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代孕

《第一章 代孕》

童话世界4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莫向笛左右咂摸的;“大巫师,这满地的厚蕨藓您确定,这附近有咱要找的红龙吗”?

大巫师的,“向笛老弟是在质疑我,还是在质疑族长的地图”。

“没有,我怎么敢。兄弟们,都小心仔细了。这附近常有咱要找的红龙出没,抓住它,咱的事就算干完回去就能领赏,明白吗”。

“好”,,“好”,“好好”……

其中个随从说,“向笛大人,这附近宽宽阔阔的,就那有颗干巴巴的果树。既没密林,也没洞窟该往哪找去呢”?

众人都齐声附和;“对啊,咱往哪去找”。

向笛被问的语塞住了,“大巫师您看”。

“别问我,现在是需要你解决问题的时候,正好,也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能力。回去,我也好替你在族长面前邀功。来吧,向笛老弟,别藏着”。

表面没什么的莫向笛心里把他骂了无数次,可骂能如何,这么多双眼睛等他发号施令呢。

“这个,这个。星宇大人,说说吧弟兄们都看着呢。大家都知道你心眼多,智谋全。不会在最后这关键时刻耽误大家在族长那领赏银吧”。

众人都直直的朝赵星宇看去,眼睛里满是期盼,执着。

赵星宇笑了;“呵呵,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哎,莫向迪无所谓的,承让承让,来吧,星宇大人”。

“弟兄们,地上的厚蕨藓都小心了,这种地态多有坑洞走前先用木棍探路,洒上些干石灰或其它东西标记。还有,蕨藓潮湿最容易滋生虫蚁蛇蝎。能够生有这么大片蕨藓附近必有水泽迈腿前注意,别掉水里,行了,都先探路”。

“是,星宇大人”。

“是,星宇大人”。

“是,星宇大人”。

“咳咳,莫向笛说;都听到吧。注意坑洞干石灰标记,小心毒虫”。

“是,,”

“是,,”

“向笛老弟,麻烦过来下过来下”。

听到大巫师喊自己莫向迪又心中暗骂暗骂,“抱歉,大巫师,我要陪兄弟们探路。您有事,大家都知道。但现在我要做正事了,您先忙吧”。莫向笛高声呼喊;“兄弟们加把力”。

“吼。吼。吼吼,,

这番推辞大巫师没有生气面含轻笑的,“好,我会让你劳苦功高的伟绩得到表彰”。

自己也前走两步,噗~,厚苔藓的地面戳个洞微微的撬开点缝头顶麻至脚心,脸色通红的将那盖上也洒点石灰。对那颗孤零零只结单颗果的树失去兴趣。

月婵庆说的,“怪老头这些人都是大寨的,最边上那个是大巫师。祖祭那天我见过他,咱们需不需要露面”。

雪兰常彦霖也看谷云旺的。

“露面,露面干嘛,给他们收尸啊。一群死人有啥好结交的,等着吧,时间不会太久”。

这蕨藓地面已经有画有大大小小的生石灰圈,每处标记下都有他们不愿多触碰的场景。

“啊~啊,……救命救命,救命……啊”。

这声呼喊让赵星宇急忙忙回过头,也大喊,“怎么了,怎么了。谁出事了”!

“啊~,虫子虫子,救我快救我。啊,不要,啊~~”

“这呢!这,这……,块,都过来”!

一扔手里木棍的急忙忙跑到那处塌陷,坑里的人全身被虫子包围疯狂挣扎,所有裸露的地方都被啃的露出红肉,最严重的就是脸白白的骨头都露出来,这人不能在叫喊了,虫子把口腔耳朵都塞满鼻子里也是。

“星宇大人,这~,”

“嗖”~,一箭正中脑门赵星宇把他结果了,“把火油都拿出来,送他一程”。

纷纷拽掉酒囊往坑里扔摔。

“放”,弩机上发射的火箭嘭的把虫坑点燃,冲天的火焰乱窜熊熊烈烈的如贪狼恶狗的舌刮嚓刮嚓地啸着。让那些多到能把人埋起来的虫子偿血债时,所有人心里畅快斐然。

“永生,永生,永生……”

“星宇大人,这有多洞”。

“洞”,赵星宇带众人齐齐的过去。

小心的莫向笛在碗口大小地洞挑弄两下深沉的发看。

“向笛大人,您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这里也有虫子吗”?

“嗯,还是虫窝”,微微撬开的苔藓底皮,他咽咽口水的点点头,“大人,这……,怎么办”?

“对,对,怎么办,快想个办法……”

向笛勒住众人的,“嘘~,别吵别吵。即使洞里虫子不打算咬咱们也被你们吵出来了。能怎么办,继续往里倒火油烧,烟也能驱虫,还省得拿棍子戳”。

“嗯嗯,一致同意,连连称赞这法子好,比拿棍子一点点的捅方便多了。

“哎~,行了,一个个,刚才都吓得两腿肚子发软,小肚子转筋。都还愣啥,烧啊”!

“对,对,对,烧”,纷纷往洞里倾倒火油浓重的青烟似烟筒的直直升起,还能听到噼噼啪啪声。

正烧着烧着,“啊,啊~,救我,快救我!啊~”。

又有声叫喊响起,这人可能遇上的是蛇窝,刚把倾倒洞里的火油点燃修长的大蛇迎面窜出咬脸上。一人一蛇相互纠缠来回翻滚,连蛇身上的油火都蹭灭。围旁边的跃跃欲试,试图把咬他脸上那手臂粗的大蛇拿下去可随他接连不断的撕心叫喊都毛了,都不敢动。

“让开,都让开,我来”!莫向笛撞出来的也学赵星宇对他头上射上一箭,粗蛇也逃跑了。提刀过来的赵星宇看到眼前一幕知道自己晚了,先定定情绪越想越气破口大骂。

“向笛你个蠢猪,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憨货,你没长脑子吗?你是不是瞎”!

他这突然的大发脾气众人都不明所以。

向笛也不甘示弱,“赵星宇,注意你的言辞”。

“我注意个屁”!长刀指向他的怒骂,你害死他的时候注意言辞了!还学我,你是猪吗?被蛇咬,就该死”!

莫向笛辩解的;“我是在救他免得他多受痛苦”。

“啊,~啊,,蠢货,蠢货,没长心的蠢货”!他这歇斯底里的发怒众人更疑惑了,“你啥时候见过手臂粗的毒蛇,那蛇有无毒性,什么品种,看不出来吗”。

“哦,原来这样怪不得星宇大人是抽刀过来”。

“哼~,学还学不像,白白损失个兄弟真是好向笛大人”。

其他人也冷嘲道。“没错,有能力的得不到重用,啥也不懂的肆意妄为。还拿火烧驱虫,要不是咱先拿棍子把路探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现在怎么办,听谁的。大巫师,向笛,还是赵星宇。这个这个”,都把目光向他看去。

赵星宇威严的;“把雄黄粉都拿出来,掺上水洒地上。这片地已经翻成这样,开山先修路这事做的不冤,至于红龙,过去再说”!

“吼,”

“吼,”

“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