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大师实在太低调了

《这个大师实在太低调了》

云帝回都市云青岩谢晓嫣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高齐为人英勇豁达,足智多谋,和宋朝,辽国交战,屡次取胜,人都称他为大雄王,高齐志向远大,在太行山之中自立为王,与宋、辽两国分庭抗礼。

在太行山之中开山种地,掘矿取碳,建造城池关隘,却不干扰百姓,俨然成为了河北地区的世外桃源,太行山百姓也都爱戴高齐,纷纷归附,唯命是从。

梁山军马此次攻打太行山,其困难程度,不比征讨方腊容易,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况且高齐又不是昏庸之人,宋江想要取胜,还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且说晁天一路之上可以说是志得意满,脱离了梁山军马,他就可以真正的放手去干了,只要到了登州,那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乌飞。

晁家军如今成为了朝廷的兵马,一路之上,畅通无阻,数万大军,即便是路上的那些占山为王的盗匪也得避退三舍。

一句无话,这一日便来到了登州府。

晁天来到登州城外,登州知府高程已经在城门等候多时,见得晁家军马,当即笑脸相迎,迎了上来。

“下官登州知府高程,率领登州府文武官员,迎接晁指挥使大人!”

高程迎上前来,朝着马上的晁天躬身施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

晁天翻身下马,将高程扶了起来,说道:“高大人太客气了,晁天初来乍到,对登州事情还不熟悉,有些事情还需要高大人多多帮衬才是。”

听得晁天之言,高程心中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这位蓬莱节度使脾气并没有那么大,还是很好说话的。

“大人若有差遣,下官定当不遗余力。”

“下官已经在登州城中最大的酒楼蓬莱酒楼之中设下酒宴,城中各大家族的族长,大小官员以及商贾富户都已经等候多时了,就是为了给大人接风洗尘。”

当即,高程朝着晁天又是一拱手,笑着说道。

听得高程之言,晁天点了点头,自己以后免不了跟他们要打好关系,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去见一见登州城中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当即,晁天安排好了军马,便带着李元芳和刘伯温两个人跟随着登州知府高程来到了蓬莱酒楼。

今日蓬莱酒楼已经被包了下来,整个大厅都是登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众人见得晁天走进来,纷纷躬身施礼,打着招呼。

晁天也是一一回营,酒席之上,虚与委蛇,不必细说,通过这一顿饭,晁天对登州城中这些有头有脸的人也有了一些大体的了解。

回到了早就准备好了的节度使府上,晁天便将前几日让锦衣卫暗中打探的登州城情况汇报看了一遍。

登州城编制上地方厢军有三千人马,可是实际上只有一千蹲人的老弱病残,其余的全是吃空饷。

水师编制五千,战船二百艘,可实际上水师同样一千多人,战船五六艘,还都是破破烂烂快要淘汰了的,空出来的兵马同样被官府的那些贪官污吏吃空饷贪墨了。

登州知府高程在登州名声极差,被百姓成为天高三尺。

说明高程在登州搜刮民脂民膏,将登州的地都搜刮的下沉了三尺,地下沉三尺,那天可不就是高出来三尺。

剩下的官员一个个也都是官官相护,贪赃枉法,登州城三大家族高、王、郑同样都是无恶不作的恶霸。

可以说,整个登州全部都是腐烂到了骨子里。

看着锦衣卫汇报之中那一个个的人命惨案,晁天不由得火往上撞,咬牙切齿,气愤填膺。

有这样的官员,难免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职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朝廷无能,官员枉法,世道混乱,到最后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当即晁天便将军师刘伯温,参赞军机的吕将,娄敏中,祖士远,还有徐达,李元芳深夜叫到了自己的书房之中。

不多时,几个人陆陆续续到来,等到人来齐了,晁天将手中厚厚的一摞情报分给众人看。

几个人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等到全部看完,全都是气愤不已,没想到登州已经腐烂到了这种地步。

“我们想要在登州扎根,这些人都是绊脚石,不将他们铲除点,登州永无宁日,各位有什么好的办法。”

晁天斩钉截铁的说道,晁天的意思很坚决,那就是将这些欺压百姓,贪赃枉法的贪官污吏,地主恶霸全部绳之以法。

“主公,高程等人在登州势力庞大,根深蒂固,想要搬倒他们,比较困难,所以只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快刀斩乱麻,将他们斩草除根。”军师刘伯温第一个发言说道。

“军师言之有理,那高程是登州高家的家主,根据情报上面所述,高程之子高云飞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当可以从此人身上作为突破口。”旁边吕将随声附和道。

有了两位谋士出谋划策,一旁边的娄敏中,祖士远,徐达几个人纷纷附和,虽然说快刀斩乱麻,危险性比较大,可是就给他们的时间不多,这也是现在最好的一个办法。

当即,晁天便让徐达统领晁家军全力配合军师刘伯温,李元芳的锦衣卫严密监视情报之中的每一个人,务必等到动手之时,全部落网。

第二天一大早,晁天便吩咐人将登州城大大小小的文武官员全部召集到太守府大堂。

晁天便带着军师刘伯温,李元芳,牛皋,李元霸和刘唐几个人将太守府团团包围,里里外外全部都换上了锦衣卫的人。

同时,徐达率领高宠,林冲,史进,鲁智深和武松,刘赟众将武力接管军营和城防。

郑成功率领阮氏三雄,太湖四杰以及水军接管水师军营以及登州渡口码头。

晁家军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接管了登州所有的城防,打的原登州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即便是想要反抗,那些老弱病残乌合之众一看到晁家军凶神恶煞模样一个个也都怂了。

登州太守府大堂之上。

晁天一身武将官服大马金刀坐在书案后面,旁边站着军师刘伯温,左边李元芳,牛皋,右边李元霸,单雄信。

接到消息,陆陆续续来到大堂之上的登州城大小官员,见到如此架势,一个个也都是胆战心惊,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

从早上一直到了中午,知府高程这才衣衫不整的慌张跑了过来。

昨天晚上去青楼找他的姘头,直到现在才从床上爬起来,接到晁天的消息,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还是来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