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不是人

《我的老婆不是人》

声涌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落叶随风而来。

光音寺前人去楼空。

见真和尚闭目枯坐,一手合于胸前,一手拨动着佛珠,低声颂念。

耳边,心魔之音响起:“妖不救你,人亦不救你,现在的你已经绝望了。”

“就连你的佛都抛弃了你。”

“世道如此不公,辛苦修行,最终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你可甘心?”

“别再反抗,与我合而为一。”

“魔亦是修行,而且比你现在的修行快上无数倍,痛快无数倍。”

“世间万物皆为蝼蚁,皆可舍弃。”

“唯有自己才是真,才是唯一。”

“来吧,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让我们一起为这个世界带来无尽的恐惧与黑暗。”

“让那妖女跪在我们面前,卑微求欢…”

“…”

啪。

手中的佛珠崩散,颂念声消失不见。

见真和尚微微低头间,双眼睁开,里面一片漆黑。

袈裟与僧袍下,心脏处,黑色纹路满眼,犹如黑色血管一样狰狞可怖。

“很好,你的选择没错。”

“世如苦海,若要上岸,唯有入魔。”

“…”

眼眸闭合。

这一刻,心下无比绝望的见真和尚彻底入了魔…

山道上。

车夫默默赶车。

马车内,蝶儿不解道:“主人,我们干嘛这么着急离开呀。”

夭夭照着镜子,打理着自己的妆容,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道:“当然是为了追上道士哥哥。”

蝶儿恍然大悟,转而道:“对了,主人,那位存在还没唤醒。”

夭夭眼眸轻眨道:“不说都忘了。”

蝶儿无言。

夭夭看向窗帘外南木林所在的方向,道:“蛇妖拥有血脉,那猪妖不敢动,可若是你去的话就不一定了,以那猪妖的性子,怕是不会放过你。”

蝶儿神色决然,道:“为主人而死,是蝶儿的愿望。”

夭夭玉指随意把玩着秀发,道:“若你死了,主人可就是真的孤家寡人了。”

蝶儿道:“不是还有那位道士哥哥嘛。”

夭夭没好气道:“就你聪明,但就算有他也不能少了你。”

“主人…”

蝶儿顿时感动,声音哽咽。

夭夭张嘴吐出一个桃木铃铛,道:“拿去吧,此桃心铃可以助你平安。”

桃心铃,比法器还要高一等的法宝。

蝶儿没有接过铃铛,犹豫道:“桃心铃那么重要,若是受损,主人你…”

夭夭柔声道:“快去快回,比之桃心铃,你更重要。”

蝶儿接过铃铛,扑入主人怀中,嘤嘤啜泣道:“主人,蝶儿一定平安回来。”

夭夭轻叹道:“快去吧,道士哥哥快追上了,你继续留着会打扰到我和道士哥哥温存。”

蝶儿:…

终究还是付错了,嘤嘤嘤。

幽怨中,蝶儿脑袋分开,一只好大,但也好漂亮的七彩蝴蝶从其中爬了出来。

画面有点惊悚。

但好在脑袋又很快合上。

蝴蝶盘旋,依依不舍道:“主人,那我走啦。”

夭夭看都不看一眼,摆摆玉手,催促道:“快去快回。”

可恶的道士,抢我主人。

蝶儿见此身形一隐,消失在空气中,恨恨离开马车,直奔南木林深处。

马车内。

一左一右两个侍女一如既往,但若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两个侍女眼中少了些许灵光。

毕竟是桃僵之躯,本就只是一个载体而已。

饶是如此,桃僵之躯也是大多数妖魔鬼怪求之不得的宝物…

青风伴我身,天地任我游。

陆林脚步匆匆,片刻也不停歇。

得赶快找个马车坐下修炼,恢复体内真气才行。

思忖间,背后来了一辆华丽马车。

嘶。

那妖女的马车。

等等,不是在论心么,怎么这么快就完了,追上来了?

陆林心神瞬间凝重下来,不由再次加快脚步。

怎么都这么粘人呢。

师父如此,妖女也是如此。

陆林微微皱眉,但又一时间无可奈何。

如此他逃,她追,他插翅难飞,她不依不饶…

片刻后。

陆林气喘吁吁的停下,不行了,这么一直下去不是个事。

那妖女就跟个牛皮糖一样,根本甩不掉。

得想个办法才行。

“道士哥哥,别跑呀。”

耳边,妖女的声音响起:“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哦,道士哥哥所在的临仙观,奴家可是一清二楚哦。”

什么?

什么时候暴露的老家。

麻烦了,还是被找到了老家。

妖孽,果然狡猾。

陆林缓缓吐了口气,放弃了。

妖女说的没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此只能面对。

也罢,那就再会一会对方,不然事后对方跑到道观里,师父李成仙只怕是应付不了。

思定。

陆林调整呼吸,回身看向那迅速追上来的华丽马车。

马车周围,人群相拥。

“喂,那个道士,赶紧让开,不要挡道。”

人群中,有一骑着马的富二代开口驱赶。

见此。

陆林微微一笑,幻象笼罩。

幻象笼罩下,他的脑袋忽然诡异分离,猛地窜到富二代面前,嘴巴张开至比脑袋还要大。

“啊,鬼啊。”

富二代顿时被吓的大声呼喊,马儿也随之受惊,嘶鸣不已。

这一乱,周围其他人也受到了影响,跟着骚乱起来。

华丽马车没有停下。

马路边,陆林趁着人群骚乱之际,身形悄然化蝶,从马车的窗户处溜了进去。

蝴蝶聚拢。

陆林现身而坐,面无表情道:“看来你很不识趣。”

夭夭娇躯一扑,顺势扑到陆林怀中,娇声娇气道:“道士哥哥,奴家只是想和你一起双修嘛。”

陆林冷笑道:“然后吸取我的精气?”

夭夭眼眸含羞,道:“道士哥哥若是喜欢,奴家怎么样都可以。”

做梦!

陆林坐怀不乱,淡淡道:“究竟想如何,直接说吧。”

夭夭吐气如兰道:“双修。”

陆林倔强道:“不可能,我是人,你是树,要修去找啄木鸟修去。”

夭夭嘤嘤道:“道士哥哥好坏,奴家早已脱胎换骨,成就人身,所以可以哦。”

陆林瞥了眼一旁低头跪着的两个侍女,道:“那也不能改变你是一棵桃树的事实。”

夭夭可怜兮兮道:“道士哥哥~”

陆林无视道:“不吃这一套,不用白费功夫。”

夭夭轻哼道:“奴家不管,楼兰阁奴家不回去了,以后就待在临仙观里不走啦。”

陆林皱眉道:“真当我不敢灭了你?”

夭夭玉颈一横,道:“来吧,反正奴家回去也是死。”

陆林明白过来,道:“你想让我庇护你?”

夭夭乖乖点头。

陆林随口道:“为什么?”

夭夭轻咬柔唇,道:“明月城即将大乱,楼兰阁阁主也参与其中,奴家身在其中,最终难免会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风雨欲来啊。

陆林心下琢磨不断,道:“既然你如此无赖,那么要我收留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不能白白帮你。”

先谈谈看,是否真的要收留再说。

夭夭眼眸明亮,张口欲言。

陆林打断道:“双修之事不要再提,我一心向道,无意儿女私情。”

夭夭挽着陆林的脖子,亲昵自然道:“那道士哥哥想如何?”

陆林摸了摸怀中女人的娇躯,道:“听说桃木辟邪…”

夭夭眼眸睁大,无语了。

陆林干咳一声,道:“少点的话,你应该能自己长回来吧。”

夭夭仰天无言,轻叹道:“奴家有更好的东西。”

陆林好奇道:“是什么?”

夭夭轻声道:“蟠桃。”

啥?

真的假的。

那种传说中的天上之物,一个个小小的桃花妖能长出来?

陆林眼神狐疑。

夭夭娇嗔一眼,玉手解衣。

见此。

陆林眼神飘忽不定。

这是干什么,孤男寡女的,多不合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