庞小南打了一个电话给彭玉炎,“彭大哥,我想开放霍拉马城的所有建设工程,只要符合条件的开发商,都可以加入到建设霍拉马城的浪潮中来……”

自此,霍拉马城的发展以更快的速度在进行,可以说一天一个样了。

第二天,庞小南又去了霍拉马河的上游,昨天钓鱼的地方,他想主动去找巨蟒玩一玩。

照庞小南心中的理论,那条巨蟒不是简单的灵兽,好像它的武功也好,思维也好,一直在进步,昨天一碰面,明显就比上次要有智慧的多。

那么,这一定是霍拉马的丛林里有什么灵药,不然这野兽不可能有这么快的进步速度。

所以,庞小南想去找一找,看看有什么合适自己食用的宝贝。

来到昨天那处河滩,庞小南没有停下来钓鱼,今天他没有带鱼竿,他是特意过来找巨蟒的,于是他朝河滩旁边的丛林里走去。

靠河岸的森林,还是比较低矮的灌木,但是越往里面走,树木变的越来越高大,植物的种类也渐渐的丰富起来。

庞小南放出了灵识,四处搜寻巨蟒的气息。

那是一个特别大的目标,灵识并不难识别,也是很快,庞小南就找到了巨蟒的藏身之处。

也不能说是藏身之处,也许此刻巨蟒正懒洋洋的在哪里晒太阳也说不定,它一定会惊异庞小南的到来。

庞小南捕捉到巨蟒的气息后,就一路赶了过去。

森林里的地面都是一层厚厚的树叶,踩起来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和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差不多。

庞小南尽量轻手轻脚,他不想打草惊蛇,让巨蟒给跑了。

不过,以巨蟒现在的功力,庞小南想不到这森林里还会有什么响动能够吓跑它。

巨蟒的气息越来越近,庞小南终于透过重重的枝丫,看到了蜷缩在地上的巨蟒。

巨蟒的眼睛微闭,似乎正在闭目养神,而它的身子围绕在一样东西外面呈一个圆圈排布,看起来是在尽保护的义务。

那样东西,是一个大大的蘑菇。

有多大呢?高大约半米,这么大的蘑菇,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小房子,一个灰色的小房子。

是的,这个蘑菇并没有五颜六色的外表,而是很朴实的像一把大大的伞。

“我靠,这蘑菇也太大了。”

庞小南从小在山区长大,这个蘑菇很像山里一般可见的牛肝菌。

牛肝菌是蘑菇里的大哥大,经常可以长大很大的体积,但是长到这么大,确实庞小南不敢想象的。

而庞小南的灵识感应到,这个蘑菇的灵气十分充足,想必吃起来一定是香甜可口。

一般的植物都没什么灵气,只有那些生长了很多年的以动物腐烂的营养滋养的植物,才能在很长的岁月中,积累那么一丝灵气。

这蘑菇的灵气之浓,一定是在这里存在了漫长的岁月。

蘑菇靠吸收土壤中的有机物进行生长,所以,这地底下一定是有大量的动植物营养,才孕育出这么大一个蘑菇。

而从巨蟒的环抱姿势来看,这家伙明显是在保护蘑菇,庞小南在心里猜测,巨蟒一定是经常食用这种蘑菇,才能成长的这么快。

于是,庞小南打定主意,要从巨蟒的口里夺食。

巨蟒的眼睛在慢慢睁开,虽然庞小南关闭了自己的一切气息,但是巨蟒毕竟也是武道宗师级别的野兽,这么会忽略这么强大的敌手呢。

就在巨蟒的眼睛要开未开时,庞小南手中的元气弹已经打了过去。

这一回,庞小南聚集了体内十分之一的真气,打出一个直径半米的元气弹。

就在元气弹脱手的一刹那,巨蟒的眼睛突然睁大,很显然,元气弹已经激起了它的警觉。

发现了庞小南后,巨蟒连忙抬头腾起,警惕的防守,可是元气弹已经袭来,巨蟒虽然做出了反应,仍然猝不及防。

砰的一声,元气弹打中了巨蟒的腹部,让它的身子在地上翻滚了两下。

巨蟒怒不可遏,连忙抖动身子,朝庞小南游了过来。

庞小南这一手没有尽力,不过是吸引巨蟒的注意力,他的真正目标,是巨蟒保护的那朵蘑菇。

巨蟒以牙还牙,也用元气弹开始攻击庞小南。

双方你来我往,把森林里的地面上的树叶炸成了碎片,这一片区域,空中满是树叶和树皮的碎屑,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泥土气息。

而庞小南边打边躲,慢慢的靠近了那个超大的蘑菇。

趁巨蟒不注意,庞小南一个地打滚就靠近了蘑菇,然后迅速伸出右手,右臂一弯就把蘑菇抱在了怀中。

一使劲,蘑菇从根部断裂,到了庞小南的怀里。

巨蟒回头一瞧,心里这个气啊,自己保护了好久的蘑菇,自己都没舍得吃,就被庞小南给偷走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巨蟒张开了血盆大口,朝庞小南的头部冲了下来,他要把庞小南和蘑菇一起吃掉。

庞小南当然不会给巨蟒这个机会,他抱着大蘑菇一跳几米开外,然后朝森林的外围逃跑了。

此地不宜久留,先把巨蟒甩掉,再把蘑菇吃了,庞小南今天的任务就算达成了。

可是巨蟒哪里肯放过庞小南,追着庞小南在森林里四处流窜。

庞小南的脚下生风,可是巨蟒的速度也很快,这是它的地盘,要论地利优势,庞小南差的远。

庞小南发现直线奔跑怎么也甩不脱巨蟒,于是改变了路线,在树木和树木之间绕来绕去,想把巨蟒绕晕,至少,也能通过巨大的树木缠绕减缓巨蟒的速度。

果然,巨蟒在树桩之间的绕弯,确实减慢了速度,但是,这并不足以让庞小南轻易的甩掉巨蟒,巨蟒依旧如影随形一般的跟在他的身后。

那个大蘑菇,带着跑起来确实有些累赘,按照现在的状况,庞小南一时半会都不可能甩掉巨蟒,难道要一直和它在这陌生的丛林里捉迷藏吗?

庞小南突然脚步一顿,把大蘑菇往地上一丢,然后转过身正面对着尾随而来的巨蟒。他决定不跑了,把巨蟒打退再说。

巨蟒见庞小南停了下来,也减慢了速度,在离庞小南不远处停了下来,吐着信子并不敢靠近。

经过两次与庞小南的对战,巨蟒变聪明了,它知道庞小南的实力不俗,也知道庞小南很坏,它怀疑庞小南突然停下来是想出什么坏招子。

见巨蟒不再靠近,庞小南突然脚下发动,朝巨蟒冲了过去。

庞小南两次与巨蟒交手,发现巨蟒的学习能力很强,不是再靠几个元气弹就能打败,而他发现,巨蟒最薄弱的环节,是贴在地面上爬行的身子。

于是,庞小南毫不犹豫冲着巨蟒的下半身冲了过去,他要以贴身肉搏,打的巨蟒逃逸,然后他好带着大蘑菇走人。

但是正向庞小南所想的,巨蟒在和他的实战中积累的经验,就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巨蟒知道了他的算盘。

于是巨蟒开始快速移动,不让庞小南接近,然后巨蟒在空中发起了攻击,它昂在半空的头部吐出一个又一个元气弹,朝庞小南发射。

元气弹打在地面上,激起了丛林里纷纷扬扬的树叶和泥土。

这些碎屑形成了一阵烟雾,模糊了庞小南的视线,阻碍了庞小南的行动。

要命的是,这些烟雾吸进了庞小南的肺里,让他止不住的咳嗽。

“我靠,这小蛇够聪明的。”

庞小南计谋没得逞,只得另想办法。

巨蟒居高临下的攻击庞小南,却也没有近距离攻击的打算,因为它知道庞小南太狡猾了,近身打击可能会有危险。

庞小南跳开纷纷扬扬的烟雾,朝另外的方向跑去,巨蟒发现他在兜圈子。

是的,庞小南准备绕到巨蟒的身后发动攻击,只要他绕到了巨蟒的尾部,巨蟒就不可能发射元气弹,因为它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身子。

巨蟒的头一直盯着庞小南的移动。

可是庞小南左冲右插,故意打乱了自己的行进路线,让巨蟒搞不清楚他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等到巨蟒反应过来,庞小南已经绕到了巨蟒的尾部,然后蓄力发出刚烈的一拳,朝巨蟒的尾骨打了过去。

之前和巨蟒交手的过程中,庞小南知道只要打中巨蟒的身子,打断它一段骨头,它的行动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虽然巨蟒的骨头很多,但是只要有一段骨裂,就会让它如鲠在喉,再也狂暴不起来。

庞小南想到了这一点,巨蟒自然也想到了。

就在庞小南要得逞的时候,巨蟒的尾部像弹簧一般从地上腾空而起。

庞小南一拳落空,大叫不好,因为巨蟒的尾部腾空后重重的朝他的头部砸了下来。

砰的一声,巨蟒的尾部砸到了地上,而庞小南奋力一跳,才堪堪躲过,一丝阴风擦过他的脸庞,带来了阵阵寒意。

“小蛇够厉害的啊,连我的偷袭都能化解,看来它吃的这个大蘑菇应该有很强的补脑功能。”

一只野兽,竟然有如此快的反应能力和急中生智般的攻击技能,这让庞小南感到十分的意外,不得不说,这条巨蟒是蛇族里面的战斗机。

但是庞小南并未放弃进攻,他开始朝巨蟒的地面身段冲击,不停的出拳打击巨蟒的各个部位。

虽然巨蟒一一躲过,但是有些疲于应付了。

有时候,身段大小是优势也是劣势。

巨蟒的身子大了庞小南很多,在体型压制方面有天然的优势,但是,这也成了它的劣势,因为打击目标太大。

最致命的是,移动跟庞小南比起来,就显得不灵活了。

庞小南在巨蟒的身体四周,就像一条闪电唰唰唰的四处闪动,巨蟒为了躲避他的攻击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摆动巨大的身躯与其周旋。

而且巨蟒的元气弹攻势没法开展,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打到自己,那就成了自残了。

巨蟒在地面的移动,把厚厚的泥土碾压出了一道道伤痕,而那些四周的大树,也被擦破了很多树皮。

这些树木,也成了巨蟒移动的障碍,庞小南故意选择那些树木间隙小的地方绕来绕去,一是让巨蟒的视线受阻,而是阻碍了巨蟒的移动速度。

巨蟒开始明白庞小南的计策,它的头脑飞速运转,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迟早会被庞小南得逞。

忽然,巨蟒瞥到了地上的那个大蘑菇,那个被庞小南丢在一旁的大蘑菇。

那个大蘑菇静静的躺在地上,林间洒下的一缕阳光洒在它的伞盖上,就好像洒下了金黄色的调料,看起来那么美味。

一人一蛇争斗的重点不就是这个蘑菇吗?巨蟒决定先下手为强。

于是,巨蟒在尽量躲避庞小南的攻击时,不去与庞小南过多纠缠,而是不知不觉中朝大蘑菇靠近。

此时庞小南还没有觉察到巨蟒的用意,他只觉得巨蟒的速度有所放缓,有几次都差点被自己打中。

就在巨蟒离大蘑菇只有几米远的时候,巨蟒不顾一切的张开血盆大口朝大蘑菇冲了下去。

庞小南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巨蟒张开的大口中喷出了让人窒息的腥臭味。

而巨蟒的攻击方向却不是他。

“不好!”庞小南的余光瞟到了那只大蘑菇,而巨蟒的意图暴露无遗。

再也没有犹豫,庞小南扯下阴阳灵犀,意念一动就甩了出去。

空气炸响,阴阳灵犀划破丛林,朝巨蟒的三角大头飞去。

就要得手了,巨蟒很激动,但是就在阴阳灵犀射出的瞬间,它感到了一阵巨大的危险,同时头部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躲避似乎来不及了,可是巨蟒还想争取一下。

眼看到嘴的肥肉,它也顾不了了,头朝斜上方一歪,脖子一扭,阴阳灵犀擦过它的七寸,钉入了一棵大树的树干。

巨蟒顿时压力大减,但是它觉得脖子一阵冰凉,片刻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

阴阳灵犀擦破了它脖子上的皮肤,那是它身上最柔软的地方。

巨蟒的反应很快,从刚刚阴阳灵犀的威力来看,这不是普通的兵器,实在是很难躲避。

而且阴阳灵犀带来的伤害实在是难以忍受。

巨蟒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大蘑菇,迅速朝密林深处遁逃。“此地不宜久留!”

在逃走的过程里,巨蟒很难过,那是它守护了好多年的大蘑菇,却被庞小南给偷走了。

一直以来,它就是靠寻找这种蘑菇,等它长大,然后吃掉,提升自己的功力。

这大蘑菇,比任何小动物都美味,它不但入口即化,质地丝滑,最重要的是,它带来的快感和神奇的力量,值得用一生去守护。

但是蘑菇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为了蘑菇牺牲自己不值得。

可恶的人类!

“哼,跟我斗!”庞小南运起意念收回了阴阳灵犀,走到大蘑菇的旁边,弯腰把它抱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好东西,这小蛇对你很重视啊。”闻了闻大蘑菇的气味,庞小南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抱着蘑菇走出森林,来到霍拉马河边,庞小南把蘑菇丢进清澈的河水里面,稍微冲了冲蘑菇表面的泥土,然后又抱出了水面。

坐在河滩上四顾无人,庞小南决定马上开吃。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