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精英特战队

《抗日之精英特战队》

语言伤害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苏境跟张青踏进郓州城的城门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天气还是有些许的闷热,张青一边跟苏境抱怨着这狗日的天气要把他身上最后的油水榨干,一边催促着苏境赶紧找个地方坐坐喝点酒解解暑。

苏境也是有些许的疲乏,大热天的赶路确实有点不舒服,虽然到了他这种武功境界已经不那么在意寒暑的煎熬了。

郓州城虽然没有泗州城那么繁华,但是也是人来人往的很热闹,郓州城也有擂台,这个地方好像也是清明楼的产业,但是这大太阳的,使得台下只有几个狂热的赌徒,围观的民众少之又少,这次苏境路过擂台没有多留意,倒是张青多看了几眼,就跟上了苏境的脚步,张青这人还是蛮喜欢看热闹的,起码苏境是这么觉得。

“前面有家酒楼,咱进去坐坐吧。”苏境对张青说道“吃点东西。”

“好啊,好啊!”张青兴奋的点点头,咽了口口水。

两人刚准备往酒楼走,迎面走来了一个人,苏境跟张青看了他一眼,就准备绕过他,这时那人开口道“苏公子,张公子,我看两人印堂发黑,怕是有血光之灾啊。”

这时苏境才停下脚步细细打量起此人,看起来此人在不惑之年,一身青衫,面容气质儒雅,像个教书先生,手里拿着一杆幡,白底黑字,上面就写了一个偌大的“卦”字;右手拿着一桶竹签,在摇个不停。

“先生,为何知道我们的姓氏?”苏境皱着眉头问道,虽然以往在苏州和泗州、徐州等地也有算命先生拦他,也是开口印堂发黑,闭口血光之灾的,但是开口说出自己的姓氏的,也就这一人,这就引起了苏境的警戒心。跑江湖的,老人、孩子、女人、算卦的,这几样儿人少招惹,保不定会阴沟里翻船。

算命先生面带微笑,说道“我不仅知晓二人姓氏,我还算到二人是往泰山而去。”

这下苏境心里更沉了,目光不漏痕迹的瞥了眼张青,却看见张青正一脸惊诧的看着算命先生,大叫道“神了,神了!那这位先生,为何说我们俩有血光之灾啊。”

“二位看这天气甚热,不如找个地方坐坐如何?”算命先生意味深长的笑道。

然后三人一行就进了酒馆,苏境心里就跟猫抓一样,对这算命先生感觉不是很好,但是苏境也想看看这算命先生的目的和来历。

“小二!”张青一进酒馆就大喊道

“来了,来了,客官里面坐,里面清凉。”小二搭着毛巾对苏境三人说。

三人找地方落座,张青就开始点菜点酒了“小二,你们这的好酒先来三斤,一盘花生米,在来三个招牌菜,下盆面条。”

苏境嘴角扯了扯,这张青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感情不用他花钱,还有,这张青对花生米还真是执着。

“好嘞!客官稍等,先喝壶凉茶!”小二把三人面前的酒碗装满就各自走开忙去了。

“敢问这位先生如何称呼?”苏境开口问道

算命先生呵呵一笑,“先生之称当不得,本人姓祝!”

“祝先生!”苏境点了点头“那请问祝先生为何对我二人之事有此了解,这血光之灾有从何而来啊?”

“本人跑江湖算命,当然得有些本事了,要不这碗饭怎么吃得稳。”姓祝的算命先生高深莫测的笑道“至于这血光之灾,那可是有个说道了,见到二位的时候我掐指一算,不好啊,二位公子此次行程会有祸事发生啊,我又赶紧起了一卦,算得二位公子是往泰山方向去的....”

苏境听着这姓祝的算命先生在这叽里呱啦信口开河,心里不禁轻视了几分,这就个掐指一算,什么又起一卦,怎么听怎么假,不过苏境还是开口问道“那祝先生,可否算出我二人到底为何出事呢,会出何事呢?”

这时小二端着酒菜上来了“客官菜齐了,慢用。”

算命先生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尽才慢悠悠的开口“这事因啊,在苏公子你身上啊,至于会发生何事,在下不能泄露天机,只能说苏公子轻则重伤而重则身亡啊,至于这位张公子...”算命先生看向正在埋头吃吃喝喝的张青,此时张青听见算命先生提起他,抬头看向算命先生,这时算命先生才继续说道“张公子的卦象比较奇怪啊,轻则平安无事,重则祸及满门啊!”

“嗯?”苏境眯着眼看了看算命先生,愈发感觉此人不对劲,总感觉他的话里有种别样的含义。

“当啷!”张青刚夹起的花生米掉回了盘子上。

苏境看了张青一眼,只见张青说道“祝先生啊,卦可以乱算,话可不能乱说啊,多不吉利!”

说完张青又去夹那个花生米,虽然没再掉,但是还是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

苏境继续追问道“那祝先生可有化解之法?”

“这是死局,无法化解啊。”算命先生说道“不过只是到时候还是要看苏公子和张公子自己是否能逢凶化吉啊!”

苏境几次继续追问,却每次都被算命先生用天机不可泄露和我说的已经够多了之类的话挡回去了,这顿饭吃的有点不合胃口。

一桌三人,各坐一边,一边空余,三个人好似那做邻居的蜘蛛,近到三人的网相互交缠,却又远到三人各自为营。

饭吃完了,酒喝完了,算命先生打了个稽首,说了句先行告退,有缘再见,便个人径自走了,也没说要卦金。

“你怎么看,小三子。”张青问道,之前张青问过苏境为何在泗州起个苏三的名字,苏境说自己排行老三,就随口取了,自那以后,张青开口不离“三”,什么小三子,三子,老三啊,张口就来,苏境反对威胁无果,也就随他了。

“我觉得这个祝先生说的有道理,这事要看自己。”苏境静静的看着张青,苏境感觉,自己脑子里那些个杂乱无章的线头好像要被串起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